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4章 悍匪詹森?!
  對?

  對個屁!

  銀行金庫大門要有那么好開,銀行還花大價錢造金庫干嘛?做怨種嗎?

  況且說話歸說話,故意暴露他名字是怕警察查不到他頭上嗎?

  心下腹誹不已的詹森自然不會將這番吐槽給說出來,久做臥底的,真實喜怒不形于色是基本素養。

  所以詹森就好像沒理解禿鷲話語里的擠兌一般裝傻笑道:

  “啊,當然,既然已經有了一把鑰匙,那么雙孔機械鎖的難度其實跟剛剛沙金機械鎖也差不多。”

  聽到詹森的話語,禿鷲面罩之下傳來了一聲嗤笑:

  “哈,不愧是開鎖大師詹森!

  那么這金庫大門就還是交給你了!

  當然,你自己也說了,要是打不開的話,那耽誤了大家時間的你也就只好以死謝罪了。”

  聽到兩人對話的阿圖羅臉色極為精彩。

  兩道門的難度差不多?

  這是什么逆天言論?

  銀行金庫大門和內部保險門是一回事嗎?

  阿圖羅這才注意到了這個站在禿鷲身邊口出狂言的年輕人——詹森。

  剛剛內部保險門打開的時候似乎就是這身材壯碩的詹森半蹲在了門口。

  難道說就是這么個看起來像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毛頭小子在半分鐘之內打開了那道在專家口中號稱需要6分鐘才能勉強破解的保險門?

  說實話阿圖羅是有些不信的。

  他更愿意相信銀行里有內鬼才導致保險門過于容易打開。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金庫大門的雙孔機械鎖可沒有人能再動手腳。

  那可是造價高達百萬美金的多功能金庫!

  這家伙現在如此大言不慚的在說自己能快速打開金庫的雙孔機械鎖無疑是在吹牛!

  對此行為,阿圖羅只有兩個字的評價——天真!

  要知道多少劫匪都在太平洋銀行的這道金庫大門前功虧一簣!

  這雙孔機械鎖看似只需要兩把合適的鑰匙就能打開,但實際上插進鑰匙后的轉動順序有著嚴格的要求,一旦出錯一次,金庫大門就會被鎖死!

  如果是使用異物嘗試開鎖,那么在異物進入的一分鐘后,金庫大門也會被鎖死!

  想在一分鐘內打開金庫大門恐怕只有鎖神在世才行吧!

  而且為了安全,平常時間里,兩名擁有鑰匙的太平洋高層人員都會實行錯峰上班制,絕不會出現兩人同時在場的情況。

  如此嚴苛的條件幾乎斷絕了金庫大門非正常打開的可能性。

  這些劫匪想靠這個滿嘴牛皮的小子撬開金庫的大門?

  那可真是打錯了算盤!

  要他說使用人工開鎖的方法還不如用乙炔切割來的靠譜

  正當阿圖羅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他就瞥見門外又有一個背著小型鋼瓶的劫匪走了進來。

  這讓阿圖羅立刻緊張了起來,他的烏鴉嘴不會真的生效了吧?

  好在他面前的劫匪禿鷲夠傻,傻到真相信有人能在一分鐘內打開金庫大門。

  “喂,棕熊,這小子說他還能開啟金庫大門。

  別把你那破乙炔當寶貝了,不需要!

  給我留點力氣去背美金吧!

  瑪德,看起來當初給你10%的分紅真的是給高了,純廢物一個!”

  聽到禿鷲的嘲諷,棕熊的動作頓時一滯。

  他目光森然地望向了禿鷲,眼神里跳動的全是想刀人的心思。

  可最終看在錢的面子上,棕熊還是隱忍了下來。

  而且為了那些還沒到手的錢,他還得捏著鼻子提醒道:

  “禿鷲,你不會不知道金庫大門的容錯率更低吧?

  我們只有一次機會,你確定珍妮絲會同意你臨時更改的計劃嗎?”

  聽見棕熊提起了珍妮絲的名字,禿鷲臉色瞬間一變,直接將槍抵在了棕熊的額頭上咆哮道:

  “你踏馬是不是想死?!你竟敢在這里提及珍妮絲的名字?!”

  被槍抵住了頭的棕熊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

  他剛剛竟然將珍妮絲的名字給說出來了!

  珍妮絲可不是炮灰詹森!

  現在這些人質知道了兩個名字!

  即使珍妮絲很大可能是個假名,但是假名同樣能在事后推測出珍妮絲的行動軌跡來!

  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

  “聽……聽我解釋,禿鷲,我不是故意的……”

  砰砰砰砰!

  回答棕熊的是一連串的槍響。

  清空了彈匣的禿鷲眼神冰冷的看著隊友尸體,心中毫無波瀾。

  這種廢物連開門這么簡單的事都比不過隨機挑選的路人,現在還暴露了他女神的慣用假名,這種人該死!

  隨后禿鷲蹲下身子掏出爪子刀在棕熊那帶著頭套的臉上狠狠地劃拉起來。

  等到棕熊那張臉像是被狗啃過一般后,臉上沾染著鮮血的禿鷲這才抬起頭來望著詹森露齒笑道:

  “現在,輪到你干活了。”

  故意面露驚慌之色的詹森深吸了兩口涼氣,用眼神示意身旁那個兩股戰戰的阿圖羅帶他們前往銀行金庫。

  可見到禿鷲當場殺人還用爪子刀毀容場面的阿圖羅簡直是嚇懵了,他完全沒注意到詹森的暗示,直到那站起身來禿鷲將那般腥臭的爪子刀架在他脖子上時,他才顫抖著身軀帶著兩人向負一層的金庫走去。

  等三人走后,靠墻蹲著的銀行職員左右看了一眼,發現準備前來看守他們的劫匪還在路上時立刻從一旁的抽屜里抽出手機來將‘詹森’和‘珍妮絲’的名字發送給了911。

  隨后便老老實實地抱頭,上交手機。

  ……

  正在趕往太平洋銀行的S.W.A.T(特種武器及戰術部隊)很快就收到了LAPD(洛城警局)發來的嫌犯信息。

  負責本次劫案的S.W.A.T小組組長洪都看到平板上出現的嫌犯資料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

  詹森,孤兒,實習警員,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脾氣暴躁,性格沖動,多次未曾通過培訓官的考核,已經面臨辭退邊緣。

  至于另一名劫匪珍妮絲,他們通過云端調取的銀行監控發現和詹森似乎有著極為親密的關系,兩人或為雌雄大盜。

  實時分析及應急小組那邊給出的犯罪動機正是未曾通過考核的詹森出于報復心態從而謀劃了這起劫案。

  因為他的培訓官蒂姆·布拉德福德曾經說過像他這樣的菜鳥警員就算是去搶銀行都沒人要。

  所以這位菜鳥警員詹森很可能是想證明自己。

  關閉了平板的洪都輕吐一口濁氣,看起來這次他們面對的劫匪是沖動型人格,那么談判或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只是根據最新修訂的降級政策,他們不能在第一時間訴諸武力,只有等他人或警員生命即將受到威脅時才能合理使用致命武力。

  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察覺到詹森有傷害他人生命的傾向時才能開槍,這政策的存在無疑是讓他們的行動變得束手束腳了起來。

  短暫思考后的洪都決定還是先試著談判,畢竟詹森曾經是個實習警員,那么他心中總該有正義殘留吧?

  “既然里面可以傳信息出來,那就意味著這些劫匪并沒有攜帶信號屏蔽儀,試試撥通詹森的電話進行勸降。”

  “收到!”

  (感謝LMIII的月票,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