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31章 唯一的辦法,以暴制暴!
  對于后排菲特的威脅,詹森仿若置若罔聞。

  他怕自己若是回應菲特,他心中的怒氣便會再也壓抑不住了。

  那小女孩臨死前的眼睛一直在他腦海里回放。

  他本以為他已經對洛城的混亂有所準備了,但卻沒想到這里的罪犯真的能大膽到無視警察在旁的地步了。

  為什么他們會如此有恃無恐啊?

  詹森真的不明白,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

  因為后排已經清醒過來的菲特以那副滑稽的面孔說出了真相。

  菲特呸得一聲吐出了一顆帶著血的后槽牙,開口獰笑道:

  “嘿,你以為你是誰?

  你以為我是誰?

  抓我?

  你有證據嗎?

  請問警官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證據?!

  看著后視鏡里菲特那滑稽的笑容,詹森瞳孔猛地一凝。

  他這才意識到這殺人犯為什么會如此有恃無恐了!

  因為他沒有證據!

  事發地點顯然是摩托車幫精心選擇的,那里沒有監控只有一些飽受洛城罪惡侵害的目擊證人!

  但是為了避免摩托車幫的事后報復,這些目擊證人們必定會選擇閉嘴!

  至于火藥殘留鑒定在沒有找到開槍槍械的情況下完全就證實不了身后這個沒有攜帶任何槍支的家伙是殺人犯!

  難怪那些摩托車幫的同伙們絲毫不怕詹森將其抓走。

  因為被他們落下的同伴最多最多落下一個襲警的罪名,更何況菲特完全是被單方面的毆打了!

  這樣就算連襲警的罪名都不成立!

  詹森將其抓走最多也就只能關他24小時,甚至還會面臨著對方的反指控!

  那么唯一的辦法也只有……以暴制暴了!

  在這一刻,詹森迅速地想好了那套罪惡克星戰服的樣式——夜行衣,他要夜行衣!

  既然法律不能制裁人渣的話,那么就由他來執行正義吧!

  吱——

  令人牙酸的剎車聲響起。

  后座未曾系安全帶的菲特重重地砸在了車輛中間阻隔前后座的鐵絲網上。

  吃痛的菲特慘叫一聲后立即怒罵起來:

  “我記得你的警號了,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

  否則的話,嘿嘿嘿,你死定了!”

  面對菲特的再次威脅,推開前車門再拉開后車門的詹森依舊是盡力壓抑著自己的怒氣面無表情的將其從后座扯出來,然后解開了手銬后丟在了路邊。

  看著那遠去的紅色尾燈,因為斷腿難以起身的菲特對著粗暴的詹森送上了兩根中指以示敬意。

  “F**K,哪有你這樣的警官!

  晚上睡覺別睡太死哦,哈哈哈!”

  倒在地上的菲特絲毫沒有身為罪犯的覺悟,對著離去的詹森大聲威脅道。

  等吸引了周圍人注意后,菲特冷哼一聲刻意露出了他剛到手的嶄新皮夾克后失落摩托幫的標志。

  周圍路人在見到這標志都是一震,然后立即移開眼神裝作沒看到的樣子快速離去。

  失落摩托幫,這些人可不好惹。

  不想他們晚上將你套上頭套帶到布萊恩郡處決的話,最好連眼神都不要跟他們接觸!

  ……

  遠遠見到屬于自己的老舊福特維多利亞皇冠警用攔截車完好無損的回來后,正在跟到場探員交接的斯科特頓時冷笑一聲。

  看起來詹森的車技有待提高啊,他把那些失落摩托幫的人跟丟了。

  甚至按照他的經驗來看,很有可能是那些失落摩托幫的成員騎著摩托圍繞著詹森的警車大聲嬉戲,狠狠地戲耍了一遍詹森后這才放了詹森離開。

  現在這個小菜鳥應該會明白他遲一步出去的苦心了吧?

  若那時詹森肯聽他的遲一步走出餐廳的話,那么這些羞辱人的事情可不會發生。

  看著緩緩在路邊停下的警車,斯科特覺得自己作為詹森的臨時培訓官有必要好好敲打敲打這個新人。

  他對著身邊的探員打了聲招呼后向著詹森走去并伸出了手道:

  “拿來吧。”

  等他拿到了警車的鑰匙后,這才滿意地坐在了駕駛位上,然后示意詹森上車。

  隨著老福特不堪重負的引擎轟鳴聲響起后,來自于斯科特的教育也開始了:

  “不是我說你,作為一個實習警員不聽從培訓官的意見以及搶奪警車而走都是一件極為嚴重的事情。

  這些事情如果上報上去足可令你再一次離開這個崗位。

  我想你既然選擇回來,那肯定是很需要這個崗位吧?

  所以我可以大發慈悲的再給你一次機會。

  這次我可以就這么算了,但是接下來半日的出勤任務里你得好好聽我的命令,明白了嗎?”

  早就另有打算的詹森沉默地點了點頭。

  見詹森經過了剛剛失落摩托幫的事件后果然有所改變,這讓斯科特的談興稍稍高昂了一些。

  他決定再多說一些眼前這菜鳥警員所不知道的內幕,好讓詹森下次別再犯渾了。

  “作為洛城巡警,你最先需要學會的便是‘審時度勢’四個字。

  你看見那些家伙皮夾克上的標記了吧。

  那伙人是盤踞在布萊恩郡的一個準軍事組織失落摩托幫的人。

  明白準軍事組織的含義嗎?

  那意味著他們擁有著比LAPD還要強的重火力!

  想要清剿他們你除了得拿到證據以外,還得需要軍隊的支援!

  你單槍匹馬的就想去對付他們?呵呵,只是送人頭的罷了。

  你此時空手而歸的表現就已經從側面證明了他們的專業性。

  所以下次你遇到這種情況最好的選擇就是待在原地,上報情況,將案件交給專業的人士去處理。

  我們不過是巡警而已,為什么要去做探員的事呢?

  為了那么點工資拼命真的犯不著。

  你若是想長久的在洛城活下去,最好聽得進去我意見。

  我可是有著十二年出警零開槍記錄的優秀警員啊……

  等等,你對這座椅做了點什么,為什么這么硌人?”

  正在對著詹森長篇大論的斯科特突然感覺到了臀下有些不對勁,有個硬硬的東西正好卡在了他難以啟齒的地方。

  伸手下摸的斯科特很快就從臀下掏出了一顆帶著干涸血跡的牙齒。

  看見這顆明顯是后槽牙的物體,斯科特的腦海里馬上閃過了無數暴力畫面。

  他一臉震驚地望向了詹森,訝聲道:

  “詹森,你在這車上究竟做了什么?”

  (感謝似非似舊的月票,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