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60章 尾隨
  弗蘭克和詹森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了一下。

  兩人都清楚的看見了對方眼里的敵意。

  只不過瞧見詹森眼神的弗蘭克輕笑了一聲。

  對他來說,詹森只是個見習警員而已,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有的是機會捏死這只螻蟻。

  短暫視線交匯之后,弗蘭克臉上重新掛起了虛偽的笑容,輕咳了兩聲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后開口道:

  “這一次辛苦大家了,這次的行動十分出色。

  尤其是見習警員約翰在行動中的發揮尤為亮眼。

  若沒有他的話我們恐怕還不能那么順利地抓住那條‘大魚’。

  恭喜你,約翰,你已經被我們反黑緝毒司列為重點考察對象了。

  只要你能順利轉正并通過反黑緝毒司的考核,那么你就能正式成為我們的一員……”

  全程保持著興奮之色的約翰當聽到自己僅僅只是獲取到了一個資格后,那笑容瞬間就僵硬在了臉上。

  怎么回事?

  難道說好的不是直接去反黑緝毒司當一名見習探員的嗎?

  怎么又變成了重點考察對象了?

  這巨大的失落感著實令約翰有點繃不住了。

  他在車上想好的未來也因為這個落差而要無限延遲了。

  唯一有所安慰的就是他這一次單人抓捕的行為可能會獲得和詹森一樣的警察星章!

  這對于他來說可謂是無上的榮耀!

  想到這里的約翰就忍不住看了看身邊的詹森。

  這個在警校中樣樣不如他的家伙可是比他還要早獲得了警察星章。

  這一想法頓時令約翰對那即將到手的警察星章少了點期待。

  現在唯有先詹森一步獲得晉升才能帶給他更大的滿足感。

  約翰的眼里再度流露出了堅定,等到散場之后,他特意跟上了準備離去的弗蘭克探員主動開口道:

  “嗨,弗蘭克,我想我應該請未來的上司一起去日落大道喝一杯。”

  對于約翰的提議,弗蘭克本來想一笑置之。

  畢竟他從沒想過真的招一名啥也不懂的實習警員來作為自己的手下。

  約翰不過是走了狗屎運碰上了黑吃黑才抓到了米格爾,并不是約翰真的有多出色。

  而且約翰要是真的出色,那么將他招進反黑緝毒司反而是件麻煩事。

  更重要的事他現在需要調換掉那些成為了罪證的面粉,哪有空搭理這么一個實習警員?

  想到這里的弗蘭克收斂起笑容,義正嚴詞地教訓道:

  “約翰實習警員,你是想收買我好進反黑緝毒司嗎?

  不好意思,約翰,你剛剛的行為讓我很失望。

  我現在正在考慮是不是要取消你的考核資格了……”

  聽到這話,約翰臉色瞬間一變,他也沒想到弗蘭克居然如此不近人情。

  對此,約翰只能快速開口道歉:

  “抱歉,是我莽撞了,我這就離開。”

  看著匆匆離去的約翰,弗蘭克無聲地笑了笑。

  果然年輕。

  隨便一嚇就怕的不行。

  打發走了約翰的弗蘭克來到了證物室借口需要帶證物去進行檢驗,從而拿到了那被分裝在證物袋里面的部分面粉。

  隨后熟悉警局內部監控布置的弗蘭克很快就在監控死角對證物動了手腳。

  接著意氣風發的拿著部分‘面粉’走出了警局。

  比弗利山莊,他來了!

  只是弗蘭克不知道的是早他一步下班的詹森早就換好了衣服在外面默默地等他。

  等那輛道奇戰馬駛出了警局停車場的時候,街對面的三菱EVOX也在同一時間啟動,默默地跟在了弗蘭克的身后。

  身為一名黑警,弗蘭克為人十分謹慎,畢竟那些不謹慎的家伙早就被內務部請進了小黑盒。

  所以他在離開了警局之后一直在做著規律的繞圈運動來確定身后有沒有小尾巴跟著。

  這一點在第二圈的時候詹森就已經察覺了。

  弗蘭克所做的是一種很簡單的篩選法。

  這種方法可以快速地判斷出有沒有人跟蹤。

  因為正常人可不會浪費油耗在這城市擁擠的街道中一圈圈的開著。

  因此在弗蘭克即將注意到這輛跟了他兩輪的三菱車時,詹森直接打了右轉向燈向著南區的方向行駛而去。

  從后視鏡里注視到這一幕的弗蘭克短暫思考了一下后,繼續做起了路線不一的繞圈運動。

  但很顯然那輛消失的三菱EVOX很可能只是因為巧合才跟了他兩輪。

  自覺沒有任何尾巴跟著的弗蘭克終于將車頭一拐,駛進了通往南區的純真大道中。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在通往南區的奧利匹克高速公路橋下陰影處正有一輛三菱在那里等著他。

  弗蘭克通過規律繞圈來確認有沒有人跟蹤的行為同樣讓詹森確定了這家伙絕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否則完全不需要如此費勁心思的甩脫尾巴。

  再聯想到今天的停車場突襲以及目標是那墨西哥幫頭目,弗蘭克所做的事幾乎是呼之欲出了。

  所以詹森沒有選擇繼續跟蹤,而是再次選擇了守株待兔。

  純真大道是洛城市區通往南區的一條主干道,在交通繁忙擁堵的洛城,這條路無疑是能最快到達南區的。

  心思放松的弗蘭克大概率會選擇這一條路。

  事實上也跟詹森想的一樣。

  當看見那輛黑色的道奇戰馬不出意外的出現后,詹森就確認了心中的第二個想法。

  這家伙的目的地果然是戴維斯,那里是巴拉斯幫的主要活動場所。

  既然是戴維斯,那就好辦了。

  身為長期居住在南區的半個土著,詹森可是十分了解南區的大街小巷。

  通往戴維斯的路,他至少能想出十條來,每一條都比走大道來得更快。

  畢竟兩點之間,直線距離最近!

  所以當那輛道奇戰馬停在戴維斯周邊的時候,將臉龐隱藏在棒球帽陰影底下的詹森早已經提前兩分鐘到達了巴拉斯幫盤踞的戴維斯了。

  等看見弗蘭克下車后,詹森便悄悄跟了上去。

  不得不說穿上了有著幽靈涂裝的戰服,詹森的存在感頓時變低了不少。

  他從那些身著紫衣、站在路邊侃侃而談的巴拉斯幫成員身邊走過的時候,對方連看一眼的心情都欠奉。

  就好像詹森已經變成了無關緊要的‘那個誰’一般。

  這讓詹森很是順利地尾隨著弗蘭克來到了一條聚集了不少巴拉斯幫成員的小巷中。

  借著那忽明忽暗的路燈,詹森意外地見到了一個與那些皮膚黝黑的巴拉斯幫成員完全不同的尤物——珍妮絲!

  那名在太平洋劫案后便音訊全無的珍妮絲此時居然出現在了這條小巷中。

  這可真是人生無處不相逢!

  當初的仇,詹森可還記得呢。

  不過此時看起來這女人正在做著她最擅長的事,她正依偎在一名看起來像是巴拉斯幫頭目的身邊,十分慷慨的將自己的富有摩擦在對方那粗壯的手臂上。

  接著神情親密地湊在那人耳邊輕笑著說了些什么,讓那巴拉斯幫頭目的眼里多了點興奮的意味。

  詹森眉頭微皺,本能地感覺到了事情的不簡單。

  這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有她出現的地方必然會有大案!

  就在詹森思索著珍妮絲的目的時,拿著面粉過來交易的弗蘭克已經替他問出了心中所想:

  “凱恩,這該死的女人是誰?”

  望著弗蘭克滿是警惕的眼神,凱恩笑著一巴掌拍在珍妮絲的翹臀上,然后回味地捏了捏后答道:

  “嘿,凱恩,放輕松些。

  這是我新找的女朋友,珍妮絲,她絕對可靠!”

  弗蘭克嗤笑一聲,心里對于凱恩的行為相當不屑。

  他敢保證凱恩認識這女人的時間保證不超過一星期!

  這種底細不明的女人也敢帶到交易現場來,這凱恩的腦子怕是被僵尸吃了吧!

  心中打消了交易念頭的弗蘭克嘲弄地回道:

  “是嗎?她是嘴上可靠還是下面可靠?

  讓你舒服了你就沒有腦子了?

  凱恩,我對你很失望,今天的交易取消了。”

  說完,弗蘭克便毫不拖泥帶水的想走。

  可凱恩僅僅是冷哼一聲,就立即有兩位身上挎著MP5沖鋒槍的巴拉斯幫成員擋在了弗蘭克的退路上。

  弗蘭克臉色一凝,轉過身來語氣不善地開口道:

  “凱恩,你這是什么意思?”

  凱恩皮笑肉不笑地開口道:

  “怎么?不過是一個隨時可上的女人就把你嚇成這樣?

  弗蘭克探員你是不是越活越膽小了?

  你看這女人浪蕩的模樣,像是警察嗎?

  恩?”

  隨著說話,凱恩的手指也開始用力起來。

  身邊的珍妮絲嚶嚀一聲,一雙大眼睛里滿是渴望。

  凱恩嘿嘿一笑,伸手從旁邊小弟手中拿過了一根裝有不明液體的針管道:

  “如果你還不信,不如看看這個?”

  說完,他轉頭對著珍妮絲道:

  “想要嗎?”

  “想。”

  “跪下叫主人。”

  “主人~”

  瞧見凱恩如同馴狗一般的場面,弗蘭克這才算是放下了一顆心。

  看起來那女人是一個重度癮君子。

  眾所周知,警察內部可不允許有癮君子的存在而這種重度癮君子也幾乎不可能作為線人。

  因為這種人早就失去了自己的底線,她們為了那么一點點面粉什么都可以出賣。

  “行吧,那批貨太多了,我只能分批拿出來。

  現在我手上有著二分之一的貨。

  但是,我要的房子你必須得先將其登記在我家人的名下!”

  聽到此言,凱恩將濕漉漉的手指抽了出來放到鼻子聞了聞,一臉陶醉地說道:

  “什么?弗蘭克探員,這跟我們說好的可不一樣啊。”

  弗蘭克搖搖頭道:

  “你可以問問小韋瑟爾,這批貨的純度高達99.9%。

  按照市面上流行的面粉濃度來看,你足可以兌成20%的濃度進行出售。

  而這二分之一的貨就已經足夠買下半邊的比弗利山莊了。

  我只要其中的一棟,這要求不高吧?”

  凱恩呵呵一笑。

  弗蘭克的計算方式很雞賊。

  他完全忽略了里面所要采用到的人力成本以及被警方查獲的沉沒成本。

  理論上這批貨確實能帶來這么大的財富。

  但實際上真正到他手中的利潤恐怕也就最多五棟比弗利山莊的別墅罷了,這還是往好了算。

  不過考慮到今后的長期合作以及剩下一半的精純面粉,凱恩還是爽快地答應了下來,只是他還有個小小的要求。

  “沒問題是沒什么問題,但是最近有些家伙的手也伸得太長了。

  有了佩羅海灘還不夠,還要連同地獄天使摩托幫一起往我們南區伸手。

  這事弗蘭克探員你看是不是該打擊一下他們日漸囂張的犯罪行為呢?

  畢竟像我們巴拉斯幫這樣老實在南區做生意的正經商人可不多了。

  若是我們倒下了,恐怕弗蘭克探員你那比弗利山莊的房子也要倒下了吧?”

  聽到凱恩帶著威脅的言語,弗蘭克的眼神閃動了兩下。

  身為LAPD反黑緝毒司的組長,他自然不會只和一方合作。

  失落摩托幫聯合地獄天使摩托幫向南區的侵犯實際上也在他的默許之下。

  唯有混亂才是他們渾水摸魚的好機會。

  不過現在,還是先答應為妙。

  “當然,維護洛城的和平本就是我們應有的職責。

  拿去吧,別忘了房子的事。”

  弗蘭克將內側綁著數十包面粉的衣服丟在了地上,隨后轉身離去。

  這一次,再無人攔他。

  看著遠去的弗蘭克,詹森微微猶豫之后還是選擇了留下來。

  弗蘭克他每天都能見到,但這個神出鬼沒的女人珍妮絲,他要是錯過了,下次再見到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而在小巷之內,凱恩在示意手下拿走了大多數面粉離開了小巷后,自己用小刀挑開了其中一包面粉并將送進了自己嘴中。

  隨著面粉融入了血液,凱恩的臉色瞬間被泵動的血液充斥,雙眼通紅喘著粗氣的他死死地盯住了一旁的珍妮絲。

  珍妮絲能很明顯看清楚凱恩眼里的欲望,只不過……今天不行。

  珍妮絲看似柔情蜜意地摟住了凱恩的脖子,實際上指縫間已經多了一根針頭。

  隨著鎮定劑的注入,凱恩眼睛一翻就此昏睡過去。

  (感謝給我一個選擇題、薪火水銅的月票,謝謝你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