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76章 能者居上
  果然,傳言發酵了一天,等到了第二日,來得人就更多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均有。

  就是外縣也有不少人沖著李妍的名頭而來。

  這其中尤以疫癥暴發時,李妍義診過的幾個縣的人數居多。

  到得第三日報名結束,人數居然高達上千人

  李四抱著一疊子報名單興沖沖過來藥香堂,李妍訝然,“有這么多人報名嗎?”

  李四笑道,“那還不是因為李小姐的名頭大,才吸引這么多人過來投靠。”

  李四這是真話,可不是唏噓,如今李小姐的大名方圓百里誰人不知。

  眼下得知慈安堂要招人,李妍還是其中的主事人,這些人還不聞風而來,李四覺得如果這時間再押后幾天,來的人只會更多。

  李妍摸摸鼻子,和他道一聲辛苦,“晚間給你消息。”

  李四抱拳告辭。

  李妍看著厚厚一疊報名單,不由頭疼。

  此番報名乃是初試,等李妍和周夫人過目后,會從中篩選出一百名報名再進得復試。

  到時縣衙會公布三日后復試的名單。

  而眼下李妍要做的就是從這一千中,選出其中的五十名來,和周夫人共同決定最終的名額。

  李妍嘆了口氣,隨手拿了幾張報名單翻看。

  這些報名單送上來的自薦書五花八門都有,有真材實干的人是不少,因為慈安堂給的月俸豐厚,唏噓摸魚也不逞多讓,這些人深怕選不上,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堆。

  因為規定不識字的百姓也可報名。

  所以這報名單就有趣了。

  不會寫字的聰明人,選擇找人代筆。

  老實人就直接自己畫圖上了。

  如打鐵匠畫打鐵,木匠則畫書柜,畫木屋,泥土匠更絕,直接在紙上畫房子。

  看過幾張之后,李妍不禁想笑。

  那自述本領的就更逗了,連偷雞摸狗,斗蛐蛐都有人自薦上了。

  李妍甚至看到王老大夫和陳老大夫兩個活寶的自薦書混雜其中,讓她一時哭笑不得。

  不過其中一張自薦書倒是吸引了李妍的注意。

  報名單上的人名叫張元,自認有一手出神入化的賭技,逢賭必贏,走遍大江南北,此技無人以敵。

  只不知這是真本領,還是徒有虛表,自吹自擂,李妍在他名字上勾了圈,先放在了一旁。

  姚十三這幾日被小七廢了武功,每天由李妍調配著藥浴、喂食草藥、重塑經筋。

  他早間的晨練也被叫停了。

  李妍難得好心,讓他倆好好休息,沒給這兩派工作。

  這兩個人卻是閑不住,前腳李四剛進門,后腳兩個人就跟過來了。

  見李妍翻看名表,一會皺眉,一會笑的,頓時來了興趣。

  小七朝她眨眨眼,“看一個報名表,都能讓你看出花來,這么有趣嗎?要不要我們幫幫你。”

  兩個人爭相上前表現,她不用他們,豈不傻了。

  李妍都不作考慮,直接退位讓賢。

  她把張元那張報名表單獨拎出來,交代他們,“如此等特殊才能者,可勾選留下。”

  又拿出一份匠人畫作,給他們看,“如此才能者,也不拘可留。”

  小七見后直抽嘴皮,“你這是選人才呢,還是選烏合之眾。”

  姚十三倒是持不同看法,頗為欣賞李妍的選才之能,“小七,有才能者不拘小節嘛,我看這兩個就不錯。”

  李妍對姚十三含笑道,“英雄所見略同。”

  “俗話說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行業與高低貴賤之分,我欣賞每一個具有真才實干的能人巧匠。”

  小七看看李妍,又看看姚十三,輕哼一聲,“我看你們兩個是臭味相同,選人眼光如此之差,到時慈安堂沒得給你們整得烏煙瘴氣。”

  “我等行走江湖無名之輩,與你國公府出身自然無法相提并論。”姚十三濃眉一挑,反唇相譏。

  小七被他一噎,啞口無語。

  他是國公府出身,他們是民間鄉野出身

  他這國公府出身,還靠民間小團體領月俸呢。

  在他們面前,他哪里高傲得起來。

  再說下去,李小姐一狠心,連小團體都給他巴拉出去。

  然后埋頭苦干吧,在李小姐面前少說多做,才是正道。

  他還等著領下個月的六貼湯藥呢。

  不七也小叭啦了,默默干活,一個時辰不到,就把事情辦完了。

  李妍把人一頓夸,拿著這一百個人的報名單子,去周府找周夫人。

  衙門口就有告示貼出來了,上榜的人選出乎群眾的意料之外。

  “離我家門不遠的水泥匠居然被選上復試了。”

  “給我們家做過木工的木匠也選上了呢。”

  “還有繡娘和醫者呢。”

  “瑤城的李文士不是聽說也來報名了,復試名單上居然未見他榜上有名。”

  有人道,“一個士子沒選上,這木工泥匠倒是選上了,真是稀奇。”

  有人白了那人一眼,一臉傲然,“那可是李小姐,李小姐選人自然是能者居上,哪里會計較此人出身。”

  李小姐可是和百姓親如一家,選人自然也要選自己人了。

  李妍自己倒沒這種想法,架不住百姓自己會想。

  “俗話說的好,木匠動動手,養活七八口。

  李小姐選舉的都是能工巧匠,這些孤兒只要進了慈安堂,學會了其中一門手藝,就能立足于世,再也不用有餓死的顧慮了。”

  “哎可惜了,慈安堂只收容孤兒,李小姐此等為計,我都想進慈安堂了。”

  人群中有人笑話他,“你得了吧,家里祖父給你留那么多套房子,你還想跟著孤兒搶飯吃,你有臉有點吧。”

  那人道,“我那是想和孤兒搶飯吃嗎?我不就是想多見見我心中的小仙女。”

  眾人一陣哄笑,“那你就更不要臉了。”

  “李小姐豈是你能肖想的。”

  那人連連告饒,落荒而逃,“是,是,是,我不配,行了吧。”

  三日才出復試結果,眾人嘻嘻哈哈一陣后,各自散去,約定三日后再來縣衙口看復試結果。

  隨著復試人選一公布,慈安堂創辦的消息更是鋪天蓋地從和郡縣宣揚開去。

  和郡縣百姓發現越來越多的難民,拖兒帶口從城門涌入。

  周畢不得不加派人手,又加蓋了臨時帳蓬安置這些突如其來的人群。

  教習招募設了時限,孤兒收治時限卻是不做限制的。

  難民望風而來,周畢又是歡喜又是憂。

  這些人以后都是和郡的勞動力生命軍,可眼下都張大嘴等投喂,這些人之后的安置也是個問題,這銀子又得吃緊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