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87章 見不得光了
  見把人哄住了,李妍催促他們趕快去用膳,“過了飯點,這飯再吃就不香了。”

  周夫人問她,“那你呢,你不吃?”

  “我和張元約好了等下在藥香堂給他看腿。”

  李妍道,“方才在福來客棧我也吃得差不多了,義母您和義父兩個人難得在外聚散,你倆多吃點唄。”

  “那你快去吧,別讓人久等了。”

  李妍笑著和夫婦倆揮手,腳步輕快出了衙門。

  周畢站起來伸手一指周夫人,“你呀,就縱著她吧。”

  周夫人昂首挺胸,“我高興,我樂意,怎么著!自己的女兒就該被這樣嬌縱著。”

  她家妍兒,都給自己解釋了,還要怎么著。

  “我不跟你吵。”周畢去握周夫人的手,“走,吃飯去,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這幾日下田勞作,回來呼呼大睡。

  好久都沒握夫人柔柔的小手了,甚是懷念啊。

  “走路就走路,握什么手。”周夫人可記仇了,拂開他伸過來的手。

  周畢嘻嘻笑一聲,又握住了周夫人的手,“夫人,夫妻同心,不能老吵嘴,咱們握手言和嘛。”

  周夫人嗔了他一眼,“誰跟你吵嘴了,自作多情。”

  夫婦倆個一邊往衙門口走,一邊敘話。

  周夫人問周畢,“王富貴的事,你準備怎么安排?”

  周畢沉思片刻,說道,“先看看吧,等見了張元,一切妥當之后,再問問富貴的意思。”

  周夫人說道,“富貴那里我來問,問題不大,你還是盡快去見張元。”

  周畢情知小祖宗不會目的放矢,微笑點頭,“等下吃飯時,你給我講講張元唄,他那自薦書上都寫了些什么?家在何處?我也不能一無所知就直沖上前,這事還是慢慢來。”

  周夫人回道,“你也不用等了,自薦書就放在李四那里。”

  兩個人還沒邁出縣衙大門,當即叫了個衙役,從李四那里取來了自薦書,周畢當場看罷后,深吸一口氣,交代衙役,“你叫李捕頭親自去柳州一趟,查一下此人。”

  衙役領命而去,周畢這才和夫人一起去附近酒樓用飯。

  李妍回香藥堂時,張元他們還沒到,阿婆見她一個人回來,還以為她沒用飯,問她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再吃點。

  李妍出來前交代過阿婆,中午不回家用膳,這會阿婆她們已經吃過了。

  李妍在前院沒看見金桔,就問阿婆,“阿婆,金桔呢?是不是還在屋子里寫東西。”

  阿婆朝內瞧了眼,悄聲和她說,“這丫頭,這幾日除了吃飯,睡覺之外,都關在屋子里頭,也不知在寫些什么,還叫我不要告訴你。”

  阿婆臉上滿是憂心,“這沒日沒夜的,也不怕小小年紀熬壞了身體。我勸說無用,我看她怕你,你再勸她幾句。”

  李妍朝她笑笑,“阿婆,她寫書呢,我知道的,你別擔心,我說她兩句,過了這一陣就好了。你去午休吧,也別累著了。”

  “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

  這主仆兩個,做起事來,一個比一個拚。

  “我省得。”

  阿婆叮囑她一句,就進屋了。

  李妍進屋看了一眼,小丫頭坐在窗前,嘴里咬著支筆,正沉思著什么,并未發現屋里多了一人。

  寫書之人最煩思緒被人打亂,李妍見此,也就不去打擾小丫頭,又消無聲息地退了出去。

  剛走到院子里,外頭傳來一陣響動,李妍猜想該是小七他們回來了。

  過去一見,果然,四個人一個不少,鬧哄哄進來了。

  李妍忙上前將人迎了進來,后頭金桔思緒混亂,聽到有動靜。

  停了手中之筆,見有客人上門,忙過來倒茶添水。

  小七和姚十三將人領進門后,李妍安排他們去藥房辨草藥了。

  自打姚十三和小七在綠蘿山萬丈崖,助她覓得那么多天靈地寶。

  回來后她便下意識帶著倆人識草藥,辨草藥。

  還一人給了他們各一本《中草藥圖冊》和《奇花異草集》集給他們翻閱,識記。

  每日晚膳后還會對兩人進行考驗,考得好有賞,考不好當罰。

  小七得了她的靈藥,對此興趣頗濃。

  姚十三興致雖沒小七那么濃烈,可在這兩日藥浴作用之下,也生了幾分興致來。

  如今一見她吩咐任務,兩個人和蔡不逑、張元抱了抱拳,就一頭就鉆進了藥房。

  藥房里整整三面大壁廚的草藥等等他們一一辨認,熟記呢。

  小七他們離開后,張元在此隨意望了幾眼,便視回了視線。

  李妍這家藥鋪比之別的藥鋪亮堂許多。

  柜面擦得都能照得出影子來了,可見主人家有多愛潔凈之人。

  由于是午膳時間,店里倒是無人上門,只有個老掌柜守在鋪子里。

  李妍邀請二人坐下。

  張元抿了口茶道,“李小姐一個人經營這樣一家藥鋪很辛苦吧。”

  “也還好,做生意嘛,沒有不辛苦的。”

  李妍淡然道,“何況這藥鋪平日里都有老掌柜照看著,小七和十三也時常幫忙,我自己反倒落了輕松。”

  蔡不逑對兩人話題興致不大,眼珠一掃,落在堂前的山水畫上。

  來了興致,自顧上前賞畫去了。

  李妍在他看畫之時,給張元查看腿上的傷勢,金桔搬了小凳子過來,給張元墊在腳上。

  李妍蹲下來,示意他卷褲腿,張元連連擺手,雙手牢牢護著大腿肚,“李小姐,使不得,褲腿不能卷起來。”

  “為何不能卷褲腿肚?”

  李妍皺眉,“先生,這樣做只是為了查看你的傷勢罷,你可不能諱疾忌醫。”

  他這大腿莫非還見不得光了?

  他一個女孩子都不在意了,他一個男的有何扭捏的。

  這些文士啊,還真的死要面子,做事一點不爽利。

  李妍眉一挑,說道,“先生,你若不打算動手,那只有我來幫你了。”

  張元見她真的打算動手,心一橫,咬一牙,閉著眼睛把褲腿往上一撩。

  隨著張元的動作,一大片因棍棒敲打形成的淤青頓時暴露在空氣之中。

  小丫頭呀的一聲,無心道,“這是得罪誰了,被打得哪此嚴重?”

  張元的臉騰的一下暴紅,被痛打落水狗,終于暴露徹底了。

  李妍抽了抽嘴角,看著他若有所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