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27章 警章癡迷女郎!
  “嗨,詹森,你在想什么呢?

  不會是下午南區那大場面把你給嚇壞了吧?”

  身旁同樣是實習警員約翰·諾蘭舉著酒杯打斷了詹森的思考。

  從局長辦公室出來后不久,約翰就以慶祝詹森重新回歸實習警員身份為由拉著詹森以及另一名實習警員露西·陳一起來到了日蝕大道上的酒吧。

  只不過詹森一直在思考著自己罪惡克星戰服究竟是該設計成夜行衣模式還是變作休閑西服的款式作為日常使用更好。

  因此和兩人喝起酒來也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

  此時聽到約翰的調侃,詹森看著這位堪稱是洛城警局里年紀最大的實習警員笑了笑,拿起啤酒瓶和其輕輕碰了碰,接著一飲而盡后這才答道:

  “怎么可能被嚇壞?我膽子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當時我端起槍就沖到那些巴拉斯幫面前跟他們展開了激烈火拼!

  在我精準的槍法點射之下,這些敢于露頭和我對抗的巴拉斯幫小卡拉米們盡皆俯首!”

  聽到詹森的描述,約翰和露西·陳對視了一眼均看出了對方眼里的笑意。

  詹森還是跟以前一樣愛吹牛啊。

  雖然他們今天因為參加了追捕一名違反假釋禁令犯人的關系導致沒有前往南區進行支援。

  但是誰都知道在那種情況下若是真跟窮兇極惡的巴拉斯幫發生正面沖突,身上不掛點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畢竟他們幾人僅僅是對付那名逃竄的犯人就有警官受了傷,而那警官還恰巧就是詹森之前的培訓官——蒂姆·布拉德福德。

  轉回眼神的約翰淺酌一口杯中的啤酒,接著放下酒杯笑道:

  “確實,你的膽子我是佩服的。

  當初在郊外墓園深夜辦案情景模擬中,在發現墓里尸骨被人從地下拖走后你可是第一個敢鉆進去查看詳情的。

  換成我們多半要要呼叫支援才是。

  對了,之前帶你的培訓官蒂姆在今天針對于蘭斯·塞爾比的內部通緝令中腹部受到了槍傷。

  我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你都不用看到那名處處針對你的培訓官了。”

  聽到約翰的告知,詹森只是聳了聳肩道:

  “是嗎?那可真是個壞消息,我本來還想讓他看看我剛獲得的警察星章呢。

  現在的我可不是以前應付不來他隨機應變考題的菜雞警員了。”

  警察星章?

  約翰不由得再次和露西·陳交換了一下眼神。

  他們酒沒喝多吧?沒聽錯吧?

  詹森獲得了警察星章?

  這是什么情況?

  要知道在LAPD中警察星章通常是授予給那些在擁有危險且有極大壓力的情況下,仍然能夠做出關鍵決斷或提供可行戰術警官的!

  跟他們同屬于見習期的實習警員詹森何德何能可以獲得這個代表著至高榮譽的警察星章?

  在他們的印象中詹森是一名很講義氣、肌肉發達的同伴,動腦筋這種事向來不是詹森喜歡做的事。

  所以詹森在碰到了那最喜歡根據周邊環境出點情景模擬考題的蒂姆警官時,他才會次次束手無策,以至于蒂姆警官對于這榆木腦袋的實習警員相當不喜歡。

  但如今詹森卻說他獲得了警察星章?

  這牛皮是不是吹得太大了?

  詹森的酒量不至于一瓶啤酒便不行了吧?

  好在遠超LAPD實習警員的年齡帶給了約翰不少人生經驗。

  精通人情世故的約翰在戰術性咳嗽了一下后開口附和道:

  “或許你可以去醫院看看他,順便將那警察星章帶給他看一看,讓他也能為你感到自豪。”

  同時約翰還給露西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戳破詹森的牛皮。

  露西微微點頭乖巧地表示明白,但是正好替他們拿酒過來的酒吧女服務生在聽到約翰話語里的警察星章后倒是眼睛一亮。

  從小生長于單親家庭的她時常遭到父親家暴,最后將她從這種地獄般的生活里拯救出來的便是警察。

  至此之后,她對于穿著制服的警察就有著特別的好感。

  此時在得知了坐在這兒的警員竟然還是擁有了出色表現的警員后她當即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她對著詹森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大大方方地開口道:

  “嗨,帥哥,我是赫雅。

  能讓我看看那警察星章嗎?”

  詹森抬頭瞥了一眼赫雅笑道:

  “當然可以。”

  接著詹森從褲袋中掏出了一個小盒子打開后隨意地放在了桌上。

  見到詹森的動作,桌對面的露西立即微微伸頭向著盒子里望去,而約翰雖然面上沉靜,眼神也早已飄向了盒內。

  他們剛剛為了顧忌詹森面子并沒有讓其證實自己真的擁有警察星章。

  但是現在詹森自己主動拿出來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不過兩人的瞳孔很快便是一震。

  因為在那呈長方形的盒子里面擺放的正是一枚擁有五角星形狀的深藍色警察星章!

  而那酒吧服務生在見到在燈光下熠熠生光的警察星章后更是低呼一聲,滿眼星星地望向了詹森。

  接著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向了吧臺。

  見到那服務員跑開,坐在桌對面的露西在征求了詹森的同意后,小心翼翼的用手將其拿起放在眼前觀察起來。

  質地冰涼的警察星章做工很好,另外在警察星章的背后確實刻有詹森的名字,底下還有一排小字寫道:

  【對警員詹森在太平洋銀行劫案中做出的重大貢獻表示感謝。】

  見到這行字的露西眼眸驀的一凝。

  竟然是真的?

  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太平洋劫案居然跟詹森有關嗎?

  因為此事涉及到了臥底警員的關系,所以出于保密條例,他們知道的實際上并沒有比公眾多多少。

  具體案件詳情也要等上面評估解禁后他們才能知道詳情。

  因此他們僅僅是聽說了有一名臥底警員在這場劫案中發揮出了重要作用。

  但他們卻沒想到這報告中被有意保護了隱私的警員竟然會是詹森!

  再抬起頭來的露西眼里滿是驚訝之色。

  瞧見露西的神色,擁有豐富人生閱歷的約翰頓時猜到了真相。

  只是這真相屬實有些讓人太難以置信了。

  在警校考核中僅僅是飄過及格線的詹森居然真有能力獲取警察星章?

  如果警察星章能這么簡單獲得的話,那警校考核成績遠比詹森出色的他豈不是他上他也行?

  但他今日可沒少被自己教官貝肖普教訓,甚至連開車這種簡單的事都還不愿意讓他接手,更別說給他一個獲得警察星章的機會了。

  一時間陷入沉思的兩人都未開口說話,這場間的氣氛便有些冷了下來。

  就在此時,先前跑開的酒吧女郎赫雅重新端著一杯特調的‘巴黎浪漫’雞尾酒回來了。

  她將墊在一張印有唇印上的雞尾酒杯放在了詹森面前,然后對著詹森拋了個媚眼道:

  “帥哥,這杯我請。

  對了,我十點下班,如果你有空的話能來接我嗎?”

  (感謝紅泥小火爐的打賞,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