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35章 魂蘭
  元公子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少女的花如此鮮艷珍奇,就是他花高價買下,一轉手也能賺上不少銀子,在鮮花市場上想要轉手最容易的不就是奇蘭珍蘭嗎?

  所以當李妍命金桔將要價五萬兩白銀的“魂蘭”捧到眾人面前時,元公子毫不猶豫就下手了。

  魂蘭之所以叫魂蘭是因為它的顏色鮮亮,像鮮血一樣,而且這個顏色還在不斷變化著,越往里,顏色越深,最后變成深紅色,就像一塊寶石,散發著淡淡光澤。

  這種顏色的變化,讓人看著特別的舒服。

  魂蘭一現身,眾人的魂思都被魂蘭所吸引了,現場一片齊齊的抽氣聲,少女道,“此花名魂蘭,花期長從五月能一直開到年底,且花開密集,一朵能開七朵茶,而且可以連續開花三次,一次就是開花二十余朵,既漂亮壯觀,還很好養活,香味也很濃郁,這盆蘭花最大的特點就是花朵綻放的時候,它的顏色會消失,只會停留在花舌和中宮,像波浪一樣,紅色和白色中間,會有一種朦朧感,像朝霞,又像朱砂,神秘又讓人感到好奇。”

  “真的耶,好神奇啊,它的球莖顏色也是鮮紅色的呢。”

  “除了花好看,它的葉子也很漂亮,它的葉子末端有沒有感覺像是龍抬頭?”

  學子們圍著魂蘭目不轉睛,品頭論足,以五萬兩高價買下魂蘭的元公子洋洋自得。

  黑金系列已經收入囊中的趙曜見又喜歡上了,“李小姐,這魂蘭還有嗎?”

  他也想買,奈何元公子手快,小丫頭將花拿出來,他就直接拍板要下了,他手慢了一步,就失了爭搶的機會。

  李妍遺憾地朝他搖搖頭,“這些珍品又不是大白菜,自然是獨一份,不然價格也不會如此高昂了。”

  哪怕有,李妍也不會拿出來。

  顧客買花不就買個珍奇貴和那獨一無二的感覺么,所以像這些珍奇蘭花品種,李妍來嶺南時都只帶了一份,她自然要給客戶最好的體驗感。

  趙曜不知已被人盯上在,還在那猶不死心地追問,“李小姐不會只帶了一種奇蘭吧?你那還有其它稀奇的蘭花嗎?價格不拘,只要你有,我就買。”

  果真是財大氣粗,李妍一笑,“尚且還有一盆蘭花,不曉得能不能入趙公子的眼。”

  趙曜這只肥羊直接入套,“李小姐又說笑了,您這位小仙女種的花再是入不了眼,那人必然眼瞎。你看我這銀子都給你備好了,你趕緊的將花拿出來吧,我性子急,這等的我,心兒都要焦掉了。”

  李妍噗的一聲笑,“你擱這買花你急什么呢,等媳婦兒都沒你這么急。”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還不是你養的花行情好,怕輪不著嗎?

  趙曜心道,若是別家的他哪里還用這樣巴巴上趕著,“這選花和選媳婦大同小異,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你看元公子下手快,不就沒我的份了。”

  他這么一說,眾人想想還真是這個理,不過這里也就知府公子和他搶,萬兩的鮮花,學子們也就湊個熱鬧看看。

  趙曜可不這么想,這些奇花異草本就罕見,賣一盆少一盆,像李妍拿出來的珍品更甚,在花市里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對這些學子們來說萬兩鮮花是貴得要死,但對趙曜這種出生就在錢堆里的富貴公子哥來說,錢就不是個事。

  他們要的就是稀有、罕見,為了獵奇花再多的錢他們也愿意。

  所以說有錢人的世界,一般窮苦百姓是難以理解的。

  李妍便是牢牢抓住了這些公子哥兒的心理,之后她就讓金桔拿出了一盆紫月荷蘭,這紫月荷蘭的花瓣外表為紫色,神秘而幽靜,端正又不失活潑,香味清新靜雅,更是有紫氣東來的說法,金桔將花一展示,當下就被趙曜伸手拿走了。

  深怕遲了一息,就被人搶走,一手捧著紫月荷,樂呵呵,“這盆紫月荷蘭,可就歸我了,已經說好的李小姐,可不興反悔。”

  學子們打趣,“哎呀,趙公子,這好看的花你可不能私藏起來,給學子們也欣賞欣賞,別那么小氣嘛,我們沒錢,不和你搶。”

  “你得和元公子學學,瞧元公子多大氣,魂蘭就在擺放,任我等觀賞。你有錢,也要考慮一下我們這些窮學子感受,這已經沒錢買花夠慘了,若是連看都看不了幾眼,人生無趣哉。”

  中度蘭花愛好者鄒聿的目光癡迷,眼睛癢,手心癢,錢袋子也在癢。

  這紫月荷蘭如此獨特,學子們不用想也知這價格肯定低不到哪去,目光巴巴地望著趙曜。

  趙曜緊緊抱著紫月荷蘭,說道,“你們等等,等我付了錢,任爾等觀賞,如何?”

  眾人齊齊看向少女,“李小姐,你就給他個準話吧,真急死個人了。”

  李妍一笑,“說好賣于你,便是你的,趙公子安心即可。”

  這盆紫色荷蘭李妍出價也是白銀五萬兩和賣與元公子的魂蘭出的是同等的價格,趙曜很是爽利的付了錢。

  之后,趙曜和元公子問李妍有沒有其它鮮花出售時,李妍卻道只有這些了,多了就拿不出來,尋常的蘭花倒有,不過看過了魂蘭和紫色荷蘭,普通蘭花,也再難入二人的眼了。

  趙曜和元公子購得心中所愛,雖有一點小遺憾,沒法多買幾盆,便內心也是十分知足了。

  周子恒看著妹妹笑語如花,輕輕松松就十萬余兩銀子到手,笑咧了嘴角。

  其中元公子貢獻了五萬銀白銀,趙曜一人貢獻了12萬八千兩白銀,那鳶尾花在趙曜的極力爭取之下,李妍賣了他18朵。

  “給學子們的花我是按原價來的,如此二位的鮮花雖貴,我也不能厚此薄彼,給二位折扣,但二位公子這么照顧我的生意,小女甚覺不好意思。”

  于是,李妍一人各送了他們一盆千兩的多沙樹菊,對此兩個公子哥甚是開心,學子們也沒覺得這有何不對。

  而且在場的學子心知肚明,李小姐當時可是給了他們折扣的,所以說李小姐的心還是偏向他們的,哪怕這些兩個公子哥兒花了這么多錢,也沒得他們和李小姐親厚呢。

  學子們看著李小姐的目光越發親近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