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54章 壞透了
  見少女停下腳步,目光定定地看著他,姚十三身體下意識一個機靈。

  想到剛剛就是眼前的小姑娘揮揮手的功夫,將一個壯漢干扒下了。

  這殺人越貨的事情她還真能做的出來。

  所以,真的要和她去收割人頭嗎?

  如果是那等無惡不做之徒的人頭,也不是不行。

  姚十三目光閃爍,不去看她,怕自己定力不強,真被少女蠱惑了去,他咳了一聲,“等此間事了,我還要行走江湖呢?哪來的時間陪你玩。”

  他可不是單純的少年郎,豈能輕易就被她騙去。

  李妍笑笑。

  “喂,我說的是真的,你別不信啊。”

  姚十三面上有了絲羞惱,“要不是村民們得了怪病,我早就外出游歷了。”

  面對少女了然的笑容,姚十三以拳抵唇,又輕咳了幾聲,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么。

  “我也沒說不信你。”李妍說著,不知從哪里掏出來兩副鐵勾子,扔了一副給他。

  姚十三看著手中的勾子,問她,“這什么?你這是打哪弄來的嗎?”

  “魔爪勾,家中常備。”

  李妍將瓜勾一端的繩子系在腰間,抬頭找準位置,往山壁上一拋,勾子牢牢陷入了進去。

  姚十三見她就跟個猴子似的,三兩下就爬了幾丈遠。

  又回身壞壞一笑,“忘了和你說了,這魔爪勾,鋒利異常,也是穿腸爛肚、殺人越貨的好兇器。”

  “就愛嚇人,李妍,你真是壞透了。”

  姚十三腿被她說的腿肚都軟了,”喂,等下,我要是從這兒掉下去,那一定是你的緣故,你可記得替我收尸。”

  “這一世替你收尸的事,我不會再做。”李妍小聲喃喃說了一句。

  這輕聲細語隨風飄散。

  姚十三沒聽清楚,“你說什么啊?”

  “我說閉嘴吧,你可太啰嗦了。”

  少女道,“你再這樣啰嗦下去,我看半夜也爬不到懸崖頂,別說天黑前回村了,明天天亮前都未必回得了。

  “也不知是誰一直在說話。”姚十三小聲切了一聲,嘀咕道。

  兩個人肩并肩,不再說話,齊齊向上攀登。

  半個時辰后,這才爬到了崖頂。

  兩人俱都累得不行,彎著腰,直喘氣。

  什么豪情壯都沒了。

  李妍經常上山摘藥,又跟著小七在練基本功,天天扎馬步,捆著沙包跑清水湖,耐力上比姚十三好多了。

  呼出幾口氣,片刻就緩了過來。

  姚十三比她差遠了。

  雙手一直在大腿上撐著,連連擺手,“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得休息休息。”

  說著,把背簍放下,彎腰就坐下了,“你先去找草藥,等找到了你再來叫我。”

  “爬個山,都能累成你這樣。”

  李妍笑他,“你這個游俠兒可真不賴,就你這樣,還想出門行走江湖呢!”

  李妍拍拍他肩,語重心長,“孩子,我誠心建議你,多多鍛煉鍛煉身體,別跟個軟腳蝦似的,一出家門就累趴了。”

  聽少女這么說,姚十三挑眉嚷嚷起來,“爬山和闖蕩江湖能一樣,闖蕩江湖一匹馬,一把劍、一壺酒就行了。”

  “哎呀,你不懂了啦,我五、六歲開始在外行走了,你出過和郡縣嗎?肯定沒有吧。”

  李妍抿抿唇,這世她是沒有出過和郡縣。

  前世呢,京都都去了。

  只除了京都。

  前世那副嬌嬌動不動就暈的身體,活著都很吃力了。

  闖蕩江湖,怕不是在做夢。

  當然這樣的夢她也做過,和姚十三在廊下對弈,他就會追憶當年行走江湖的奇聞異事。

  那時她就還挺羨慕他的,至少姚十三曾經擁有過美好的回憶。

  在那些寂寥的日子里可以時不時的翻出來,曬曬陽光,覺得自己曾經還鮮活過。

  而屬于她的記憶永遠只有不堪和難過。

  李妍很久沒有再想到前世的事了。

  如今想來,那些記憶依然存在,甚至還會時不時影響到她的情緒。

  她深知只有砍掉惡夢的根源,她才能徹底的重活一回。

  少女站在崖頂,俯瞰群山。

  終有一天她會如今日一般,將前世害她之人踩在腳下。

  “走了。”

  她收拾好情緒,朝他揮揮手。

  姚十三見到李妍時,她一直臉上都是笑的,不管是譏笑也好,嘲笑也好,甚至是冷笑。

  像這樣沉著臉陰沉的模樣,他還真沒見過。

  姚十三偷偷關注著她,察覺到她有些不開心,反思自己哪里說錯了話。

  李妍背著背簍一步一步向前走著,落日的余暉照在少女身后,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一陣風吹來,姚十三摸了摸眼角,涼絲絲的。

  他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跳起來,背上了背簍跑過去,”喂,李妍,別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少女的腳步不停,明顯慢了下來。

  姚十三笑嘻嘻地跑到她身邊,斟酌著開口,“李妍,方才你是不是生我氣了,我亂說話的,你別生我的氣,好嗎?”

  只要她不生氣就好了,姚十三不喜歡李妍不開心,如果能讓她重拾歡笑,他怎么著都無所謂。

  少女側過身露出笑臉,朝他翻了個白眼,“我是這么易怒的人嗎?”

  姚十三覺得他熟悉的那個少女又回來了,“你不生我的氣就好了,對了,你來綠蘿山,是要找那種草藥,長什么樣?我和你一起找啊。”

  姚十三看著少女黑眸亮晶晶的。

  “地膽草,專治喉嚨的。”

  “這種草藥喜愛長在懸崖峭壁上,碎石和巖隙中。它的葉子是蓮座狀、或是匙形,花序呈團狀,花冠長7~9毫米,開四瓣花,開的花顏色是淡紫色或粉紅色。”

  李妍給他講得很清楚,姚十三聽了一知半解,“那我有看淡紫和粉紅的花和你說,你再過來看看。”

  李妍也不指望這個門外漢能一下辨識藥草,叫他過來也就是做做苦力,背背草藥。

  找,還得是她找,“你去那頭看看。”

  天色已經暗下來了,李妍對他說道,“我在這邊,我們分頭找。”

  兩個人就專挑懸崖,巖縫里看。

  姚十三倒是看到不少白色、黃色的藥草,卻都不是李妍要的那些藥草。

  李妍沒找到地膽草,倒是驚喜地在巖壁找到不少“長生草”。

  長生草雖然不能治咽喉病,可它能活血通經、化瘀止血。

  可能用于經閉痛經、跌打損傷、吐血、崩漏、便血、脫肛這樣病癥,不可多得。

  李妍白得這個寶貝,喜不自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