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13章 搶劫巴拉斯幫!
  感受到有人窺探的視線,正在交易的面粉小販拉瑪忽地抬起頭來惡狠狠地看向了詹森并豎起中指吼道:

  “看什么看,你是因為我長得俊俏在嫉妒我嗎?

  信不信我把你的豬腦塞到……”

  拉瑪正罵的起勁時忽然察覺到了小弟在拉他的袖子,拉瑪不解地回頭,只聽那小弟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老大,這家伙是警察。”

  警察?

  這個禿了半邊腦袋的家伙是警察?!

  靠!

  拉瑪一把奪過買家手中的錢再將裝成小袋的面粉一塞,轉身就跑,只留下面面相覷的小弟和買家互相看了一眼后也立馬撒丫子跑了。

  瞧見這一幕的詹森并沒有去追,只是無聲地笑了笑。

  在南區像拉瑪這樣會在街頭給人散貨的家伙只是面粉產業鏈中最低級的存在。

  如果想要搶到足以支付洛城城區正直小道附近房子的租金,那么光靠搶一個拉瑪是絕對不夠的。

  所以,還是得吃條大魚才行。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附近的面粉生意都是由巴拉斯幫控制的。

  而像拉瑪這樣的黑人孩子大多都居住在張伯倫山附近。

  由于周邊環境的影響導致他們早早輟學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幫派分子。

  他們通常每日都需要將交易得來的金錢上繳。

  因此詹森只需要去那以黑人為主的張伯倫山守株待兔就行了。

  只不過他還需要一點小小的準備。

  于是詹森悄悄地摸出了那根暫存于不存在空間中的治療針給自己扎下。

  接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酥麻感就竄過了詹森全身,令其情不自禁地一抖。

  再然后詹森只感覺一天的疲憊都在這一針的刺激下全都一掃而空,那種強壯的感覺又重新回歸到了身體之中。

  詹森下意識伸手摸了摸頭發,但手指所觸及的地方仍舊是光禿禿的一片!

  這治療針雖然治療好了詹森那密密麻麻的毛囊傷口,但卻沒有重生發毛的功效!

  詹森無奈地笑笑,斑禿可是超級影響顏值的一件事,看來在頭發自然生長回來之前,自己還該物色一頂假發了。

  略微活動了下身體的詹森從被房東丟出來的雜物中換了一套衣服。

  然后朝著記憶里的張伯倫山的方向走去,接著隱于路旁某個破碎路燈的陰影之下靜靜地等待著。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有個賊頭賊腦的黑人從另一側悄咪咪地走了過來,邊走還不斷地往后回頭看,就像是有人在追著他一般。

  此人正是先前溜走還刻意繞了一大圈后才返回張伯倫山的拉瑪。

  拉瑪在確認之前得罪的警察并沒有追上來后,這才將一直提著的那口氣給舒暢地吐了出來并低聲咒罵道:

  “煞筆條子!F**K!Asshole!

  遲早將你的禿腦袋塞進你的屁股里……”

  咒罵中的拉瑪并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后有一個影子跟了上來。

  毫無防備的拉瑪成功地將詹森引到了巴拉斯幫接頭人處,一名穿著巴拉斯幫特有紫色服裝的家伙。

  瞧見拉瑪走來的巴拉斯幫接頭人皺著眉將口中的眼扔到地上踩滅。

  從地上的煙屁股可以看出,這家伙已經在這里等了好一會兒了。

  “喂,拉瑪,怎么這么慢?

  你是去吃屎了嗎?

  F**K!”

  面對接頭人的謾罵,拉瑪絲毫不敢露出不敬,

  他點頭哈腰地只掏出口袋里那些皺巴巴的鈔票遞了過去。

  “抱歉,抱歉,今天的客人廢話有些多,耽誤了些時間。

  D哥,你看是不是下次可以給我更多一些的貨啊?”

  被稱作D哥的接頭人一邊數著手中的錢一邊頭也不抬的回道:

  “就你還想要更多的貨?配嗎?

  你怎么不撒泡尿看看你是什么貨色?

  一百美金的貨都賣到現在也好意思向我提要求?

  你們張伯倫山的黑鬼胃口有點大啊。”

  聽見D哥帶有種族歧視的稱呼,拉瑪的臉色瞬間一變,但在看到D哥手中的美鈔時,他也只能壓下心中的怒氣,眼巴巴地看著那疊他辛辛苦苦賺到的錢。

  但D哥顯然是將資本主義那一套玩得很熟練,他在一堆不同面額的紙幣中最終只抽出了一張面值20的紙幣遞給了拉瑪道:

  “行了,這就是你今天的報酬了。”

  瞧見自己辛苦了一天竟然還沒有服務員工資多的拉瑪臉色再次一變就想為自己爭辯幾句。

  但是那D哥卻是故意掀起了衣服讓拉瑪看見他腰間所插著的那把tec-9沖鋒槍。

  見到tec-9的拉瑪心下怒罵一聲吸血鬼也只能接受了這個結果。

  就在拉瑪準備離去之時,忽然有一道身影出現在D哥身后將那灑落的月光擋住。

  拉瑪還沒回過神來時就聽到了一聲槍響。

  砰!

  剛剛還對著他耀武耀威的D哥腦門上赫然迸射出了一溜鮮血將他手中所握的紙鈔給染紅。

  臉上還保持著對拉瑪嫌棄表情的D哥像灘爛泥般向前倒下,倒在了那灘由他腦門流出來的鮮血中。

  D哥死了?

  拉瑪的大腦瞬間陷入了宕機狀態。

  作為占領了葛洛夫街巴拉斯幫的中層人物,D哥在這一片可謂是無人敢動。

  就算是他被D哥多次壓扣提成,他也只是想過理論幾句而從沒想過要殺死D哥。

  因為那扎根于南區的底層幫派巴拉斯幫靠的就是一個狠而聞名。

  任何敢對巴拉斯幫動手的家伙都會遭到巴拉斯幫瘋狗般的報復!

  上一個敢這樣殺死巴拉斯幫正式成員的家伙尸體已經吊在天橋下風干了!

  唯有如此,才沒有人敢輕易惹怒巴拉斯幫。

  可現在卻有人當著他的面將那D哥給殺死了?

  這人究竟是誰?

  是敵對幫派的人嗎?

  還是什么都沒有的亡命徒?

  手腳冰冷的拉瑪緩緩抬頭看向了這個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的家伙。

  不出意外的是他根本無法得出面前之人的任何信息。

  因為這家伙將毛衣領子拉過鼻子遮住了自己的半邊面容,而且還謹慎地將外套的兜帽戴上了。

  唯有手中精美的像支藝術品的槍械在隱隱證明來人是有背景的!

  長久以來的南區生活經驗在不斷告訴著拉瑪面前家伙的危險。

  作為目擊者的他極有可能被滅口!

  想著這些的拉瑪臉上就有冷汗不斷流下。

  誰都怕死,他也不例外!

  看著那重新舉起的黑洞洞槍口,拉瑪不知從哪生出一股勇氣快速開口道:

  “不要殺我,我可以給你做內應!”

  (感謝"救贖、兕無邪的月票,謝謝你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