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66章 書讀百遍,其義自見
  此時此刻,周子恒才相信,自己這次小考真的在班里名列了三甲。

  忍不住癡笑起來。

  要不是現場學子們還在,他能原地蹦噠個三百回。

  他心中暗念淡定淡定,這才將將開始呢,要給妹妹長臉,這還差得遠呢,周子恒臉上的笑容收斂了幾分。

  有人見他傻傻發愣,喊他,“周同窗,別發呆了,快快給我們傳授一下秘訣。”

  周子恒回過神來,看著那人心道,你要有一個好妹妹,怕不是比我還要勤奮。

  可這話叫他怎么說,他說了,人家也不會相信。

  “大約就是我考前,燒了香,拜了佛。”

  心情放松之后,周子恒起了玩笑之心,“大家若要學我不防考前點上一支香,拜上三拜。”

  “切”

  眾人嘲笑一聲,“周同窗,說正經的呢,你別打馬虎眼,短短時日,你進步如此神速,到底走的何捷徑?”

  周子恒正色道,“書讀百遍,其義自見。”

  “除了勤奮上進,無捷徑可尋。大家要想學業進步,必然少不了挑燈夜讀。”

  有人嘆氣,覺得他這話說了等于白說

  也有人有所領悟,看來自己考不好,不是因為不夠聰明,而是不夠刻苦的緣故。

  “好了,好了,問也問了,大伙都散了吧。”寧遠拍拍手道。

  “這么高興的事,是不是要慶賀一下,周同窗,夜間請我們去同心樓吃一餐啊。”有學子提議。

  在場的學子們紛紛起哄。

  “哎呀,陸宗平不是得了一甲,陸宗平你也要請客啊。”

  “那就讓他們兩個一起請啊,誰叫他們考這么好,引人嫉妒。”

  “都聚在這里瞎嚷嚷什么呢?算術算好了嗎?詩賦作了嗎?策論寫了嗎”一道低沉嚴肅的聲音。

  之前,還圍聚在一起的學子,見到孟教諭進來,立時做鳥獸狀。

  紛紛歸位,一時講堂內不是奮筆疾書的聲音,就是書面翻頁的刷刷聲音。

  孟教諭見此場景手撫長須,笑著點頭,“孺子可教也。”

  周子恒也回到自己的位子,埋頭溫書。

  孟教諭在講堂走了一圈,最后又特意走到周子恒身邊,低聲夸他,“這次小考,你考得不錯。”

  說著,語氣又是一轉,“可萬不能因一時成績而自得,當收心斂性,繼續奮進為好!”

  “學生謹記老師教誨。”周子恒抬手作揖。

  孟教諭笑著點頭,“課業上若有不懂,可隨時來問我。”

  對于虛心好學的學生孟教諭不吝賜教。

  孟教諭離開后,眾人又齊齊圍了過來,“周同窗,你當真讓人刮目相看啊,孟教諭那么嚴肅的人,居然還會笑,他對你笑呢。晚上同心樓一桌,你可少不了了。”

  最后一堂課早就結束,他們也不怕孟教諭再來個回馬槍,十來個平時和周子恒交好的同窗又圍了過來。

  趙嶼見此,笑道,“今日難得大家都高興,晚上同心樓就由我請客。”

  眾人齊唰唰看向趙嶼,心道,周子恒學業突飛猛進,小考扶搖直上,那是大喜事,人家請客合情合理。

  你如今內舍甲班都進不去了,到時三月之內能不能再得三甲第一也不定,你不傷心難過也就罷了,你還要替人家付銀子,你這又是在樂呵什么。

  自然學子們也不會不知趣到當面問他。

  寧遠看了眼窗外道,“那還等什么,趁天色未暗,我們趕緊整理一下書袋出發,不然位子又訂不到了。”

  驪山書院依山旁水而建,遠離熱市,書院邊上就同心樓一家酒樓。

  去那里吃飯的學子很多,平時里同心樓就坐無虛席。

  不消說明日書院里的學生沐休,今天肯定很多人訂了位置。

  十來個少年人將筆墨紙硯書冊隨手往書袋一塞,一番手忙腳亂之后總算理好了書袋,三三兩兩勾肩搭背鬧哄哄地向同心樓走去。

  有趙嶼在,同心樓的位子不會沒有。進酒樓后,伙計一見著趙嶼,直接領著他們進了雅間。

  伙計給他們上茶和瓜子,先退下了。

  寧遠拉著周子恒去點菜。

  少年們隨手拉了椅子坐下,喝起了茶,磕起了瓜子,順帶著閑聊起來。

  “趙同窗,你一早在同心樓訂了位置?”陸宗平好奇地問他。

  所以是預先為了慶祝自己進內舍甲班定的雅間,如果自己落了空,雅間又訂好了,這才便宜了他們吧。

  陸宗平這一聲問道出了大家的心聲,想到他此次落選,大家不由同情地看著他,心道趙同窗難得,是個好人啊。

  趙嶼,“......”

  心道,你們倒也不必如此。

  他面色淡淡,說道,“是尋常定的包間,方便隨時過來用飯。”

  陸宗平又道,“看來趙同窗家世很好,不知府上是?”

  趙嶼揚眉,反問一句,“看不出來陸學子如此關注在下。”

  陸宗平笑笑,掃了一圈道,“也不止是我,在座的學子對趙同窗都很好奇,是不是啊?”

  鄒聿隨即附和道,“趙同窗,只怪你平日里太過神秘,我們班怕不只有你一個人將家世藏那么深,你學業又那么好,不想引人注意很難。”

  其余學子連連點頭。

  趙嶼心道我學業好,還是我的錯了。

  趙嶼敷衍一笑,端起茶杯,說道,“家里只是尋常人家,不值一提。”

  趙嶼自來有點清冷孤高,來乙班三個月了。

  除了寧遠外,甚少與人交談,學子們私底下與他接觸不多。

  見他無意告知他們,眾人知情識趣,便不再多問。

  此時,寧遠和周子恒上來了,兩人自顧自在趙嶼身邊各拉了椅子坐下。

  趙嶼不動聲色拉了把寧遠,與他換了坐位,坐在了兩人的中間。

  寧遠看了他一眼。

  心道,吃頓飯,你都要挨著念卿。

  趙嶼,不愧是你,心機少年。

  寧遠收回目光,笑嘻嘻地問同窗們,“聊什么呢?怎么我和念卿兄一上來,你們就不說了。是不是在背后念我們長短。”

  陸宗平道,“我們好奇趙同窗的家世,問他他不說。”

  寧遠自然偏幫好友,看了趙嶼一眼,瞪向陸宗平,“陸學子,你今日的話好似特別多,是不是今日得了個一甲,得意上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