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9章 我說你有罪你就有罪!
  LAPD,帕克中心。

  被所有警員都畏之如虎的內務部審訊室中忽然亮起了一道強光。

  在黑暗中等待到昏昏欲睡的詹森受到強光的刺激被迫瞬間精神了起來。

  此時他的狀態稱不上太好,畢竟不久前才經歷體力透支、禁藥侵蝕的他如今可謂是相當疲憊。

  詹森微微轉動有些干澀的眼眸望向了打開的房門。

  在那里有一名西裝革履,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家伙走了進來很是好心地先給渴了好久的詹森遞過了一杯水和一個面包。

  接著那人坐到了詹森對面靜靜地等待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之后才按程序打開了錄像,開始正式的審問流程。

  “詹森·阿克斯是吧?

  我是埃德文·斯蒂維爾,你現在歸我管了。

  別緊張,放輕松些,我不是你的敵人。

  錄像正開著呢,我們想要的也只不過是一個真相。

  將真相說出來你就可以離開這里了,我保證。”

  聽到埃德文充滿話術的言語,滿眼血絲的詹森將空水杯放下,抬起頭來咧嘴笑道:

  “真相就是正好在銀行取錢的我碰上了一起銀行劫案。

  于是就順水推舟地臥底到了他們身邊。

  在獲取到他們的信任后將他們關進了太平洋銀行的金庫里。”

  埃德文認真地聽完了詹森所說的真相后輕笑一聲‘糾正’道:

  “是嗎?這可我已知線索所了解到的不一樣。

  你不如來聽聽這個版本的真相吧。

  你是個窮困潦倒到快要交不起房租的社會人士。

  當你聽說洛城警員擁有高于同行的工資時你就開始了你的職業規劃。

  幸運的是你在經過了八個月的考核和五個月的警校學習后僥幸踩著入門線成為了LAPD最后一名被錄取的實習警員。

  但好景不長,勉強過關的你并不能適應巡警多樣性的工作從而瀕臨辭退。

  帶你的培訓教官蒂姆·布拉德福德曾經給出的評語是像你這樣的菜鳥警員就算是去搶銀行都沒人要。

  于是你決心證明自己,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密謀了這起銀行劫案。

  當然,最后你因為錯估了銀行金庫的防御強度從而導致跟其他愚蠢的蟊賊一樣在最后一步功敗垂成。

  充滿了挫敗感的你終于接受了自己是個廢物的事實。

  生活的壓力和情感上的挫敗使你拒絕了跟同伴一起逃離的建議,選擇留下為同伴爭取逃跑時間。

  那么你覺得我說的對嗎?詹森?”

  詹森笑著搖了搖頭,絲毫沒有被誣陷的憤怒,只是平靜地吐出了三個字。

  “證據呢?”

  面對詹森的反問,埃德文眼睛流露出了一絲嘲弄。

  總有人不見棺材不掉淚。

  若不是手中已經有了證據他又豈會來到這間審問室?

  他既然來到這里那就無人可以無罪出去!

  所以埃德文十分自信地從內兜里掏出了一塊迷你平板,然后打開了一段視頻放在了桌子上。

  這視頻正是銀行監控被破壞前的錄像,而畫面最終定格在了詹森大喊搶劫的那一幕上。

  在視頻播放完畢之后,保持著微笑的埃德文這才開口道:

  “證據?這便是了。

  現場可是有很多人目擊了你拿槍喊搶劫的畫面。

  而且銀行職工也能證明是你打開了保險門。

  你覺得陪審團在看到錄像和聽到證詞后會怎么選?

  搶劫銀行加上殺死人質的罪名足以讓你坐上三十年的牢了。

  想想看吧,三十年的牢獄生涯將會徹底摧毀你本該美好的人生,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啊。

  或者……你可以告訴我究竟還有誰在協助你搶銀行?

  這樣我才可以幫助你,向上面申請將你轉為污點證人,讓你的刑期能得到最大化的縮短。”

  說完,埃德文就死死地盯住了詹森的面部表情,想要從詹森的微表情中讀出他想要的東西來。

  畢竟以他的視角看來,詹森不過是個連實習警員考核都過不去的菜鳥,又怎么可能計劃起一場精心預謀的劫案呢?

  更不要說他從銀行職員那里拿到的證言明確說明了詹森近乎以一個不可能的速度打開了保險門,這才導致了其余劫匪能在警察趕到前溜走。

  這種種跡象都表明這場劫案是有組織的,有內鬼的!

  按照以往詹森的表現來看他可真做不到這一點,詹森更像是那種會使用暴力鉆孔機器或是乙炔切割房門的人員!

  所以在他的背后勢必是有人在遙控著一切,若是他能挖出更多的線索來,那么才能好好的肅清隊伍里的蛀蟲!

  當然,他還可以順帶著靠此升職加薪,讓他更有動力投入到監管之中來。

  可令他失望的是明明心理防線應該被擊破的詹森表情比他還要平靜,絲毫沒有因為他的話語而有任何反應,這種表現極為不尋常。

  若是詹森無罪,那么他必定會因為自己的誣陷而憤怒!

  若是詹森有罪,那么他也會因為自己拿出了證據或是猜出了他身后有人而驚訝!

  但是詹森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要不是詹森的體檢報告很正常,他都要懷疑詹森是不是個面癱了!

  就在埃德文忍不住想要繼續加壓的時候,詹森忽然答非所問的開口道:

  “現在幾點了?”

  埃德文一愣,隨后抬起手腕瞄了一眼后答道:

  “六點二十,怎么?你以為你背后的人會來撈你出去嗎?

  別做夢了,他們現在巴不得跟你撇清關系呢。

  所以你如果明白自己處境的話就該老實……”

  沒等埃德文把話說完,門口就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他的話語打斷。

  聽到這敲門聲,埃德文的眉頭就是一皺。

  他記得有吩咐過人不要打擾自己來著,唯有急事才可敲門,莫非他一語成讖了?

  這詹森的背后還真站著什么了不得大人物不成?

  那這可是條大魚啊。

  回過神來的埃德文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詹森道:

  “看來今天是我的幸運日呢。”

  詹森咧了咧嘴笑道:

  “埃德文長官,內務部這種地方待久了疑神疑鬼,見誰都像內鬼很正常。

  但實際上在警局之中確實還有一些人在堅守著自己的道德底線。

  比如我。”

  聽到詹森的調侃,埃德文冷哼一聲:

  “是嗎?可你馬上就不是警察了。”

  說完,埃德文就抬手關閉了身旁錄像并走到門邊將那高瓦數的燈關掉令審訊室中重新恢復了黑暗。

  然后向著唯一有著光明的出口走了出去。

  他倒想看看究竟是誰那么膽大敢這么光明正大的來內務部撈人!

  隨著房門的重重關上,黑暗和寂靜又回歸到了這間枯燥單調的審訊室里。

  看不到任何東西的詹森輕笑一聲,想必他很快就能出去了。

  ……

  埃德文看著面前S.W.A.T的小隊隊長洪都,臉色相當難看。

  通知他們內務部去提人的是S.W.A.T,現在告訴他們詹森無罪的也是S.W.A.T!

  “拋開詹森將人關在金庫內的事先不談,難道你不想聊聊為什么詹森能這么快開啟了銀行保險門的事嗎?”

  (感謝紅細胞2002的打賞,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