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98章 詢問
  顧玄沒走兩步,突地回頭,看向妹妹,柔聲問道,“淳兒,可要和妹妹們一起。”

  兩個小丫頭也跑過去,去拉顧淳,“大姐姐,一起去吧。你也沒去過竹園吧,今日我們跟二哥哥一起去開開眼。”

  顧淳小鹿般的眼睛看看二哥,又怯怯看了眼木然不動的母親,搖了搖頭。

  兩個女孩子眼中流露失望之色,到底沒有強求。

  顧玄淡淡一笑,帶著兩個女孩子出了屋子。

  等人走遠了,老夫人看著大夫人嘆了口氣,“既然孩子樂意,你就該讓她們兄妹兩個親近親近,你這樣子,之后孩子們的關系怎么會好?”

  “不是我說你,剛剛那樣的場合,你就不該落玄兒的臉面。”

  大夫人聽懂了老夫人話中的意思,可她就是一語不發,兩個妯娌對視一眼,各自找了個借口向老夫人告辭,大房母子的渾水她們不想淌進去。

  二夫人和三夫人走后,大夫人也領著顧淳出了仙鶴居。

  顧淳自出了屋子后就悶悶不樂,一直低頭沉默,大夫人摸了摸她烏黑的秀發,柔聲道,“不是母親不讓你去,你和你二妹她們不一樣。”

  顧淳聞言頭垂的更低了,大夫人語氣越發輕柔,“聽說這幾日青云書鋪新出了幾本話本兒,等下你陪母親一起用早膳,等用完早膳后,母親陪你去街上逛逛,再去青云書鋪淘幾本話本兒,可好。”

  顧淳還是不吭聲,大夫人也不意外,孩子小時候被拐子拐后,死里逃生后,就得了自閉癥,很少開口說話,今日她難得提了興致,可......

  大夫人眸光一暗,吩咐身邊的嬤嬤,“去備車,一會我帶淳兒出門。”

  嬤嬤領命退下,大夫人帶著女兒去了自己屋子。

  御書房,明德帝目光投向桌案上那堆留中的折子,皺了皺眉。

  做皇帝辛苦啊,想要清閑片刻也不行,總有那做不完的事,批不完的折子在等著他。

  若不思進取,言官的唇槍舌劍就在那就等著他了,不想被口誅筆伐,只能做一個勤奮的皇帝。

  所以說做皇帝難,想要做一個好皇帝更難。

  “哎。”

  立志要做一個清明的君主的明德帝嘆了口氣,他勉強自己提起精神,從小山一樣的折子當中抽了一本出來。

  皇帝身后的曹公公見此,當即叫人奉了一杯提神醒目的清茶上來。

  明德帝啜了一口,放在一旁,翻開折子。

  折子是張簡這老兒遞了,也不過也就放了半月,老頭兒就來催了二三次。

  這些個言官,整日里沒事干,屁點的事他都能磨你好幾天。

  做為皇帝最最得罪不起就是這些尋常無的放矢的言官了。

  誰叫這些老頭兒權力大,連他這個皇帝也能批評呢。

  難得張簡老兒這次遞的折子,既沒有辱罵彈劾哪個朝官,也沒有要意指他哪里做的不當的地方,明德帝臉上不由好看了幾分。

  他盯著手上的折子沉默片刻,吩咐身后的老太監,“你去傳喚趙良。”

  曹公公應聲退下,明德帝把手中折子往邊上一話,繼續干活。

  此時的趙良看著手中的請貼正犯頭疼,顧玄接連二次給他下貼,這讓他如料未及,心中也隱隱不安。

  自那回明德帝叫他過去后,他一直避免和二公子見面,可眼下二公子又下了貼子,他若再置之不理,便是他不識抬舉了。

  若說顧玄一個白丁,趙良身為三品大將倒也不用懼他。

  可老國公極其器重二公子,大老爺也將二公子當眼珠子護著,可以說整個鎮國公府,沒人能越過二公子去,哪怕他在皇帝面前有些臉面,可在鎮國公府面前脆弱得一堪一擊。

  他這邊犯難,遲遲下不了決斷,那頭曹公公領了個小太監親自登門了。

  這下不用趙良多想,立馬拋下貼子,和曹公公進了宮,進宮門口前,趙良塞了張銀票到曹公公手上,曹公公看了他一眼,笑笑收下了,“趙將軍,想問什么只管開口?”

  趙良抱拳低聲道,“還望公公給趙某透露一二,此次陛下急急宣我入宮,是何要事?”

  曹公公笑道,“趙將軍安心,陛下看著心情不錯,應該只是公務上向將軍詢問一二。”

  聽聞皇帝心情好,趙良松了口氣。

  可這口氣松的委實過于早了些,趙良一踏進御書房的門,明德帝一句話拋過來,趙良臉色立馬變了。

  明德帝拿起右手邊一道折子,緩緩道,”將愛卿叫過來,是要問問愛卿的意見。當日愛卿去和郡時,曾與當地縣令打過交道,你覺得這和郡縣令如何啊?”

  明德帝語氣不輕不重,可此話在趙良心中就跟壓了塊重石。

  當是在和郡縣時二公子便是通過他解了周畢燃眉之急,在明德帝面前他隱瞞了此事,現如今皇帝提到周畢,不知是何用意?

  他腦海里念頭飛速轉過,面對明德帝的詢問,不敢耽擱抱拳道,“稟陛下,和郡縣縣令為官清廉,做事公允,剛正不阿。當日孫福林霉米一事,全靠他當時冷靜果斷,才未引起民亂,臣以為他當得上一個好官。”

  聽他說完,明德帝眼中有了笑意,“張簡老兒上折舉薦此人,你們二人想法倒是一致,如此看來,這周畢當得一用。”

  趙良暗中呼出一口道,心道好險,總算過了這一關。

  聊完了公事,明德帝將折子一放,瞇了瞇眼睛,片刻后復又看了他一眼,隨意道,“聽人說,顧二給你下貼子了?“

  趙良還未完全放松的肌肉瞬間又崩緊了,頭上又冒出了冷汗,只覺得明德帝話中有話。

  在明德帝緊迫逼人的目光下,他低頭道,“二公子日前是給臣下了貼子,臣正在思慮要怎么回絕二公子。”

  明德帝站了起來,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笑道,“顧二好好的給你下貼子,你為何要回絕?”

  趙良心道,我不是被您嚇的嘛,上一回為二公子美言兩句,您就發那么大火。

  眼下你問我為何,叫我如何回答。

  帝皇權術當真可怕,趙良自認摸不透皇帝的心思。

  明德帝見他神色緊崩,又笑了,“不用那么緊張,朕又不會吃人,既然顧二邀請你,你就大大方方的去。他一介白衣,朕還能懷疑你們有朋黨的嫌疑不成?”

  趙良沉默不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