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04章 禮多不嫌
  這主仆兩個鬼精著呢。

  為了取信小丫頭,小七抬起笑臉,舔著臉,“真的,金桔姐姐,我不騙你。”

  金桔看著他呵呵噠,“最好如此。”她諒他也沒這個膽。

  小七打破沙鍋問到底,“金桔姐姐,那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和我說了,李小姐到底和誰議了親?”

  金桔才不會這么輕易就說給他聽。

  小七空然間福至心靈,恍然道,“你對鎮國公府的門第有意見,該不是與李小姐結親的人家家世不錯。”

  金桔心道算你聰明,小七也從小丫頭的神色當中推測到了結果,“那你也不該拿鎮國公府和其它世家相提并論。”

  “有什么不能相提并論的,反正都是一個德性。”

  金桔不以為然,“反正那些家里人口復雜,什么大爺,二爺,三爺,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大小姐,二小姐,小少爺,三大姑,八大媽的大家庭,小姐統統不會嫁。”

  “想想要應付這么多人我都頭疼,小姐這么好的條件,還不如找那些家世清白,人口又相對簡單點的,這日子過起來才舒心呢。

  好了,小丫頭說的公子全中了。

  人口多還復雜,說的不就是鎮國公府嗎?

  金桔興沖沖來找小七,眼下一聽小神仙的家世,所有興致都敗了。

  唉,想給小姐尋一個般配的親事可真難。

  金桔灰突突地走了,小七也蔫兒八嘰地回了屋子。

  姚十三看看屋外,又看看小七,自覺地避開了。

  小七神色如此難看,他這時若再湊上去,保不準被他一頓揍。

  姚十三出屋避風頭去了,小七低頭看著信封,苦著一張臉,老老實實地拿書信紙準備給公子寫信,一支筆握在手上小半個時辰都未落下一個字。

  小七煩燥地抓抓頭發,李小姐定過親的事怎么跟公子說才好呢?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他連這個人是誰都沒弄清楚,他如何和公子說。

  還好金桔拿了李小姐的信給他,這次不如先搪塞下公子,小七一臉糾結之下,硬湊了幾百字塞了信封,急匆匆趕往郵驛站寄信。

  李妍從周府回來后,一頭扎進了花房里,算算日子,便宜哥哥也是時候起程了。她回藥香堂之前,正好周子恒最近寄來的信也到了周府。

  便宜哥哥來信中居然還夾了一張買花的清單,李妍看后不禁莞爾。

  趕情周子恒回了驪山書院,心思都花在這上頭了。

  按他提供的清單金額,這零零總總的加起來也有好幾萬銀兩,對于驪山書院還要依靠父母才能養活的學子們講,這一單絕對是大生意了。

  所以說,嶺南的學子們有錢啊,學子們有錢,說明什么?

  說明嶺南并非如傳言中那么貧瘠,甚至還很富裕。

  前世三皇子不就是盯著這塊肉么,肖想了好多年。

  只不過嶺南夾介于山海之間,有高大的五嶺,浩渺的南海,以及其他山脈,嚴重地妨礙了嶺南與外界的聯系,嶺南易守難攻,交通不便。

  在趙淵升任嶺南刺史后,又充分利用分利用了嶺南襟山帶海,封閉半封閉的特點,構筑了一道由蒲葵關,中經橫蒲關、仁化城口、樂昌趙佗城、連縣三關、桂嶺秦關,西至越城嚴關,長約萬里的堅固防線。

  上京與嶺南又相隔了千里,三皇子實在鞭長莫及,最后不得不就此放棄。

  前世在她死前,三皇子弒父奪位,藩王發動戰亂。

  上京城水生火熱,只有趙淵治下的嶺南,遠離朝廷,一直現世安穩。

  而李妍此番嶺南之行,除了想看看神賽會熱鬧的場面,就是去會會這位”土皇帝趙淵。

  這十多年嶺南在趙刺史治理之下,隱有欣欣而榮之態。

  在與三皇子交鋒下,趙淵又能不落下風,如此人物,讓李妍不由心生好奇。

  這廂李妍在花房準備花草,驪山書院那邊山主長今日公布了一則好消息。

  書院學子晉級的規則在下元節后,將要做重大調節。

  取消的原先三考一過的嚴苛條件,如今只要班中前三甲,三人均可向上晉升一級。

  消息一出來,在學生當中掀起了軒然大波,學子們磨拳擦掌,振奮不已,學習的熱情達到了前所未所的高漲。

  周子恒怕在的乙班也是如此,課間,平時鬧哄哄的場面不見了,取消代之是朗朗的讀書聲。

  寧遠娃娃臉一皺,都有些不習慣了。

  他轉過頭對后座的周子恒和趙嶼道,“恭喜你們了,新規定一出,年前你們倆就可以雙雙進甲班了,可憐我啊,孤伶伶一個要被你們拋下了。”

  為了與周子恒交好,趙嶼背后找了教習,借著給周子恒補功課,這兩日和周子恒坐了同桌,正好寧遠也在前座,三個人聚成了一團。

  校舍也搬到了同一間,如今周子恒學業上突飛猛進,穩穩在占據了前二甲的位置,寧遠一人遙遙落后,心里免不了失落。

  趙嶼見此,拍拍他的肩,“眼下離年終大考還有兩個月的時間,你瞧念卿兄短短二周的時間,都能進步如此,你的底子也不壞,這段時間奮發一下,要進前三也不是不行。”

  周子恒也安慰他,“由我和趙嶼呢,不懂的你就問,閑時我們再幫你補補課,爭取大考時,我們三人一同晉級。”

  被兩個好友一頓安慰,寧遠一掃頹然,伸拳與他們相擊,“好兄弟,夠義氣。那此事就全拜托你們二位了。”

  兩人不約而同點頭,趙嶼又道,“此次與念卿兄同去和郡,回來后你也該好好收收心,我們只能從旁相助,最終考試的是你,還是要你自己努力才行。”

  寧遠保證道,“放心吧,接妹妹來嶺南游玩一圈后,我肯定用功,不然的話,你們手中備好小皮鞭,我若是偷懶,你們倆就拿皮鞭抽我,若是找不著皮鞭,用校舍的蠟燭滴我手心也成,我任憑你們兩個推磨,絕不怨言,行不?”

  周子恒和趙嶼兩個皆是一笑,周子恒歪頭看他,打趣道,“寧遠啊寧遠,聽你說言,我怎么覺得你隱藏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癖好呢?你不會就是傳言中的受虐狂吧,小皮鞭越抽你越興奮是不?”

  趙嶼笑著附和,“我看也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