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37章 工作不止有罪犯,還有人情世故
  聽到詹森的話語,皮特曼就像看到了希望似的亮起了眼睛。

  在他看來能問出這種話的詹森自然是被他動搖了!

  那么接下來只要加大籌碼就行了!

  “何止是衣食無憂?他們甚至是三代人都吃穿不愁了。

  不然你以為在LAPD擁有如此高的陣亡率情況下還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繼地加入是為了什么?

  為了靠薪水實現財務自由嗎?

  錯了,大錯特錯!

  他們絕大多數人當警察只是為了以權換錢罷了。

  而你,我的朋友,在你沒有打開執法記錄儀的前提下,附近又沒有目擊者,你僅僅只需要裝作被襲擊的樣子就可以唾手可得一百萬美金。

  這不簡單嗎?這不比你累死累活賺錢來得快嗎?

  你總不會告訴我你加入LAPD不是看中它那遠超平均薪資的錢而是為了那可笑的正義感吧?”

  詹森笑了笑,從車內地板上撿起一片玻璃碎片將皮特曼手上的扎帶割開。

  驟獲自由的皮特曼立即揉起了紅腫的手腕滿意地說道:

  “這就對了,指不定我們以后合作的機會還多著呢。

  來,還有腳呢,腳上的扎帶也給我解開。”

  聽著皮特曼開始使喚人的語氣,詹森便彎下腰邊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問道:

  “說起來,我好像沒聽說哪個前輩住上了比弗利山莊之類的豪宅。

  你會不會是在騙我啊?”

  皮特曼嗤笑一聲道:

  “你當LAPD的內務部都是瞎子嗎?

  有著洛城南區分局整體入獄的前車之鑒在這里,誰還敢那么明目張膽的將資產掛在自己名下啊?

  但是方法總是比困難多的。

  你完全可以將這些資產掛在一些音訊全無的失蹤人口身上。

  這樣就和你自己擁有了這些資產沒什么區別。

  你啊,還是太年輕。

  不過沒關系,只要你放了我,我會慢慢教你的。”

  詹森點點頭,割開了他腳上的扎帶換給了皮特曼自由后接著問道:

  “是嗎?那我倒是要好好地向這些前輩學習了。

  不知道你認識他們嗎?”

  聽到這話,皮特曼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尷尬之色。

  他不過是個巴拉斯幫藍丘分布的小頭目,又怎么會知道上面真正大佬們的關系?

  這些事都是他在酒桌上道聽途說,再添油加醋說給詹森聽的,為的就是讓詹森能放了自己。

  至于這事的真實性,他又怎么可能說得出細節來?

  皮特曼眼睛一轉,頓時計上心來。

  “嘿,這些大人物可不是你這種小小警員就能見到……唉,等等,你在干嘛?”

  皮特曼看著手上被重新系上的扎帶一時有些愣神。

  剛剛這詹森不是決定放了他嗎?

  怎么又給他的手重新扣上了?

  此時早已從皮特曼神色間知曉了答案的詹森臉上笑容已經盡數收斂。

  他剛剛不過是想從皮特曼身上找點大案子的線索,這才會配合著皮特曼。

  但既然這皮特曼對于黑警內情一點兒都不了解的話,那么現在皮特曼唯一的價值就是成為詹森領功勞的工具人了。

  所以在面對皮特曼的疑惑時,詹森只是粗暴地將其拖進了警局的大門中。

  看見有人突然闖進警局,大廳內寥寥無幾的警員立即將手摸上了配槍并開口警告道:

  “這里是LAPD,把你的手放在我們看的到位置!”

  詹森聞言立即將手舉起示意自己沒有任何武器。

  “嘿,別緊張,我是實習警員詹森。”

  詹森?

  大廳內的警員臉上頓時流露出了訝色。

  對于這個因為昨日鎮暴行動而名聲大噪的實習警員他們實際上并不陌生。

  只不過此時詹森的打扮著實像那些南區的暴徒以至于他們第一時間都沒認出這是那位新同事。

  另外前不久帶著一輛快報廢警車回來的斯科特警員給出的消息是他們在遭遇巴拉斯幫襲擊之后,詹森便失蹤了。

  由于周邊環境危險,車輛又受損嚴重的關系他只能提前回來尋求支援了。

  但LAPD人手緊缺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尋找詹森這位實習警員的優先級可不太高。

  所以一名實習警員在發生了幫派火拼的南區活下來的概率有多低,他們都心知肚明。

  這種事情在往日里也沒少發生過。

  實習警員向來就是LAPD里最容易陣亡的一批人。

  在他們的心中都已經默認詹森是一具尸體了。

  可就在這種情況下,詹森居然回來了?

  這由不得他們不驚訝。

  而且看詹森身旁那位手被扎帶捆住的家伙身上穿著的可是紫色衣物。

  眾所周知的是紫色乃是巴拉斯幫的標志物。

  這么說來,這實習警員詹森不僅是在南區活了下來,還成功地抓獲了任務目標?

  這屆的實習警員有這么優秀嗎?

  心思各異的警員們互相望了眼后放下了手中的槍械,讓開了一條路。

  很快,詹森按照程序將皮特曼的鞋襪脫掉進行檢查有無違禁物品,再摘除了其隨身攜帶的飾物。

  接著在給皮特曼進行了指紋和掌紋錄入后,詹森倒是有了額外的驚喜發現。

  那皮特曼的指紋和掌紋跟多宗失蹤案有關,看起來這皮特曼身上還關聯著不少案件。

  最后在進行了入案面部照相時,聞訊趕來的斯科特面露尷尬之色的看著獨自一人擒獲了任務目標的詹森吞吞吐吐地道:

  “哈,詹森,那個,那種情況下你明白的,安全第一。

  所以我沒有立即……”

  沒等斯科特說完,詹森就笑著打斷道:

  “沒事,我明白你是回去叫救援了。

  畢竟我們那車可經不起再來一次槍擊。”

  聽到詹森說法的斯科特眼里閃過了一絲感激之色。

  在之前那種不會危及自身性命的情況下,拋棄隊友離開是一件會讓所有人唾棄的事情。

  但詹森卻是輕描淡寫的將這有可能導致斯科特職業生涯到頭的事件給一筆帶過了。

  這事怎么說也是斯科特他欠了詹森一個人情。

  所以斯科特在略微猶豫了一下后,在紙上寫下了一個號碼遞給詹森道:

  “如果說你感覺到了危險,你可以試著撥打這個電話。

  我不保證這能救你的性命,但你總歸可以試上一試。”

  詹森挑了挑眉接過了紙張,他倒是沒想過在斯科特這里還能有額外收獲。

  他之所以不針對斯科特純粹是因為這事對詹森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好處可言。

  舉報了斯科特的他只會遭到同僚的排擠,在沒有大是大非的前提下,他不介意來點人情世故。

  畢竟唯有罪犯才是詹森的目標。

  而這張紙上寫有的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名字以及一個電話號碼。

  【凱恩·雷蒙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