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08章 嶺南行前夜2
  李妍回頭,就看到那張少年人風神正茂的臉,還有隨著它跑動,噼啪作響的那面金算盤。

  “李小姐,李小姐。”

  蔡不逑又喊了兩聲,人也隨即跑到她人前,“可巧了,你送人呢?”

  這幾日借著李妍的名頭,蔡不逑著實瀟灑了幾天,此刻見著李妍親切了許多。

  李妍恩了一聲,蔡不逑看著周子恒的背影道,“那是你義兄吧,下元節還有幾日未到,他這么早就回來了嗎?”

  李妍看了他一眼,眸光一動,“是我義兄,他向學院告了幾日假,來接我去嶺南。”

  聽她說要去嶺南,蔡不逑面上有些驚訝,“李小她當真要去嶺南,據說那里可是蠻荒之地,濕氣很重的。”

  “不逑公子,你也說是據說。”

  李妍莞爾一笑,“傳言往往不可盡興,我兄長就在嶺南,嶺南這數十年在趙刺史治理之下,早不可同日而語,從天下學子皆競相奔赴嶺南可見一般,正好下元節嶺南要舉辦神賽會,所以我打算跟著兄長過去湊個熱鬧,親眼過去看看,也好眼見為實。”

  蔡不逑眼神里明顯流露出了興趣,他嘿嘿一笑,“李小姐,帶帶我唄。”

  蔡不逑和寧遠幾個差不多,青春正茂,正是喜愛游玩的年歲,哪里經得起李妍這般游說。

  “你若想跟著我們也不是不行,明日趕在破曉之前,到藥香堂集中,過時不候。”

  “好說,那我們一言為定。”和李妍約定好,蔡不逑笑呵呵地走了。

  金桔看著小姐一臉壞笑,不由對蔡不逑心生同情。

  這少年興沖沖的,怕是不知已經入了小姐的圈套,她看小姐是看中了他那猶如金算盤的腦子,打算將他納為己用,不然哪會有這么好心帶他。

  這些人你說,明明腦子那么聰明,怎么在小姐面前這么容易犯蠢呢。

  蔡不逑一走,李妍帶著小丫頭又去花房把明日要帶去嶺南的鮮花歸整了一遍。

  物以稀為貴,所以一些名貴的鮮花,李妍并不打算多帶,像她培育的黑金系列,如黑玫瑰,黑牡丹、黑色鳶尾花她只打算各帶上一盆,這些花初步定在萬兩白銀。

  再帶上幾盆定位在六千兩瓣蓮蘭和八千兩的碧玉蘭,其余的除了要帶給驪山書院學子的鮮花外,李妍只打算再帶一些尋常品種的墨蘭,這重頭戲她花在了圣蓮花上,她定位在八千兩黃金,這個價格說頗有些嚇人了,都堪比那百年的野參。

  到時能不能成交,李妍也并不在意,她拿出這盆圣蓮花去,不過也只是為了鎮場子,博眼球,第一次出門做生意,怎么樣也得將那些官太太震撼住了,這第一回生意做好了,之后的生意便是水道渠成,上趕著的買賣那不叫買賣。

  她要做的買賣,自來不是她求人家,而是人家主動求買。

  好花配好器,李妍給這些花配的容器也是價值凡幾,只要有人識貨,一眼看能看出其中的價值。

  將明日要帶的花和養料和小丫頭兩個準備齊全后,李妍叫金桔支會小七一聲,明日出發的時辰,自己拿著便宜哥哥給的藥水進藥房做配比去了。

  為了此次嶺南之行,李妍之前做足了準備,不僅做了防蟲防蚊的香囊和香枕,預防瘴氣的藥水她也試著做了一下,眼下正好和便宜哥哥給的藥水做一下對比,看這些巫醫是真有名材實料,還是打著幌子騙人。

  便宜哥哥花了幾百兩銀子買來的,可不能讓人坑了。

  第二日天光未亮,藥香堂里便熱鬧起來,李妍叫小丫頭提前約好的三輛馬車到了,李妍和小伙伴幾個在搬運鮮花時,周夫人也過來了,周夫人怕外面的馬車義女坐的不舒服,特意將家里的馬車叫車夫駛了過來,馬車里吃的喝的用的一用特別也給她準備的妥妥當當。

  同周夫人一起過來的還是周子恒和寧遠,周夫人到得藥香堂,剛下馬車,就看見李妍端著花盆出來。

  周夫人見了一臉心疼,“哎呀,我的妍兒,你一個女孩子怎么能干這些粗活,趕緊住手。”

  她忙急急上前,一把奪下義女手中的花盆,遞給身后的傻兒子。

  又拉過她的手,用帕子給她細細擦了手上沾染的泥土,皺眉道,“好好的一雙嫩手,沒得變粗了,這么多人呢,哪里輪得上你來干,周子恒,還愣著干什么。”

  周夫人回頭看兩根呆毛在晨風中亂飛的兒子,不由氣道,“還不快幫你妹妹把花搬上馬車去,都不知道憐惜你妹妹,我生你這個兒子有何用。”

  “我錯了,我錯了。”

  周子恒被周夫人一通罵反應過來了,認錯很積極,忙捧著盆栽,拔腿往馬車邊走去,寧遠將折扇往后肩的衣裳上一插,也跟了過去。

  李妍看著晨光中周夫人怒氣橫生的臉,以及風中奔跑的少年,一時思緒萬千,眼角竟有些潮濕。

  前世她盼也盼不來親情,這一世有幸讓她擁有,這種被人關愛的感覺。

  真好啊!

  她再也不想放手。

  李妍眨了眨眼笑了。

  耳邊又傳來周夫人的絮叨聲,“你隨我一同進屋,把衣裳換一換。“

  周夫人打量少女她身上的道袍,一臉的不贊同,“上回不是說好了,和你哥哥去嶺南時,就把這道袍給換了,你若實在喜歡,到時回來再換上便是。我女兒難得出門趟,總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然你哥哥的同窗要是見你素衣道袍,沒得以為我這個做母親得不疼你呢。”

  李妍低笑道,“義母,哪有你說得那么夸張。”

  周夫人白了她一眼,“那你只管說你聽不聽?”

  “聽,聽,我聽義母的便是。”

  李妍挽住周夫人的胳膊,一臉乖順,把周夫人又哄笑了。

  “金桔你也過來。”

  周夫人又喊小丫頭,“記住,以后這些粗活累活臟活,都讓那些男孩子干去,你們兩個女孩子只管開口吩咐便好,即日起我定下這規矩,他們若管不聽,你來和我來說,我來管教他們,看看他們是不是皮癢,等著找抽。”

  金桔笑著應是,女孩子們跟著周夫人進了屋,少年們被周夫人訓話也不生氣,老老實實從花房里往外搬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