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01章 討畫
  如今看著滿柜子的新衣裳,李妍不由頭疼。

  這么多花花綠綠,顏色鮮亮的新衣,她何時才穿得完。

  與李妍的苦惱不同,周夫人可樂呵了,讓義女一件件試給她看。

  只覺得無論哪一件衣裳穿在義女身上都好看。

  李妍苦惱衣服做的太多,周夫人卻在想衣服做得還是少了,她笑嘻嘻地道,“過了秋,天氣漸漸轉涼了,當時就應該再多做幾件大氅和披風。”

  李妍瞧周夫人話中的意思,還嫌做的太少,不由道,“義母,你可饒了我吧。”

  李妍連連哀求,“這么多衣服,天天換著穿,一年也換不完。”

  漂亮衣服哪個女孩子都喜歡,李妍也不例外,多了就有些苦惱,上京后她的道袍還是要穿的。

  周夫人輕點她的額頭,笑道,“你這孩子,別家的小姐求著自己母親,巴不得多做幾件漂亮衣裳,你倒好,這才幾件衣裳,你就嫌多了,哪有女孩子像你這樣。”

  “像你這個年紀就該穿得花枝招展的,這回去嶺南,可別穿道袍了,不然子恒的同窗見了,還以為我們家出了個修仙的小仙女。”

  李妍挽著她的胳膊,眨眼,“義母,難道你不覺得我就是小仙女嗎?”

  “是,是,是,你就是護佑我們和郡的小仙女。”

  李妍聽后咯咯直笑。

  母女倆人個正說話間,金桔過來稟告,說是李四有事來了藥鋪。

  周夫人留在屋子里給她整理試過的衣服,李妍隨小丫頭去前頭藥香堂見人。

  從李四口中得知孫福林的結局,李妍壓抑不住嘴角的笑意。

  “李小姐果真料事如神。”

  自孫福林入獄后,李妍就預料到了有這么一天。

  孫福林疫癥的藥用的斷斷續續,皆是李妍暗中授意,哪怕京中未曾派人絞殺孫福林,以孫福林如今的身體狀況也斷然活不到京城。

  李妍斷了孫福林的后路,既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顧玄,前世鎮國公府的滅亡,三皇子絕對是最大的原兇,只是顧玄不得而知罷了。

  李妍垂下眼眸,烏黑的眸子里平靜如水,這一切才剛開始呢。

  失了一個馬前卒,不會讓三皇子痛,只會讓他為此憤怒而已,相對他和李明珠給她帶來的傷害,這又算得了什么。

  李四將消息傳達后,就離開了。

  周夫人幫她理好衣物也回了周府。

  李妍去小書房給顧玄寫了封信,一是感謝他那一萬兩銀票,二是將孫福林已死的消息告知顧玄。

  寫好信,將信紙封了,李妍將信交給小丫頭,讓她交給小七,讓小七一并將信寄出。

  小丫頭拿著信歡天喜地去找小七去了,李妍自己則去大悲寺找懸空老和尚去了。

  清晨時,小春讓吉兒捎來了口信,蔡大學士已經應下在慈安堂任客席的事。

  李妍少不了也要叫上懸空老和尚,給慈安堂打打知名度。

  這幾日,她又制了幾粒上好的藥丸,想必老和尚也不會拒絕。

  李妍到了大悲寺,當即有小和尚通知到懸空老和尚那里。

  老和尚在寺廟茶堂燒水煮茶,熱情地招待了他,水用的是青泉,茶也是上好的茶葉。

  老和尚笑瞇瞇地道,“你來的巧,有知客從嶺南過來,送了我一斤方山露芽,口味甚佳。”

  老和尚親手給她倒了一杯,自己又倒上一杯后,舉杯嗅了嗅,輕輕啜了口,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老和尚愛喝茶,李妍見怪不怪。

  “今日怎么有空親自過來了?”

  上回百年的野參和靈芝,小姑娘都只是遣了兩個少年人過來。

  這回親自登門,怕不是有什么要事。

  小姑娘自來無事不登三寶殿。

  李妍笑嘻嘻地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藥盒遞過去,“這不是怕你這里斷藥,親自給您送藥來了。”

  “這么好?”

  老和尚一見藥盒,眼神立馬亮了,放下茶盅,雙手捧過藥盒。

  一掀蓋子,一股藥香味立時飄了出來。

  老和尚幫把藥盒蓋上,鄭重其事的放好,笑得跟彌勒佛似的。

  “之前送你的那幅《松下悟禪圖》總算是沒有白給。”

  畫是老和尚收到百年人參后,托小七帶來的,李妍用一根百年的參換老和尚一副墨寶不虧。

  包括蔡大學士那里的蘭花圖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她與老和尚素來以物易物,蔡大學士那里到底有些不同,畢竟不算是交易。

  李妍見老和尚高興,順勢道,“若是能再得您一幅《觀自在菩薩寶像》便更好了。”

  “你能再貪心點嗎?”

  老和尚瞪了她一眼,“我連達摩祖師的《松下悟禪圖》都給你畫了,你竟還想要《觀自在菩薩寶像》,一副達摩祖師的畫像給你鎮宅尚且不夠?小姑娘,做人不能太貪心了。”

  少女抿了口他倒的方山雪芽,一臉怡然自得,“老和尚,我覺得你說得很對,做人是不能太貪心,以后這藥你還是少向我拿為妙。為了配你的藥,我接連爆肝了三晚,雖說我年幼,但也不能這么勞心勞累,我看這藥也得停停了。”

  “可別,藥不能停。”老和尚立馬開口阻止。

  “和你說笑呢。”

  “我看你是早就盯上我這兩幅畫了吧。”

  老和尚拿她沒撤服軟,“被你盯上的東西,我也留不住,想要就給你吧!不過,這藥你得給我多配幾顆。“

  “你當我這種白菜呢,這么容易?”李妍撇撇嘴。

  老和尚嘿嘿一笑,近乎討好地哄著少女,”知道不容易,那你說,要怎樣才行?”

  “等我得空再給你制幾顆吧。”李妍沒把話說死。

  近日里李妍又要培植人參,不日還要前去嶺南,也實在沒時間。

  老和尚幽幽道,“你只要不騙我就好。”

  被抓著命脈,老和尚沒有辦法。

  “我騙誰,還能騙老和尚你,咱們多久的交情了。”

  老和尚心道,這半年的交情都不到,這交情算久嗎。

  李妍也不與他磨嘰,正兒入經地切入正題,“不知老和尚可有聽說,和郡縣在創辦慈安堂的事兒?”

  老和尚這里香火鼎盛,人來人往,消息四通八達,早在周畢發布公告之時,老和尚就聽聞了風聲。

  眼下,見李妍提起,點點頭,“略有耳聞,你此次前來就是為了慈安堂的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