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38章 贊嘆
  “寧遠,你肯定一早就知道趙嶼的身份,以前不說也就罷了,昨日晚上聚餐時,你怎么也不和我們提上一句,現在我們要備禮已是不及,那可太失禮了。”

  又有學子慘叫,“哎呀,好丟人啊。”

  寧遠一張娃娃臉笑得輕快,“趙嶼都叫你們來了,難道還會介意你們一份禮物,刺史最不缺的就是這些虛禮了,今日大家和李小姐、念卿兄一同前來,想必趙嶼會很高興。噓,趙嶼過來了,待會可別說這類掃興的話。”

  眾人齊齊轉身望去,今日的趙嶼穿了一身紫色的鶴袍,腰間束了錦帶,懸了玉佩,翩翩公子,玉樹臨風,何等的矚目,也許是因為知曉了趙嶼的身份,學子們看著他的目光也不一樣了。

  趙嶼笑著幾步向他們走來,準確的說是向著李妍的方向而來。

  趙宗平和皺聿對視了一眼,早在寧遠提到李妍和周子恒時,倆人心中就升起一股怪異而又莫名的感覺。

  這種感覺在趙嶼迎向李妍時更加的強烈。

  趙宗平心思細膩,看著少女,心中隱隱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又覺得這個猜測實在有點無稽。

  原本今日是他祖父壽辰,他沒得來,幸運的事家里的那兩位貴要赴宴,祖父為了配合這兩位貴客將壽辰延遲了一天。

  現在看來這兩位貴客怕不是就為了參加刺史府的宴會。

  “念卿兄,快快有請。”

  在趙宗平心思浮動間,趙嶼抬手做了個手勢,目光卻是有意無意落在了周子恒身邊的李妍身上。

  李妍今日來刺史府做客,還是稍稍打扮了一番的,少女今日穿了件芙蓉色的衣裙,襯得膚色越發細膩白皙,還少見的在頭上插了珠翠,行走間環佩搖曳,越發動人。

  周子恒一聲咳嗽,趙嶼看了少女一眼,便無奈收回了視線。

  寧遠見此,不由心中暗道,同窗這看管妹妹也看過緊了點,趙嶼這都未顯露心跡呢,念卿兄就跟防狼似的開始防起來了。

  與周子恒不同,寧遠倒不認為趙嶼會對李妍會產生什么額外的心思,畢竟不說其它,兩人還隔著門戶不見,這道鴻溝不是想跨越便能跨越的,好友那么理智的人,也不會平白失了分寸。

  早在嶺南,他親眼見好友起了念頭,又迅速的滅了念想。

  可架不住周子恒多想,同樣多想的還有趙宗平和鄒聿。

  趙嶼迎著人進府的同時,同行運花的馬車也從側門進了刺史府。

  兩個人落在人后,嘀咕上了,趙宗平,“老鄒啊,你覺不覺得這中間有那么點貓膩?”

  鄒聿摸摸下巴,“我覺得吧,我們之所以能被邀請來刺史府做客,都是托了李小姐的福。”

  “所以我說趙嶼肯定心悅李小姐,不過他們家能答應這事?也不是說李小姐不好,就是這事有點怪啊,像趙嶼這種家世,家里人多少會有門戶之見吧。”

  “刺史大人和夫人開明也不一定呢,你看都把人肯進家門了,李小姐還帶了花過來,我怎么瞧著刺史府要幫著李小姐做生意呢,我們的思路是不是不對啊?”

  兩個人正說著,中間突然多出來一個腦袋,把兩個學子嚇了一大跳,小七一臉森然的說道,“你們的思路一開始就錯了,李小姐來刺史府就是為了生意。所以,別亂想了,趙嶼他配不上李小姐。”

  小七說完,就退了開去,留下兩個學子面面相覷。

  學子們止步外院,趙嶼囑托寧遠招呼學子,自己則領著李妍和小丫頭去花廳見刺史夫人。

  花廳里歡聲笑語不斷,一眾夫人當中屬曹司馬的夫人最會來事,與刺史夫人關系也最親近。

  這不,夫人小姐們剛坐下上了茶,曹司馬瞧著主位的刺史夫人,便笑著試探道,“夫人今日氣色甚佳,還打扮得如此喜氣,府上是有什么好事嗎?”

  今日刺史夫人穿了件縷金絲的牡丹花紋錦衣,頭上配了同色系的八寶攢珠釵,不知是衣服還是珠釵的緣故,刺史夫人看上去面色紅潤,不像常年生病的樣子。

  這和這些夫人小姐以前見著的刺史夫人時大為不同。

  刺史夫人平日里喜著白衣,加之氣色一直不佳,整個人看起來嬌弱又蒼白,跟紙糊似的。

  也許是因為生病的緣故,眉間總是泛著輕愁。

  眼下的她卻是眉眼舒展有神,神色亦是絕佳,也難怪司馬夫人做此猜測。

  在迎神賽會刺史府祭完祖的當口,就把屬官和世家大族的夫人和小姐們叫來刺史府,不說司馬夫人了,所有來此參加宴會的夫人小姐難免都要多想。

  在場的夫人小姐們支愣起了耳朵,興致盎然地看著刺史夫人。

  刺史夫人眉眼含笑道,“確實有一件喜事要與大家分享,我兒為我尋來只百年野參,藥效絕佳,近日服用后我感覺身體大好,想到好久沒與各位夫人小姐們見面了,便邀各位來府小聚。”

  提到趙嶼,刺史夫人笑意更深。

  司馬夫人驚喜出聲,“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當得一聚,好好為此慶賀慶賀。”

  眾人齊齊道喜,“恭喜夫人,得嘗所愿,終于不用再被這病困折磨了。”

  眾人終于明白刺史夫人這喜色所為何來,雖然與他們來時所預料不同,但刺史夫人常年頑疾得以根治,確實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大喜事。

  “都是夫人平日行事仁善,所以才有此福報。”

  “要我說夫人仁善不說,還得夸夸刺史公子這份孝心,這百年的野參想要尋來也并非一件易事。”

  刺史大人愛妻,刺史夫人愛子這在嶺南是人人皆知之事,而趙嶼也素有孝心,一個人品才情俱佳又有孝心的刺史府公子,哪家夫人和小姐會不喜歡,趙嶼在嶺南的行情絕對無人能與之爭鋒。

  在場的夫人們不約而同的贊嘆起來。

  “我兒確是純孝。”刺史夫人言語間皆以兒子為傲。

  “我家里那潑猴,要是有刺史公子一二,我不得笑死,刺史夫人好福氣。”

  “說來公子跨過年就十八了,我等還未聽說公子有定親之事,夫人和刺史大人對公子的人生大事還沒未做安排嗎?”江別駕夫人忍不住開口尋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