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09章 日啖荔枝三百顆
  寧遠用手肘肘好友的胳膊,笑笑道,”伯母這么寵妹妹,你們家女孩子可真幸福。”

  周子恒在周夫人的棍棒教育下,早就認清現實了,在他們家只要是男的,就沒人權。

  寵妹狂魔周子恒理所當然地說道,“我妹妹這般乖順,就該寵著。”

  小七撇撇嘴,心道這呆頭鵝怕不是對乖順兩個字有什么誤解,李小姐如此當得上乖順,那這天下的女孩子就沒有不乖順的了。

  不過小七也懶得和這呆頭鵝說,說了他也不會信。

  這時,一道突兀的聲音突地傳來,“大家早啊。”

  少年人踏著第一縷晨光走來,胸前的金算盤在晨光下閃閃發光。

  周子恒皺眉看著這個衣著華麗,渾身散發著珠光寶器的少年人,問小七,“他誰啊?”

  小七心道你妹妹招來的驢兒唄。

  “此人名喚蔡不逑,是李小姐為慈安堂招的教習,別看此人穿得花里胡哨的,這算盤厲害著呢。”

  周子恒瞥了眼那能閃瞎人眼的金算盤,哦了一聲,低頭暗自思索。

  此人這么早出現在此地,除了妹妹授意,不作他想。

  寧遠從肩上取出折扇,靠近好友身邊,敲了敲他的手臂,小聲感慨一句,“妹妹身邊能人可真多啊!你不努力不行啊!”

  當妹妹哥哥真心不容易,十八般武藝都要行啊,不然怎么在妹妹身旁站上一席之地,還要時刻提防這些少年人會不會對妹妹有不良的企圖,念卿兄任重而道遠啊。

  周子恒一顆為心奮進的心早在蔡不逑出現前就停不下來了。

  妹妹如此出色,以后圍在她身邊的人只會越來越多,周子恒早就想開,眼前多一個蔡不逑也不算什么。

  相較秦小春而言,蔡不逑在他眼中完成構不成威脅!

  周子恒這廂從小七這打聽蔡不逑,蔡不逑卻是識得周子恒,小七剛要給他們做介紹,蔡不逑已經對著周子恒拱手道,“周兄,小生這廂有禮了。”

  周子恒沖他抱了抱拳,又向他介紹了身邊的寧遠,大家算是認識了。

  少年人打過招呼后。

  蔡不逑掃了一圈,問道,“李小姐呢?”

  蔡不逑話語剛落,換了衣裳的小姑娘跨出了藥鋪的大門,少女穿了件藕絲琵琶衿上裳,配了條暗花細絲褶緞裙。

  少女本就生得好看,如今這么一打扮更是讓人驚艷不已。

  “來啦!來啦!”

  她歡笑著朝眾人走來,比那三月的桃花還要嬌俏動人。

  蔡不逑眼神在那抹笑容上停留一瞬,忙移開了目光,寧遠幾個也不敢多看,一旁的好友目光正虎視眈眈地盯著眾人。

  寧遠不過比平時多看了小姑娘幾眼,好友的目光就涼涼落到了他身。

  也不必如此防著吧。

  李妍問他們,“東西搬運的如何了?好的了話,那我們速速出發吧。”

  “好了,就等你了。”

  李妍喊話小丫頭,給每人發了一個香囊和一瓶藥水,跨上了馬車。

  周夫人和阿婆站地原地,目送少年人浩浩蕩蕩而去,直至人群消失不見,兩人這才轉身。

  李妍和金桔兩個人初次出遠門,瑟瑟秋風都擋不住主仆兩個對外的新奇。

  等馬車出了和郡縣外,金桔急不可耐地掀起了布簾,兩個女孩子趴在車窗口向外張望。

  周子恒為了盡快趕路,帶她們抄的是近道,走的是崎嶇小路,路上罕見人跡,道路兩旁也異常荒涼,幾息過后,主仆兩個相對干笑兩聲,縮回了頭。

  姚十三和小七、周子恒倒是騎在馬上聊上了,因李妍載了三車的鮮花。

  為了防止鮮花在路上摔了損壞,他們一路行的極慢,幾個少年人騎在馬上,悠閑的不行。

  小七未曾去過嶺南,就讓周子恒給他講講嶺南那邊的風土人情。

  蔡不逑不會騎馬就坐在其中一輛花車上,寧遠倒是會騎術,不過他嫌騎馬咯屁股,便和蔡不逑一同躲進了車里,這一車的鮮花芳香,可不好外頭風吹日曬的好。

  李妍的花嬌貴喜陰,為了擋風遮陽,她租的馬車是四頭大馬車,內里十分的寬敞。

  兩個人在鮮花簇擁下,煮茶對飲,別有一番趣味。

  只聽得周子恒在外頭說道,“嶺南地處南疆,天氣炎熱,南遷人口眾多,等你們入了嶺南境內,就會看到瑤族、黎族、布衣族數十個少數民族盤踞在此地,嶺南人口眾多,經濟之繁盛,超乎你們的想象。”

  “外界皆以為嶺南乃罪臣流放之地,必然交通閉塞,經濟落后,事實上嶺南早已不可同語而語。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們親眼見過之后,就知我所言非虛了。”

  金桔在馬車內聽到這一番,又勾起了興趣,掀開車簾問周子恒,“周公子,我常聽聞一句話,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這個時節我們去嶺南,我們還能吃到荔枝嗎?”

  “若是上個月初估計還有可能,這個時節,市面已經沒有新鮮的荔枝。”不然她上月回府時,肯定要給妹妹帶上一筐嶺南荔枝嘗嘗鮮的。

  小丫頭聽后有些失望。

  這時寧遠從車窗里伸出頭來,“小丫頭要吃荔枝容易啊,刺史府地窯里肯定有冰鎮荔枝,到時和趙嶼說上一聲即可。”

  小丫頭立時笑了,急問道,”那我們還要行多久的路才能到嶺南啊?“

  冰鎮的荔枝肯定很美味,好想吃,小丫頭嘴饞了。

  她回頭對著小姐笑道,“小姐,小姐,有冰鎮荔枝吃著。”

  李妍看著單純無比的小丫頭,不由失笑,“幾顆冰鎮荔枝就讓你高興成這樣,真是沒出息。來年荔枝上市,小姐給你買上一筐,讓你一次吃個夠。”

  金桔,”......”倒也不必如此。

  小丫頭又伸出頭去,周子恒回她,“依我們這個速度,今日怕是趕不及了,最快也要明日午前才能穿過大庾嶺,黃昏時分應能抵達驪山書院。

  “那晚上是要打尖還是露營?”她們這一路走來,都是荒地,小丫頭忍不住問道。

  周子恒沉吟道,“過去百里都沒有客棧,等天色暗下來就地露營,就是要委屈你們兩個女孩子了。”說這話時,不由想到嬌貴的妹妹,擰起了眉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