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78章 美夢
  叫蔡哥的伸手指著哄笑的人群,紅著臉嚷嚷,“你們啊,你們,怎么非要把話說得這么白,就不能讓我多做會美夢!氣死個人,做個夢都不行!”

  “你們可知,我對許小姐是真心,對明小姐也是真情,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我可憐我啊。”

  蔡哥抬手遮面,鞠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淚水。

  “你做,你做。”

  他的話又引來一陣哄笑,“你繼續做夢,我們期待你美夢成真那一天!”

  叫蔡哥的年輕人抬手拭去并不存在的眼淚,揚揚下巴,“你們可別不信,今日我也是面試者中一員,說不定李小姐慧眼識珠,就選中我了呢,近水樓臺,這美夢也不是做不得。”

  叫蔡哥的年輕人胸前掛著一把金算盤,此時的眼神和金算盤一樣閃閃發著光。

  “哎呦,蔡哥,你可真夠心機的,三日前還感嘆著和孤兒搶飯碗,原來一早就報了名。”

  蔡不逑的名字排在名單的后面,他們一時沒留心到,這個心機男孩,還留這一手呢。

  蔡不逑卻不以為恥,反而有些以此為榮。

  洋洋得意地說道,“機會不得自己創造的么,我搶不了孩子們的飯碗,不得和別人搶一搶飯碗,不然要想見到小仙女,還得等到猴年馬月去。”

  “你嘴皮子一掀,里外都是你有理唄。”眾人哈哈笑,蔡不逑折扇一搖,也跟著笑。

  笑笑鬧鬧間,面試的時辰很快就到了。

  縣衙開了大門,然后圍觀的群眾就發現不少衙役從外頭奔來。

  有搬水泥的,有運木頭、火爐、鍋碗瓢盆之類的,甚到連算盤珠子,古琴之類也被衙役里送進了衙門里,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看的人目不暇接。

  甚至還有衙役接了兩個抱著啼哭的嬰兒女人進來,眾人頓時目瞪口呆,這是要作甚?

  不是掃教習嗎?

  這忙進忙出的。

  有人實在忍不住好奇,拉了個小衙役問,“衙役小哥,你們拿這些東西進縣衙有何用啊?”

  小衙役笑笑不語。

  在群眾再三追問之下,小衙役才神神秘秘地說,“過后,你們自會揭曉。”

  然后就沒有然后,說話的小衙役被同伴急急拉走了,深怕他多說一句就泄露了機秘。

  衙役這副神神叨叨樣子,越發引人好奇了,不少人聚在縣衙門口嗡嗡議論。

  蔡不逑見此情景,心中有了一番猜測,抿唇不語。

  人群中一個青年雅士若有所思,垂眸靜立。

  不少復試者也在暗中深思。

  既然是復試的日子,衙門里做這樣的安排,肯定藏有玄機。

  在眾人猜測間隙,那些差役東西搬得差不多了,李四走出來朝人群拍了拍手。

  圍觀百姓們立時安靜下來,蔡不逑更是神色一正。

  和守候在縣衙門口的面試者,靜靜等候通知。

  “閑雜人等速速避讓,復試一百名站到人前,隨我一起進縣衙。”李四揚聲。

  圍觀群眾立時四散開去,讓出通道,百名復試名走到人前,自覺排好了隊。

  這次面試者眾,公布的復選名單蔡不逑在眾人后面,原以為輪著他,至少還需等上半日。

  不想李小姐做事別具一格,直接將上次復試的一百人俱都叫進了衙門里。

  一百來人跟著李四一路惴惴不安,為自己的前程擔憂上了。

  蔡不逑倒是和李四攀談上了,“李捕頭,您和李小姐走得近,可有什么消息可以給我們透露一二的,在下等人實在有些緊張。”

  李四笑笑道,“李小姐又不是兇神猛獸,你們不必過于擔憂,要想入選,拿出你們看家本事來就行了。”

  蔡不逑折扇一搖,一臉誠懇,“任何看家本事,在李小姐面前都是不夠看的,能得見李小姐一面已是萬幸,就是怕我等無意冒犯到李小姐。”

  李四嘴角露出笑意,“李小姐待人寬厚,你們不用多慮,好好應對就行。”

  在場匠人聽后,寬心不少。

  李四將人領進了偏廳,片刻后,腳步聲傳來。

  眾人抬頭,頓覺眼前一亮,心中不由贊嘆,這就是傳說中的小仙女吧。

  當頭露臉的少女穿了件道袍,明眸皓齒,巧笑嫣然。

  生得一副神仙見了都要贊嘆的好相貌。

  她手挽著一位容貌端莊秀麗婦人,款款而來。

  眾人猜測那婦人應是縣令大人的夫人,少女的義母李夫人。

  母女手挽著手,不時說笑兩句。

  她們身后還跟了兩個少年人。

  其中一個少年雙手抱劍,生人勿近的模樣。

  另一個少年面上帶笑,看著比冰冷冷的那個和善多了。

  等人走得近些,眾人齊齊走上前施禮。

  少女擺擺手,笑說“眾位不如多禮,請入座。”

  又對身旁的周夫人道,“義母,請入座。”

  周夫人在偏廳正中位置坐下,周夫人落坐后,李妍也隨即在她身側坐下。

  兩個少年人分立李妍和周夫人兩側,眾人自覺退到了兩旁,屏心靜氣,規規矩矩地站著。

  李妍請他們入座,匠人們卻不敢在貴人面前造次,不敢入坐。

  這其中有兩個人是例外。

  其中一個是儒雅的文士,頭戴幞頭,長相斯文。

  在一眾匠人當中,這位文士看著異常出彩。

  同樣出彩的還有文士臉上,東一塊西一塊的淤青,以及他那雙一瘸一拐的雙腳。

  自李妍發話后,這文士在眾目睽睽的目光下,當時拄著拐杖入了座,一臉松散,淡定的很。

  另一個就是和李四攀話的蔡不逑,眾人在縣衙門口聽得蔡不逑的言論,有些人天生膽大。眾人對他此番行為倒也不覺奇怪。

  但較之蔡逑的輕袍軟帶、和文士的儒雅品貌。

  匠人們卻是手心生繭,干慣粗活,自覺與他們還是有區別的。

  “哎呀,你們都站著作甚,李小姐叫你們坐,你們便坐,你們這樣站著,我們坐著之人便如坐針氈。”

  李妍還沒說話,蔡不逑就忍不住嚷起來了。

  小七冷冷掃了他一眼,姚十三揚了揚嘴角。

  周夫人聽后也忍不住輕笑,覺得這個年輕人說話有點意思。

  年輕人在外面一番言論,周夫人可是聽得真切,這年輕人有一點還真是說對了,有少年人心悅女兒,周夫了聽后自然高興。

  只要是正當手段競爭,追求女兒,周夫人都是歡迎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