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36章 訓表妹
  蔡不逑的錢袋子鼓囊囊的,從學子那賺來的銀子這兩日李妍買買買的已經入不敷出,從琴行買的古琴李妍還倒貼了一萬銀,如今這17萬8八千兩銀子到手,刨除李妍買琴的一萬兩,還余16萬8千兩銀呢。

  這一趟蔡不逑算是見識到了李妍的花錢如流水,和日進斗金了。

  每日心情在反復橫跳當中來回奔噠,總結下來就是刺激極了,比他和郡縣那些公子哥兒玩起來可有趣多了。

  對于李妍賺麻這件事上,金桔和小七,姚十三幾個表現的猶為鎮定,這樣的場面對他們來說已經日漸麻木,他們需要更大的刺激。

  在趙曜學子們賞花之際,李妍悄悄吩咐蔡不逑把同心樓的飯錢去結了,這便導致趙宗平和鄒聿兩個去結帳時,無帳可結,“等晚飯吧,就晚飯等點好餐,我們就去結帳。”

  李妍一報紫月荷蘭和魂蘭的價格,兩人就心知他們是占了大大的便宜。

  他們兩人買的國色牡丹和玉妃再怎么看也最少值上萬兩白銀,可李妍卻是按千兩的價格賣予了他們,這讓他們學子感謝少女的同時,對她產生了更深的好感。

  李小姐當真體恤他們這些學子啊,將花低于市價的十倍,幾十倍算給他們,兩個人思量著要怎么回報少女這份好。

  趙曜和元公子得了花,匆匆回府了。

  李妍做了票大生意,午后又開始了買買買的日常,李妍在嶺南的三天日程,學子們打算全程做陪。

  于是,他們又陪同李妍去了陶瓷一條街,這一回李妍有備而來,

  陶瓷重且易碎,李妍將來時的三輛馬車隨同車夫一起叫上了,等到日落黃昏之時,三輛馬車給她裝上了二輛半的廣瓷和其它物什,這半天的功夫,又給她花去小一萬兩的銀子。

  晚上一伙人在同心樓里吃飯聽曲,好不快活,飯后蔡不逑去付帳,被告知錢已經結了,李妍得知是學子們集資付的錢,讓蔡不逑把錢給了學子。

  “你們若是不收,晚上看龍舟時我可不帶你們了。”

  少女俏皮說道,“不對,明天去趙嶼府上也不帶你們,下次我再買買買,也不好意思叫上各位學子,眼下各位學子都是伸手跟長輩們拿錢的階段。可我不一樣,你們也看到我今天賺了多少銀兩了,大家不用客氣,來日學子們中有人高中,或則一夜暴富,再來請客也為時不晚。”

  少女這般說了,學子們羞愧地收下了收回了銀子,心底里暗想著等回了學院后,要好好替少女宣傳宣傳鮮花生意,他們可太喜歡這個女孩子了。

  美麗大方聰慧豪爽,落落大方還不失風趣,世上所有女孩子的好似都集中在了少女身上。

  少女三言二語又虜獲了一大波的好感度,這才兩天,學子們看著少女的目光就比看親妹妹還要親了,饒是小七看慣了李妍操控人心的能力,也不得不發自內心的佩服。

  晚間,學子們陪李妍去看賽龍舟,還約定了第二日早晨來德元樓找他們。

  至此之前,趙嶼的身份一直沒有泄漏,李妍更不用說了,學子們壓根就沒有懷疑過李妍就是和郡縣大名鼎鼎的李小姐。

  帶李妍去刺史府的任務落到寧遠的頭上,寧遠也是最后一個離開的。

  李妍這邊風平浪靜,元公子那邊可不太平了。

  元公子午后到了府中放了花又和公子哥們出門玩兒去了,表妹過來逮人沒逮著,一直等到月上柳梢頭,這位公子才回來。

  見著人表妹發了朝他發了一通脾氣,“表哥,今日叫你去出氣,你這是給我出的哪門子氣,我還聽說你和人飯都吃上了,表哥,人家可是想砸了我們的生意,你怎么一見美色就昏頭了呢。”

  元公子一副吊兒郎當樣,她說話時連眼皮子也沒抬一下。

  元家表妹等人等了老半天,氣都要氣死了,見自家表哥還一幅悠閑的模樣,隨即瞪眼道,“表哥,我看你就根本沒把我的事放在心上,虧我事事想著你,你可真行!”

  知府夫人也跟著她罵了他幾句,“你呀,表妹才是自己人,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還不向你表妹賠個不是。”

  元公子立馬笑著低頭認錯,“表妹,我錯了,錯了。”

  女孩子就是麻煩,芝麻點的小事,就愛跟你鬧。

  看看這家表妹這小家子氣,再想起李妍落落大方模樣,不禁深嘆了口氣,自家表妹真是拿不出手啊。

  元表妹在氣頭上,元公子不知是沒眼力見,還是被美色所惑了,又說道,“不過你也別冤枉人家,李小姐不是那種惹事之人,要怪就得怪你養的那些刁奴,狗眼看人低,沖撞了李小姐,而且李小姐也沒說錯呀,花語閣里的花是真不行。”

  元表妹氣的跺腳,“表哥你這是向我賠不是的態度嗎?我看你的魂都要被人勾走了,我的人怎么了?一個鄉野來的野丫頭,花語閣的人說上幾句又怎么了,她還動手了呢,這樣無禮又粗魯的鄉下丫頭,表哥你可別犯傻,被人騙了還盡說人好話。”

  元公子板起面孔,“那也是你的人先動手,人家才被迫自衛的,你好好管束管束你那些人吧,沒得給我們府人丟臉,還有人家也不是野丫頭,我看你還不如人家李小姐知書達禮呢。”

  元表妹肺都要給他氣出來,撲進了知府夫人懷里哭唧唧,“姨母,你看看表哥,有她這么埋汰自家人的嗎?”

  元夫人怒瞪了兒子一眼,“好了,我是讓哄人,不是讓你把人弄哭的,為了一個外人吵成這樣值當嗎?”

  “母親您就寵著她吧,都要把人給寵壞了,今日花語閣的事一鬧,外面的人都道我們知府衙門仗勢欺人,依我說那些眼底手低的惡奴就應該打發走,重新換人,挽回我們花語閣的名聲才是。”

  “還有,今天我拿來的那盆魂蘭就是李小姐親手培值,不比我們花語閣花好上百千倍,母親不也一直交口稱贊,所以說我們花語閣要想坐穩嶺南花市頭把交椅,不是哭哭鬧鬧,耍耍小姐脾氣就行的。人家一個小姑娘鮮花生意都從和郡縣做到嶺南來了。表妹,你呢?還像一個小孩子似的只知道躲在大人的懷里。”

  之前沒對比,眼下拿自家表妹和李妍兩廂一對照,優劣立馬就出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