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89 擋箭牌
  李妍笑著將畫卷攤開,墨蘭俏立姿態躍然紙上,李妍心里直樂。

  蔡大學士致仕后,很少作畫,坊間也難尋其真跡,這一紙畫卷,千金難求。

  蔡大學士畫的又是墨蘭,對她之后的安排大有用處。

  小七見她歡喜,心中高興,“畫是老師當日新手所作,整整花了一日的功夫,等墨干了,墨味褪去,這才將畫卷收起來,讓我送來。”

  李妍小心將畫卷收好,語氣輕快,“你老師有心了,你回去也代我道聲謝。”

  孩子回來,李妍少不得又要對他進行一番考較,引得秦小春連番抱怨,“阿姐,我難得回來,就不能免了我這一回。”

  難怕孩子再優秀,沐休日也不想提及到任何有關于學習上的事。

  “你說呢?”李妍揚眉看著他。

  “好吧,你是阿姐,你想怎么就怎么吧。”

  李妍在學業上自來嚴厲,小春雖無奈,也不得不認真對待接下來的提問。

  好在,金桔叫了阿婆過來。

  李妍看他一應問題對答如流,隨意出了三題,就饒過了他。

  阿婆難得見小春一面,李妍就把空間留了祖孫兩個。

  自己則去藥房查看小七和十三的辨藥進度了。

  藥香堂藥房里擺了上千種藥材,姚十三和小七被李妍拉進藥房也有三四日了,目前勉強識得其中的一二。

  李妍進去時,兩個人一邊識草藥,一邊和手中的藥書比對,全神投入,都沒發現她進來。

  李妍咳了一聲,二人的目光從她身邊掠過,又埋頭認真比對強記。

  李妍抿唇問,“今日認得如何了?”

  小七,“記得有七八十種了吧。”

  姚十三,“我認得慢點,今日勉強記住和辨識出三十種草藥名。”

  李妍點頭,小七來藥香堂時間比姚十三久。

  姚十三才來幾日,如今一個時辰不到就能熟記三十味草藥,已經很不錯了。

  “都很不錯。”

  李妍夸贊二人,”如此下去,你們兩個不出一月就能將這些草藥辨熟,到時若是出門也不算辱沒藥香堂的名聲,不然若是連一味中藥都認不出來,白白丟我的臉。“

  李妍當初就是用這番話騙得兩人入坑。

  目的就是為了以后讓他們二人陪她一起出門采集奇花異草,搜尋天材地寶做準備。

  他也不指望二人能學得有多深,能識得基本的藥材,懂點基本藥理就成。

  “一個時辰到了結束,到時小七你守著十三藥浴。”

  李妍配合小七打通十三任督二脈做藥浴,藥效上來時,全身經脈舒張,藥浴中人會產生灼熱的劇痛感,這種劇痛極易引起血液逆流,輕則前功盡棄,重則立時喪命。

  十三藥浴過后,李妍也會再配合給他行針,加速藥效,這樣七天的藥浴時間,則可縮短三天。

  今日,也是姚十三藥浴最后一日,至關重要。

  李妍交代完兩人,出了藥房。

  小春和阿婆也聊得差不多了。

  臨走前小春問她,“阿姐,我來時的路上,聽不少人提到你和周夫人要辦慈安堂,今日還招了不少教習,有這回事嗎?”

  孩子不會無緣無故問話,李妍笑瞇瞇地看著他,“是有這回事,怎么你有想法?”

  小春靜默片刻,道,“我是在想,老師聽聞此事后,會有何反應?”

  李妍笑著呶呶嘴,示意他接著說。

  小春眸光微動,“我是想游說老師來慈安堂做客卿,姐姐覺得如何?”

  “你能說服蔡大學士來做客卿,對慈安堂來說當然是件大好事,不過還是要看蔡大學士的意思,不得勉強。”

  以李妍目前的名望來說,在和郡一手創立慈安堂并不難,想給孩子招教習也不難。

  可有蔡大學士的加入就不同了。

  蔡大學士學富五車,名滿天下。

  慈安堂的名字也會隨蔡大學之名傳遍大業的各個角落,到時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慈安堂,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會想要加入到慈安堂來。

  這便是名人所會產生的效應。

  李妍早打算慈安堂建好后,請蔡大學士和老和尚閑時來走走場。

  難得可貴的是,小春小小年紀,便能想到這點。

  李妍目光柔柔地看著孩子,嘴角笑意難掩。

  小春眼里光芒閃耀,“阿姐覺得好,那我回去立馬和老師說。”

  “路上注意安全。”

  “阿姐,放心。”小春回頭和阿婆說了聲。

  在阿婆殷切的目光下,笑著和她們揮手作別,飛快地回去了。

  話說蔡不逑出了藥香堂大門不久,都沒和張元攀談上,就被家里的奴仆叫回府了。

  家里六十歲的祖父拄著拐仗坐在正堂門口等著他呢。

  見他進門,拐仗虎虎生風迎面而來,蔡不逑忙用金算盤一擋,

  跳腳逃躥,邊逃邊叫,“祖父,你何故發瘋打我?”

  “你還問我,你問問自己,去哪了?”

  到底年歲大那里,打了幾拐仗找不到人,自己倒先喘上了。

  “祖父,你又說下人們瞎說了不是,我那只是陪同,我可沒賭,不信,你可以去問李小姐。”

  蔡老祖皺皺眉,放下拐仗,“當真沒賭?”

  蔡不逑抬頭挺胸,“自然沒賭。”

  說著,又抱怨起來,“還不是你一直在家左一聲李小姐,右一聲李小姐的夸,我這不耳朵起繭了,聽說李小姐創辦的慈安堂在招人,這不去應聘了,不然您老又說我在家里浪費糧食。”

  蔡老祖早被李妍折服,每每在家中都要拿李妍做范本,教育子孫。

  一聽逆孫去慈安堂應聘了,也不再追究他真賭還是假賭,一心只專注逆孫是否被選上。

  蔡老祖目光炯炯地看著他,“應聘結果如何啊?別告訴我落選了。”

  蔡不逑金算盤一搖,笑道,“那還用說,我不逑出馬,豈會落選。”

  “那是選上了。”

  蔡老祖聽后雙眼放光,感嘆著贊他一句,“難得你長進了,既然選上了,以后好好跟著李小姐,做事勤快點,嘴巴閉緊點,別在李小姐面前油嘴滑舌,知道嗎?”

  蔡不逑上前,扶著還在喘氣的老祖坐下,裝得乖巧懂事,“我省得,老祖放心,我如今改過自新,一心向上了。”

  蔡老祖露出滿意的笑容。

  蔡不逑情知李妍這個擋劍箭好用,蔡老祖對小仙女的事感興趣。

  蔡不逑將當日發生的事與老祖細細說來,蔡老祖又對李妍夸贊了一通,再次囑咐蔡不逑,“好好跟著李小姐學吧,皮崩緊點,別給我丟人。”

  蔡不逑連聲道好,“老祖,那好友約我喝茶呢?”

  蔡老祖朝他揮揮手,“去吧,去吧。之后不要耽誤李小姐的事就行。”這是給他放了通行證了。

  “老祖放心,絕不誤事。”

  蔡不逑嘴角一勾,折扇一搖,一臉輕快出府門瀟灑去了,自覺找到了李妍這張金字招牌,以后若想出去吃喝玩樂都不用發愁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