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洛城罪惡克星 > 第3章 你什么檔次?也配喝咖啡?
  通過外置傳聲器聽到了劫匪們對話的銀行內部職工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兩分鐘之內開鎖?

  還一次成功?

  外面這人真是好大的口氣!

  若說劫匪們想要暴力開鎖,他們或許還會害怕幾分。

  但既然劫匪們選擇了古老的機械開鎖模式,那他們倒是不慌了。

  這經過專業驗證的鎖又豈是劫匪們想開就能開的?

  沒有對應的鑰匙進行配置,想要憑自身技術開鎖怎么也得折騰個六分鐘上下。

  等這六分鐘時間一到,警察和特警們就會將這里團團包圍,他們自然也就安全了。

  是以,位于門內的銀行經理甚至還從咖啡機上接了杯咖啡,坐在座位上極為悠閑地向著玻璃外苦兮兮看管著人質的兩名劫匪點頭示意了下。

  而在門外的棕熊聽到詹森自信的回答后再次冷哼一聲,不再多言。

  人總是會為自己吹過的牛逼付出代價。

  他現在有點期待看見禿鷲將這個年輕人開膛破肚的畫面了。

  他真想知道到那時這年輕人還能不能像現在這般嘴硬。

  另一邊混在人質中,時不時抬頭觀察著情況的珍妮絲在瞥見棕熊暫停了鉆孔破門的操作并讓詹森取代了他的位置時滿臉都是疑惑之意。

  她明明記得計劃里可沒有讓詹森開門這一項!

  在她最新修改的搶劫計劃中分明是叫這些家伙讓詹森多多露臉,將其打造成警方的關鍵突破點來混淆警方視線。

  結果這些蠢貨竟然讓這個家伙來開鎖?

  在這個時候找樂子?

  他們是真不知道這詹森是自己一時性起隨機挑選的幸運觀眾嗎?

  還是說這群人真的以為即將趕來的警察們都是不堪一擊的酒囊飯袋了?

  想到自己之前對這四個劫匪的洗腦,珍妮絲就感到一陣頭疼。

  四人之中唯有禿鷲知道他們的真正任務是什么,其余三人都是被她用洛城警察都是廢物之類的言論給洗腦了。

  她是真的沒想到這幾個家伙好像真的把這話當真了,真沒把洛城警察放在眼里。

  想到這里的珍妮絲重新低下頭去將手伸進口袋中盲打發送了一條消息給禿鷲。

  感知到兜里手機的震動,禿鷲收起了在手中把玩著的爪子刀瞄了眼手機。

  【別玩了!讓棕熊趕緊開門!】

  察覺到女神短信里的憤怒,禿鷲無奈地搖搖頭,行吧,那就先放這詹森一馬。

  收回了手機的禿鷲再次抬起頭準備讓棕熊替換詹森時,他忽然瞧見了門后那些銀行職員們臉上還未曾散去的震驚。

  這道堅固的銀行保險門不知道什么時候竟是被打開了!

  禿鷲張了張嘴,半天沒反應過來現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剛剛看手機的時間不超過半分鐘吧?

  半分鐘的時間甚至還不夠有些人喝上一口熱咖啡!

  可這半分鐘究竟發生了什么?

  那詹森真的打開這道門了?

  禿鷲不可置信地用手背揉了揉眼睛發現并不是錯覺后,他一臉疑問地望向了一旁的棕熊。

  此時棕熊的臉色也相當難看。

  他不僅在剛剛輸掉了3%的分紅,還被眼前這個年輕人狠狠的打臉了!

  不同于剛剛分神去查看手機的禿鷲,棕熊算是全程見證了詹森樸實無華的開鎖全過程。

  詹森這家伙像在撫摸情人一般摸了摸門鎖后就低下頭自來熟般地翻找起棕熊的工具包來。

  然后從棕熊工具包里翻找出了兩根強度足夠的鐵絲后,詹森就將其伸進鎖眼里搗鼓起來。

  棕熊本以為詹森只是在裝模作樣拖延時間而已。

  結果哪曾想這扇就算自己小心鉆孔破壞都要四分鐘才能打開的門竟真的被詹森三兩下給捅開了?

  這是什么狗屎運?

  這小子真是配鑰匙的?

  這門真是采用了沙金機械鎖嗎?

  能擁有這種令人嘆為觀止開鎖技術的人不應該是通緝榜上有名的神偷嗎?

  這真的是珍妮絲隨機挑選出來的幸運觀眾而不是精心選擇的強力伙伴?

  還是說銀行里面有內鬼中飽私囊搞了扇劣質品大門?!

  一連串的疑問在棕熊大大的腦袋里浮現,以至于他都沒有察覺到禿鷲那問詢的目光。

  而里面正端著咖啡準備喝的經理也相當無辜。

  天地良心,他真沒收錢在這種重要項目上進行偷工減料,要不然他也不會如此愜意地喝咖啡了。

  正是因為相信這扇他親手挑選的大門絕對能撐上好一段時間,他才能如此放松。

  畢竟那些能快速開啟這扇門的家伙大多都已經在監獄的浴室里撿肥皂了。

  當然,現在的他可全然沒有了喝咖啡的心思。

  劫匪手中那明晃晃的全自動槍械可全是上膛狀態!

  所以,這位名叫阿圖羅的銀行經理直接將手中咖啡往身旁同事手上一塞,接著就很自覺的抱頭蹲下。

  下意識接過咖啡的銀行職員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上司為什么要這么做時,他就見到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

  “咖啡好喝嗎?恩?!老子是來打劫的!!

  你能不能給老子一點尊重啊!!!”

  本就憋了一肚子氣的禿鷲用槍頂著銀行職員的額頭一邊使勁一邊瘋狂咆哮著。

  被嚇得手抖腿軟的銀行職員直接將手中的咖啡灑了一地。

  看著濺到褲管上的咖啡液,禿鷲的眼神驟然間變得更為兇惡了起來,他的手指微微繃緊就要斃了這個弄臟自己褲管的家伙。

  就在此時詹森忽然一腳踹在了銀行職員的肚子上將本就腿軟的他踹倒在地。

  “你什么檔次,也配在禿鷲哥面前喝咖啡,給我抱頭蹲墻角去!”

  看到目標瞬間從面前消失,禿鷲頭套下的臉上閃過一絲愕然。

  正想發怒的他很快就聽到了詹森那帶著恭維的話語,禿鷲心里頓時就有了種優越的快感。

  要知道這些銀行職員對于曾經混跡街頭的他來說都是高攀不起的存在。

  現在這些家伙卻只能在自己的槍口下瑟瑟發抖,甚至連咖啡都不敢喝!

  世事可真是奇妙。

  想到這里的禿鷲微微調轉槍口向下對著那癱軟在地的銀行職員輕蔑一笑道:

  “瞧你這害怕的要尿褲子的模樣,還自稱是精英人士,真的丟人。

  我現在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告訴我,你們當中誰是經理?”

  被阿圖羅陷害了一把的銀行職員當即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指指向了一旁規規矩矩抱頭蹲下的經理。

  見到禿鷲露在頭罩下的陰冷眼神望來,阿圖羅再次自覺的將自己身上的金庫鑰匙交了出去,甚至好心提醒道:

  “金庫采用的是雙孔機械鎖,可擁有另一把金庫鑰匙的會計今天并不會來上班。

  但是呢今天是許多企業發薪水的日子,所以現在柜臺上以及ATM機里的錢并不少……”

  聽到阿圖羅充滿暗示的話語,禿鷲不屑地打斷道:

  “并不少?有一千萬美金嗎?打發叫花子呢!

  況且……”

  禿鷲突然將眼神轉向了一旁的詹森,接著不懷好意地開口道:

  “……我們還有一名以自己性命作賭注能打開金庫大門的‘專家級’開鎖師呢。

  不過是區區雙孔機械鎖罷了,對于他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詹森,我說的對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