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86章 舉薦
  “妍兒私以為像內務管事這樣的職務,招熟人更為妥當一些。”

  一則內務管事位置重要,經常需要與她們溝通,二則李妍考慮到以后她們要離開和郡,到時慈安堂肯定要是信任的人料理才放心。

  周夫人贊同地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管事事務雜而繁多,自己人用來更趁手些。”

  李妍問他們,“您二位身邊是否有合適的人選?”

  夫婦兩個默了默,府里的人一個蘿卜一個坑都挖好了,調出去一個坑里就缺了一個。

  且慈安堂的內務管事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要有一定才干,腦子也得靈活,畢竟還得和教刁匠人打交道。

  “親戚中呢?也沒有合適的人選嗎?”

  周夫人面色有些為難,“我娘家倒是有合適的人選,不過他們未必愿意過來。”

  周夫人娘家在揚州,揚州富甲天下,經濟繁榮,除非家中落魄,走投無路,不然也不會有人棄了揚州到和郡來屈就。

  周畢出身貧寒,族中也就供養出他一個讀書人,他那邊是指望不上了。

  李妍心中早有成算,眨眨眼提建議,“其實我覺得王富貴就不錯。”

  王富貴土生土長和郡人,跟著周畢也有好幾年了,關鍵這人頭腦靈活。

  不然以他師爺身份,也不能跟周畢一家攀上親。

  而且此人也算忠心,心腸不算太壞,膽雖不大,但做慈安堂的管事也夠了。

  夫婦兩個對視了一眼,周畢沉吟道,“王富貴倒也合適,可我身邊一時也離不了他。”

  李妍笑笑道,“義父,是怕王富貴進了慈安堂,身邊尋不到好幕僚?”

  不等周畢回應,李妍又是一笑,“義父,我幫您備色到一個才干兼備的謀士,不過還需您親自出馬,方能說服此人。”

  其實也不是王富貴有多好,周畢也不是離不得王富貴。

  確實是一士難求,他一個七品縣令,但凡有志之士,哪肯屈就。

  見義女向他舉薦,一又小豆眼立時閃閃發光,“是誰當得你這般夸耀?可與為父細說一二。”

  “此人母親方才也見過,就是前來復選的名叫張元的文士。”

  一聽李妍說張元,周畢夫婦兩個下意識看了對方一眼,和女兒一同去如意賭坊的不就叫張元嗎?

  周夫人知道的比周畢多一些,不禁有些疑惑,“這個張元不是自稱靠著一手騙術行走天下,此人真有大才?”

  慈安堂復試人選的登記表,周夫人仔細翻閱過的,張元的履歷如此清奇,她不想記住也難。

  周畢一聽騙術,腦殼開始疼了,深深看了義女一眼,“這真的靠譜?”

  要不是義女一直以來盡心竭力為他謀算,他都要懷疑她又挖了什么坑等著他跳呢。

  那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一下回來了。

  李妍一臉信誓旦旦,目光深深,“義父,你說,我什么時候不靠譜過?”

  周畢想說你什么靠譜過,你干的全是些劍走偏鋒、讓人肝膽欲裂之事。

  我哪回信你,哪回小心肝都承受了它不能承受之重。

  不過這話不能當小祖宗的面說,更不能當著夫人的面說。

  不然這兩個女人一準齊齊給她翻臉,他又有一頓排頭可吃。

  在母女兩個人面前,周畢早就沒人權了。

  他告誡自己,要想活得長久。

  在母女兩人在一起時,他的話越少越好。

  面對義女的質問,周畢識時務地道,“恩,你事事靠譜,我放心著呢。”

  李妍看著他睜眼說瞎話,揚眉道,“我自然事事靠譜。這不,方才不是帶著人去賭場了嗎?這不親眼驗證一下,怎知他說的是真是假?”

  聊到這里,周畢和周夫人恍然,合著說了這么久,在這等著她們呢。

  要不是李妍主動提起,他們都要忘了這一茬。

  這時不要說周畢了,就是周夫人在心中也對自己搖頭,果然見著義女,她腦子就有點轉不動了。

  周畢道,“所以,你是想和我們說,你去賭坊不是去賭錢,而是為了考校張元,將賭場當作了考場了?”

  李妍一臉坦然,說的是信誓旦旦,“我當然是為了考校張元,不然我是瘋了,才會去賭場。”

  周畢在心里小聲嘀咕,小祖宗,你可有點自知之明吧。

  你干瘋事也不是二三回了,他現在都想不出有什么事是她干不出來的。

  畢竟連名聲都不顧了,還有什么事是放不開的呢。

  面對周畢滿顯不信的眼神,李妍又道,“義父,我說的都是真話,我還告誡那些賭徒了,小賭怡情,大賭傷身,讓他們及時收手,踏踏實實干活。當時在場很多人都聽見了,義父若是不信,派人去賭場一問便知。”

  周畢,我代那些賭徒謝謝你羅。

  周畢睜大一雙豆眼看著她,“那你押那一千兩銀子呢?也是為了考驗張元,還有小七押那一百兩,姚十三押那二十兩呢?都是為了考驗張元?”

  這問題就有些為難她了。

  李妍訕訕道,“這不是考驗張元的同時,順手給大家伙創造點福利。既然這事義父都知道了,也肯定知道我只玩了一把,就帶人走了。這不,現在他們人還在福來客棧呢?我就想著吹捧吹捧張元,將人先給你穩住了。”

  周畢心道我謝謝您羅,這么為我著想。

  周夫人對女兒的話深信不疑,冷冷看了周畢一眼,“我就說我家妍兒去賭場,肯定事出有因,你還不信,聽聽,都是為了你。”

  周畢,“......”

  這事發展到現在,居然還能怪到他頭上,他真的是無語極了。

  看小祖宗得意的小眼神。

  心中又默念了一句,慈母多敗母啊,你就縱著吧。

  周夫人最后對此事做了結論,“既然妍兒對此人如此推崇,你到時撥空去見見。”

  周夫人當著女兒的面告誡他,一點面子也不給他,“見著人時態度好一點,你是去求人,不是人家求你,不要冷著一張臉,沒得事兒不成,給你女兒丟臉。”

  周畢低著頭,一臉郁結,一雙豆眼失去了神彩。

  暗中拿小豆眼瞪她,李妍心中直樂呵。

  就喜歡看便宜老爹有理變無理,被義母訓的慫樣,哈哈。

  她這個義女果然是假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