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51章 誰的拳頭硬
  一個村子里總有幾個心思不純之人。

  就這個帳棚里某些人,一聽李妍話中的意思,就不干了。

  “哪里來的小娘皮,敢給老子立規矩。告訴你在柳亭村,老子就是規矩。”

  說話的人長著一雙鷹眼,目光兇狠,脾氣暴躁,一看就不好惹。

  他說話時,現場一片寂靜,無人敢開口。

  身邊的小弟趾高氣昂朝李妍喊,“乖乖得把藥碗蹲過來,跟古爺道個歉,興許古爺就不與你計較了。”

  態度囂張的很,別人看到這些惡霸怕他,李妍卻是不怕的。

  “為何要先給你?你是病得只剩一口氣了,還是?”

  少女上下打量那叫古爺的,咯咯笑,“哦,我明白了,是因為要我可憐你長得跟熊一樣身體,和腫的跟豬似的臉孔吧。”

  少女說出來的話著實氣人,“你要是承認自己長的丑,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同情你一下下,把藥先給你。”

  這個帳棚內的病患也并非都是是非不分之輩,平時也受慣了古爺的欺凌。

  如今小姑娘三言兩語間,把人氣得氣竅生煙,暴躁如雷,不由悄悄捂嘴輕笑。

  有些村民不忍心這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被欺負了。

  于是有人就勸她,“這位小姐,你就好好跟古爺道個歉,把藥先給古爺喝吧。”

  離少女近的村民就小聲提醒她,“古爺不好惹的。”

  又有人去勸鷹眼古爺,“古爺,您就大人有大量,別和一個小姑娘計較。”

  村民們兩邊周旋著,無非是想幫小姑娘一把,不忍心見她被古爺欺負。

  古爺豈會聽旁人所言,“哪來的狗東西,這里有你說話的份。”

  古爺怒罵著將人推倒在地,姚十三忙上前饞扶那人。

  李妍看向他目光凜然,“我的藥不喂恃強凌弱的惡人,你不配喝我的藥。”

  “小娘皮,不要命了,敢嘲笑老子。”

  古爺火氣直往天靈蓋沖,用力往床柜上一拍,“今日我不喝也會死,我就要今日喝。”

  “你倒是想喝,可我不樂意啊。”

  李妍的嘴越說越毒,臉上帶著不屑,“我的藥就是喂狗,也不喂你這個渣渣。”

  “你這小娘皮犯賤是吧,好好跟你說話你不聽。”

  古爺再三被李妍挑釁,火氣越燒越旺,踢了身旁的狗腿子一腳,指使他,“你,去把藥給我拿過來。不用跟她客氣。”

  還想動手呢,李妍嗤笑一聲。“想喝嗎?”

  她笑著拿起其中一碗藥,砰一聲砸在了地上,藥碗砸了個稀巴爛,“你沒那個命。”

  李妍微抬下巴,聲音冷厲,“說了喂狗,也不喂你,當我跟你玩啊。”

  “直娘賊,你這個小娘們心也恁狠了。”

  叫古爺的氣壞了,不等身邊的狗腿子動手,直接跳下床,舉著拳頭,就沖過來,“這么橫,當真以為古爺我不打女人嗎?今天老子就讓你嘗嘗,老子的拳頭。”

  “看老子的拳頭硬,還是你的嘴巴硬。”

  古爺走路虎虎生風,一只大拳頭撲面砸來,邊走邊罵,“個小娘皮,不打你,你還不怕了,今日老子非打死你,叫你跪著叫爺不可。”

  姚十三忙擋到少女身前,急喊,“你退一邊去,讓我會會他。”

  盡管古爺出了名的兇狠,可好歹他也學過武藝,或可一擋。

  小姑娘長得這么嬌弱,一拳頭下去,胸口都能捅穿了。

  “所以說,沒這個本事,千萬不要逞這個能。”姚十三低嘆一句。

  舉起了手中的拳頭,也做好了被對方擊中的準備。

  只聽得少女在耳旁的嘆息聲,“是啊,沒這個本事,千萬不要逞這個能。”

  “你傷不起的少年,還是退到一邊去了。”

  說話間,少女旋身一轉,一個反身人就擋到了他面前。

  此時古爺的拳頭離少女也就二三尺的距離。

  人人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幕,心道。

  這一拳下去,少女豈能活命。

  力量對比太懸殊,不,這分明就是一面倒的暴擊。

  現場的氣氛緊崩如弦,甚至還可以聽到有人噗通噗通的心跳聲。

  有人已經閉上了眼睛,不忍看接下來血肉模糊的畫面。

  在眾人擔心少女的同時,只聽得少女呵的一聲。

  隨意揚了揚,如泰山壓頂,氣勢如虹而來的壯漢,砰一聲的倒在了地上。

  眾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幕,像被掐住了咽喉,無法言語。

  這變的是什么戲法?

  屋子里詭異地安靜,村民們看著少女的眼神不由得畏懼起來。

  能揮手之間,就將古爺打倒的人,誰能不怕。

  鷹眼小弟大著膽子,去摸古爺的鼻子。

  少女的聲音像地獄里的幽靈飄過來,“別摸了,不過是給他下了點毒,一時半刻死不了。”

  那人的手僵住了,整個人被嚇得動彈不得。

  少女又是淡淡一笑,“若他懂規矩,自然能活命。如若他不守規矩,能不能我活,我就不敢保證。全憑老天爺做主。”

  少女笑容燦爛,說出來的卻狠毒無比。

  誰都聽出來了,少女就是那個老天爺,就是天道。

  原來,少女不光會用藥治人,還能以藥殺人。

  古爺小弟只聽得兩股戰戰,肝膽俱裂,不敢抬頭直視少女。

  村民卻沒那么怕她,畢竟少女說話有趣,做的還是懲惡揚善的事,甚到于他們還隱隱覺得心頭暢快。

  誰叫古爺平時日做惡多端,得罪太多人了呢。

  李妍拿了藥碗給病患,在走過鷹眼古爺身邊時,還順手踢了他一腳。

  八尺大漢被他一腳踢到了三米遠,地面被砸了一個大坑,古爺就陷進了坑里面。

  寂靜,又是死一般的寂靜。

  姚十三看著少女目光灼灼,少年素來慕強。

  李妍今日這一出,讓他對這個妙齡少女心悅誠服。

  在場眾人就跟傻了似的,屏住呼吸,默默地看著少女出去,誰也沒有吱氣。

  在這個帳棚出了一口惡氣之后,李妍也沒有急于去下個帳棚送藥。

  她不得給柳亭村的村民一個緩沖的時間。

  相信用不了多久的時間,古爺被她教訓這事就會在柳亭村村民間宣揚開去。

  也省得她多費口舌,一間間帳蓬的去說規矩。

  眼下,對李妍來說最緊要的還是查出得此口喉病的根源。

  她問跟在身后的姚十三,“十三,你們平日里需要用的水源都從取自哪里啊?”

  “淘里洗菜這些平時里從村里的井水取用,雨天時村民也會積些天然的雨水,再就是從后山的湖水中取用。”

  姚十三不加思索地回道,“只是去后山比較遠,除非大旱天氣,井水全干了,村民們才會去,所以家家戶戶基本上還是使用村里的井水。”

  李妍了然地點頭,“那我們先去看看村民喝的井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