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黎雨晴盛廷鈞 > 第243章 塵埃落定(大結局)
“嗯,你還記得宋智嗎?”
“記得。他不是出意外成植物人了嗎?”
“他死了!”
“什么?”
黎雨晴倒吸一口涼氣。
“那場意外根本就是早就計劃好讓他閉嘴的。”
“當初你在喝了橙汁后中藥,藥是譚雅晴串通酒店服務員下的,而后,譚雅晴以為我中招來我房間的時間恰巧撞到了被我制止的宋智,兩個人在那個房間呆了一夜,然后第二天宋智走后,他就出了事故。后來,我派人將他轉到了安全一些的醫院,卻他還是死了。”
“而且......”
盛廷鈞的目光帶著沉痛。
“我還查出了爺爺身邊新換的管家,跟馬醫生也暗中有著聯系。”
這些情況都說明,背后那個人想要的是盛氏,而譚雅晴的出現不過是他的一顆棋子而已。
他連老爺子身邊都能滲透人進去,難保什么時候會不會對黎雨晴下手。
“那你一個人,是不是會很危險?”
盛廷鈞這是在用一種近乎極端的方法,想要將黎雨晴排除在安全區內,然后自己獨自一個人將所有的事情扛了下來。
但是,從他被蒙在鼓里到發現這么多蛛絲馬跡,也不過是一天的時間。
那他的心里,一定也不好過。
“你還會擔心我,這就夠了。”
盛廷鈞沒有說明,他勾起一絲笑意,在她臉頰邊落下一吻。
“乖乖在這等我回來!”
目送他身影離開的剎那,黎雨晴心里對他的怨氣驟然一空。
心頭逐漸涌動著復雜的情緒。
盛廷鈞離開后的第一天。
什么都不知道的黎雨晴一開始還安慰自己,以他那么聰明,肯定不會輸,也不會有危險的。
而且,等到他解決完一切,這個婚,是說什么都要離!
盛廷鈞離開后的第二天。
黎雨晴看著窗外的綿延細雨,開始不安了起來。
她找到負責看管她的保鏢詢問,但得到的回答是讓她在這里等消息。
等?
一個看似周全的詞語。
卻讓她逐漸開始焦躁起來。
即便,她和盛廷鈞真的要分開,她也不喜歡這種單方面被排除在外的感覺。
就算有危險又怎么樣?
她也應該是共同面對的那一個。
盛廷鈞走的第三天。
困住她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她驚喜的望過去,準備臭罵盛廷鈞一頓,但誰知,來的人居然是沐少爵。
沐少爵的身后,還跟著一個律師打扮的青年。
“黎小姐,這是盛總之前就在我們這邊辦理好的離婚協議。”
律師將一份協議推了過來。
白紙黑字,是離婚協議沒錯,但盛廷鈞卻將他名下所有的股份、財產都轉到了她的名下。
看著已經簽好他名字的那一頁,黎雨晴拿著筆的手突然頓住。
她皺眉眼眶微紅的看著沐少爵。
“哥哥,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傻瓜,他能出什么事,好著呢。不僅將那個人揪了出來,盛氏也保住了,不過,他說不想面對離婚這么晦氣的事情,準備去拓展國外市場了。”
沐少爵故作爽朗的說道。
“簽了吧妹妹,離婚后你就變成富婆了!”
“你騙我!!”
黎雨晴起身將筆扔到地上。
“他去了那個國家?你給我地址我這就訂機票過去看看!而且。他這么謹慎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去什么國外!”
“雨晴.....”
沐少爵垂下頭,欲言又止。
“夫人,盛總他......”
這時,小K走了進來。看著小K臉上肅穆的表情,黎雨晴心中一沉。
盛廷鈞確實出事了。
替沐少爵擋了一槍后在醫院生死不明。
他在離開這里之后就將黎雨晴被綁架的消息放了出去。
然后在譚雅晴面前裝出焦急的樣子,而譚雅晴在得知他們還沒離婚后著著急上火的偷偷出院,找到了那個男人,以為是他臨時想法變動綁走了黎雨晴。
而那個男人也以為是譚雅晴因為盛廷鈞離婚后不想娶她惱羞成怒。
兩人對峙之時,被盛廷鈞帶人抓了個正著。
兩方人馬混戰期間,沐少爵也帶著人過來了。
沐少爵只查到齊商,便以為黎雨晴是齊商幫走的,二話沒說就帶人沖進齊商家中,將他給狠狠收拾了一頓,齊商是個軟骨頭,堅持沒多久就把男人給供了出來。
沐少爵在驚訝之后突然頓悟可能是盛廷鈞在幕后策劃的這一切,便連忙帶人過來了。
有了他的幫忙,局勢很快便呈現了一面倒。
但這時,接受不了陰謀敗露后果的譚雅晴不知道從哪里撿了一把槍。
在她發瘋將槍口對準沐少爵的瞬間,盛廷鈞突然從輪椅上站起將他推開。
原來,他的腿早就好了。
但是在危險關頭,跟沐少爵過往的兄弟情還是占了上風。
“你傻了嗎?居然給我擋槍?”
沐少爵的內心受到不少的沖擊。
“呵呵,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而起的,再連累你丟掉一條命就不禮貌了。”
盛廷鈞腹部中彈,嘴角開始奔涌著鮮血。
“聽著,兄弟,我要是不成了,雨晴就拜托你了,我把她藏起來了并安排好了一切。”
“至于我的公司,還有我爺爺,看在我們過往的情分上,你也幫忙照看一下。”
意識逐漸模糊,盛廷鈞快速交代著自己的牽掛。
此時,他的腦海里都是跟黎雨晴結婚后相處的點點滴滴。
原來,時間真的會不夠用啊。
要是早知道會在這樣的危險里面走一遭。
早知道離開后沒有機會再見她最后一面。
他應該跟她說明的,從很早開始,他的眼里心里,就再也看不見別人了。
可是,還好,這一次,在痛在流血的人是他。
他喜歡的人,被他好好的保護著,如果他注定不能永遠陪伴,那她也值得更好,更疼愛的人!
.....
一周過后,黎雨晴在沐少爵的安排下來到了警局扣押疑犯的地點。
身穿囚衣的男人帶著手銬腳銬被帶了進來。
他的身上的溫柔,早就被陰鷲取代,看向黎雨晴的表情也沒了往日的情誼。
“盛廷玉,為什么會是你?”
盡管事實已經擺在了她的面前,但她還是不愿相信,霽月清風的學長會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呵呵,為什么?盛廷鈞、盛廷玉,這兩個名字不是很好猜嗎?”
“就因為我是私生子,就該被驅逐在盛家以外不管不問,父親去世后,盛氏的繼承權本該有我一份,但老爺子怕我搶了盛廷鈞的東西,就把我和我母親送出國了。她生病死在國外的醫院時,嘴里念叨的還是求老爺子認我回去的這種話。你說,我就不該有怨?”
盛廷玉表情冷漠,在說這些時好像是在說與他無關的事。
“你有怨恨,就要制造車禍讓他差點喪命?”
黎雨晴能理解他的怨恨,但是不會共情他就該這樣極端。
“那是他該,父親有兩個兒子,盛氏只有一個,那就說明,我和他是注定不能共存的。所以,我必須讓他也嘗嘗失去一切的滋味。”
“那當初你出現在我身邊也是故意的?”
“是的,都是故意的,誰叫你嫁的人是盛廷鈞,所以最好不要對我抱有任何幻想,對你也從未動過一分真心。”
盛廷玉說完,獄警提示探視時間到了,他毫不眷戀的起身。
走了幾步,又不忘補了一句。
“我雖然失敗了,但他也快死了吧,所以,我不算徹底的輸。”
“不,你錯了,他會好起來的。”
黎雨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澄亮的雙眼帶著風雨過后的堅韌。
盛廷玉瞳孔一縮,繼而像是喃喃自語般。
“是嗎?他總是這么好運!”
鈴鐺作響的腳銬聲,永遠的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等待盛廷玉的將會是法律的嚴懲。
既然他都已經是惡人了,那就干脆壞到底拒絕承認所有的情意好了。
反正,最終都是勝利者才會被大家記住。
黎雨晴離開監獄后來到醫院。
面色蒼白的盛廷鈞依舊安靜的躺在病床上沒有要蘇醒的跡象。
醫生說子彈透過肺葉穿破了心臟,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會什么時候醒來,又或者是還會不會醒來。
黎雨晴整理了下情緒,坐到他旁邊,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尚未隆起的肚子上。
“盛廷鈞,我懷孕了,你還不打算醒來嗎?”
“爺爺已經做主讓沐少爵開始逐步收購盛氏。譚雅晴被關進了瘋人院,盛廷玉也會受到他應有的懲罰。”
“你要是扛不過去醒來的話,不如就這么去了吧。反正離婚協議我也簽了。”
“沐少爵說過,他會好好照顧我跟孩子的,我覺得他是好人,以后孩子出世我也不會告訴他你的存在。我們三個人,都會生活的好好的!”
黎雨晴說完這些,用期盼的目光看著旁邊的儀器。
結果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
她忍不住重重的嘆了口氣。
她都說要帶著孩子嫁給別人了,他都不想醒來。
看來,明天需要找別的事情刺激他了。
短暫失望后,她又強迫自己振作起來,相信盛廷鈞一定會醒的。
在她離開病房后不久,儀器突然傳來了尖銳的報警聲。
黎雨晴人還沒走出醫院,就見到無數的醫生護士在往盛廷鈞病房的方向跑。
她心里一沉,手上拎著的水果應聲落地。
難道,是他出了什么事?
不敢細想的黎雨晴沒跑幾步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然后在即將到達時,她又倔強的擦干了眼淚。
帶著通紅的眼眶,穿過擠在病房口的醫生。
腦子嗡嗡作響,每一步前進都是艱難。
只是,當她重新踏入病房的那一刻,目光瞬間對上了一雙熟悉而幽深的眼眸。
“黎雨晴,講清楚,你要帶著我的孩子嫁給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