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39章 圣蓮花
  這話成功引起了在場眾人的興致,夫人和小姐們看著刺史夫人的目光晶晶亮,刺史夫人含笑啟唇,“這得看他父親的意思。”

  夫人們心道,以刺史大人疼你如命的樣子,最后拍板的還不是你嘛。

  對于刺史夫人這種迂回說法,在場的夫人們也是司空見慣了,并不在意。

  “不知哪家小姐有這個福份,能嫁給令郎,進入刺史府這樣的積善人家,真真讓人羨慕。”

  走到簾外的少年男女不防聽到這樣一句話,趙嶼臉上赧然。

  倒是李妍面無表情,渾不在意,趙嶼看了身側的少女一眼,目光微微一暗。

  布簾被掀開,少年男女一前一后出現在眾人面前。

  隨著趙嶼和李妍突如其來的露面,屋子里的歡笑聲戛然而止。

  眾人齊齊看向這一對如玉如璧的年輕男女。

  還說著羨慕話的江別鶴夫人,嘴角的笑容都淡了些,和曹司馬夫人對視了一眼,看到雙方眼中的震驚。

  刺史夫人剛剛不是才說兒子還沒有中意的人選,這么快刺史公子就帶著女孩子露面了。

  這是打了刺史夫人的臉?

  還是刺史夫人有意低調。

  各家夫人望向刺史夫人,見她嘴角笑意盈盈,心中頓時五味雜陳,感覺今日一趟過來,自家姑娘莫不是給人做陪襯來了。

  小姐們絞緊手中的帕子,或羨慕或嫉妒的望向李妍。

  這個小姑娘長得比她們好看也罷了,還占據刺史公子的心。

  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最是敏感,誰看不出來刺史公子望著女孩子時那溫情脈脈的目光。

  顯然這位她們眼中這位嶺南第一的刺史公子,心中已經有人了。

  女孩子的目光恨不得在少女臉上盯出一個洞來。

  李妍神色平靜,無視這些能殺死人的目光,沖坐首位的那位嬌美婦人施了一禮,“小女李妍,拜見刺史夫人。”

  又朝眾夫人欠了欠身,“拜見各位夫人。”

  夫人們的目光又落在了李妍身上,心中不禁贊上一聲,好個嬌俏的美嬌娥,只見少女生著一雙水汪汪的杏眼,膚白貌美,集天地靈氣于一身,氣質斐然和刺史公子站在一起,豪不遜色,真真相配得不行。

  刺史夫人暗暗點頭,和身邊的奶娘相視一笑。

  嶼兒眼光真是不錯,女孩子長得好看不說,言行舉止落落大方,很對刺史夫人的眼。

  司馬夫人激動地站起來,走到李妍身邊,語氣有些怪異,“這是哪家的姑娘啊?長得竟如此漂亮,姑娘不太出門吧,瞧著竟眼生的很。”

  司馬夫人和刺史夫人走的近,孩子自然也親近,司馬小姐和趙嶼說來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在座的小姐當中,屬官當中是最有希望與趙嶼攀上親事的,眼下出來一個程咬金,還長得跟仙女似的,難怪司馬夫人說話陰陽怪氣。

  眾夫人小姐聽司馬夫人所言,表情變得微妙起來。

  司馬小姐絞著帕子,看著少女身邊站著的趙嶼眼里起了一層水霧。

  趙嶼微微皺眉,心頭不快,“母親,這位便是我日前和你提過的同窗念卿兄的妹妹,母親用的野參便是妹妹在萬丈崖所摘的,聽聞母親身體不適,特地從和郡帶來嶺南。”

  刺史夫人瞧著兒子心中發笑,兒子在眾人面前特意提及此事,是為少女掙面子。

  刺史夫人掃視了全場一圈,很顯然兒子這番話并未起到任何作用,相反的這些夫人和小姐看著少女時鄭重的目光齊齊變淡了,眼神也都輕飄起來。

  兒子自來聰敏,眼下當局者迷,這些官夫人小姐們看人首先著重是這人的身份家世,兒子這么一說,反而弄巧成拙。

  不過她觀少女淡然自若,是個沉穩的性子,不由揚起了唇角。

  刺史夫人看著少女的目光越發溫和,“李小姐費心了。”

  “刺史夫人仁厚,小女此次前來,是代慈安堂的孩子們感謝刺史夫人慷慨解囊,有了刺史夫人這筆善款,孩子們可以好好度過今年的冬天了。”

  李妍又鄭重施了一禮,吩咐金桔,“將我送給刺史夫人和刺史大人的禮物呈上。”

  眾人這才注意到少女身后還跟著個小丫頭,小丫頭手上托著一個貴重的紫檀木盒和一卷卷軸,走上前來,鄭重其事的雙手托舉呈上。

  刺史夫人目光掃了身旁的婆子,趙嬤嬤意會,接過禮物呈給刺史夫人。

  “來,讓我瞧瞧看,是怎樣的好東西,當得妍姑娘用紫檀木盒盛放。”

  刺史夫人有意給少女做臉面,李妍之前能拿出百年人參這樣的好東西,如此當著眾人的面,想來這禮物也不會太差。

  在場夫人和小姐的目光就有趣極了,有些人看著李妍的目光依舊輕漫,覺得一個和郡縣來的鄉下丫頭,能拿出百年野參來已經是這個女孩子的極限了,畢竟就是有再好的運氣,如百年的野參和靈芝,這些珍貴藥品也不是任人隨地就可撿的。

  不然刺史夫人病了這么多年,以刺史大人愛妻如命的樣子,早就去各地網羅,還等到時今時今日,也就小姑娘運氣好,不知道從哪里弄來這樣的天靈地寶,討得了刺史夫的歡心。

  看看之前刺史夫人還叫人李小姐呢,現在連妍姑娘都叫上了,礙于刺史夫人的面子,這些夫人小姐哪怕不喜這個女孩子,面上也要裝上一裝。

  當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心胸狹隘之輩,有些夫人和小姐看著少女的臉上就帶著好奇和興趣。

  刺史夫人在眾人或帶好奇,或帶異樣的目光之下,打開了紫檀木盒。

  一朵花色雪白、純潔無垢的鮮花靜靜地躺在紫檀木盒里,刺史夫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瀕臨絕跡的圣蓮花?”

  眾人一聽是幾近瀕臨的圣蓮花險些驚呼出聲,皆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少女。

  趙嶼嘴角笑意流淌,驚訝中又覺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少女可是和郡縣小仙女,少女的能力、膽識絕非常人能比。

  李妍拿出什么寶物來他都不會覺得意外,畢竟像懸空方丈此類得道高尚都和少女成了忘年之交,還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