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50章 規矩
  聽李妍說輪到給他們看病人,村民們又激動了,爭著想要自家先來。

  李妍掃了人群一眼,話中帶笑,“鄉親們莫激動,家里有孩子的,先給孩子看,看完孩子再看家里的老人家。小孩子按年幼的來,老人按年老的,這樣成嗎?”

  說完,又俏成的加了一句,“要是你們不答應,那我今日可得偷懶了。”

  意思他們如果要鬧,她就不可看了。

  李妍這樣一說,氣氛倒是輕快了,村民聽出她話里玩笑的意思。

  而且小神醫這樣行事,村民們也覺得很公道。

  都是同村的,家里又都有小孩子老者生病,誰還不樂意。

  “樂意。”

  “小神醫,都聽您的。”

  “您是神醫,您說了算。”村民紛紛表示贊同。

  李妍笑了,“那我看病,你們都不要吵,要安靜。”

  眾人趕緊閉了嘴,齊齊靜了音。

  李妍笑瞇瞇地喊,“那下一位病人是哪個?”

  人群中,有婦人對李妍招手,捂著嘴,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小孩子。

  李妍走過去,對著婦人一笑,“看病的家屬可以回話。”

  女人呼出口氣,還好能說話了,“神醫,我家小兒三歲,這里年紀最小。”

  李妍問她,“孩子病多久了?除了喉嚨不舒服,身體可有其它不適的。”

  婦人一一作答,李妍給孩子診脈,又取出壓舌板看了看孩子的喉嚨舌苔。

  看完后,李妍記錄了孩子的脈案。

  對婦人道,“您放心,病癥比三兒輕,用上幾貼藥,馬上就能好轉。”

  婦人聽后,感激涕零,伏地就要跪拜,直念叨謝謝小神醫,您可真是華駝轉世。

  李妍“...”

  倒也不必這么夸張。

  她笑將人扶起,“說好了,不準哭。”

  婦人抹了淚,一臉喜滋滋。

  “下一個。。”

  這邊李妍看了幾個病人,兩人老大夫在村子里消完毒尋過來,將人拉出了帳外談話。

  李妍看著兩人一身煙草味和熏紅的眼圈,不禁失笑,“您二老,不會跟著孩子們把所有的屋子都熏了一遍吧。”

  兩人老大夫愣了愣,對視了一眼,齊刷刷看她,“不然呢?”

  李妍笑而不語。

  兩個老大夫面面相覷,察覺到不對來。

  “你熏了幾間?”陳大夫問她。

  李妍眨眼笑,比了個三字。

  “你才熏了三間。”

  王老大夫胡子都氣得翹起來了,“丫頭,你這樣可不好,欺負老人家,說好一起消毒的,你怎么熏了三間就偷跑。”

  李妍看著他們理直氣壯,“我都讓戶長給你們帶了徒弟了,哪有徒弟出師,師父還跟著做苦力的。”

  這就不能怪她了吧。

  王老大夫一想,竟然覺得她說的對,只瞪了她一眼,“你這小嘴,老頭我說不過你。”

  “那我都看了七八十來個病人了,這么說,你們心里會不會好受。”

  兩個老大夫立馬笑呵呵,氣一下就消了。

  王大夫嘖嘖嘴,“看這么多了?”

  “您兩老又是小神醫、又是活菩薩了的吹捧我,我能不盡心干活嘛。”

  兩人情知就算不是他們說的這番話,小丫頭也會盡心盡力的。

  “看了怎么說?可有法子醫治。”

  “之前的百草靈我看能用,清肺又消炎,我又入了味”地梅“,先試試看醫效。”

  地梅二個老大夫清楚,這味藥對治咽喉痛有奇效,又稱“喉嚨草。”

  當時,在馬車上看到地梅花時,兩個老人家還驚訝了片刻。

  地梅通常在早春2至4月開花,他們沒見過九月開花的地梅。

  不過小丫頭有神通,不說九月開地梅,就是十二月的寒冬開地,他們也不會奇怪了。

  正想著,聽少女嘆了口氣,“不過這個季節不是地梅花期,我也就剛培育出來這一點,我那山頭有的地梅我讓人全給摘了,這里這么多病人,這量怕是不夠的。”

  兩個老大夫思索了片刻,王老大夫道,“可以用其它草藥替代“地梅”,比如說金銀花、車前草。”

  陳大夫補充道,“也可使用紫檀木、魚腥草,就是藥效沒有喉嚨草好。”

  這些都是治療喉痛的尋常草藥,效果自然不能相提并論。

  “也只能先這樣了,回頭我讓小七再回一趟藥香堂取藥,地梅給病重的先用著,我想想還有什么草梅能代替地梅的。”

  李妍又對二老道,“那些輕癥患者,麻煩二老去看看,小孩子和重癥患者我來。”

  小丫頭體恤兩個老人家,把重的活都攬了去,兩個老人也不跟她矯情,“那成吧。”

  李妍那一簍子“地梅。”五瓣入一劑藥,一簍子按七千朵花,可以入一千四百劑藥。

  一個病人每天吃兩劑,一個療程要吃上一十四劑,恰好可以醫治一百個病人。

  她剛剛去重癥的帳蓬轉了一圈,按一個帳蓬三十五的人數算,七個帳蓬大約有二百四十五人,這還包含那些輕癥患者病情加重轉入重癥的。

  所以至少還有一百五十人的藥材缺口在這里。

  有了具體的數字出來,李妍心里有了想法。

  小七和姚十三一人提兩個食盒,一個食堂盛兩碗藥,一共拎了八碗藥過來。

  李妍吩咐小七回香堂取藥,她來時只帶了一百劑的百草靈,藥量是遠遠不夠,又寫了張條子給他,“你只需條子你拿給老掌柜,老掌柜會給你配好藥,柜面上有多少百草靈就拿多少過來,我這邊都要。”

  好在百草靈成劑香藥堂還有不少,算下來,配給這里的病患也差不多了。

  李妍又對姚十三道,“你再去拎四碗藥過來,和守煎藥房的兵甲支會一聲,讓他們守好藥房,沒我命令,不準私自放人進入。”

  姚十三心中雖對李妍的吩咐有些疑問,但還是聽她的話去做事了。

  李妍拿了其中一碗藥給劉嬸,輕聲道,“這藥涼,你回家給孩子稍稍溫一下,不要過涼就好,溫好了給孩子服下即可。“

  交代好劉嬸,李妍將余下的幾份藥又分了。

  擊了擊掌,在吸引在場村民注意后。

  清了清嗓子,揚聲道,”先給大伙說個事,今天我開的這藥,并不是人人有份的,根據病情來。病重的先用,輕癥患者的中藥稍后會給大家配上。”

  聽說藥不是人人都有,現場一下子喧嘩起來。

  少女面色一冷,“做事都得講究個規矩,我也是個講規矩的人,希望不要有人亂了我的規矩。要是沒有分到藥的想鬧事,我也不會客氣。”

  這個帳棚里的病人,多是小孩和婦孺。

  對李妍早就信服,聽完后,忙應承下來,連說不敢。

  這邊送完了藥,姚十三又拎了二個食堂過來,李妍讓他跟著,又進了另一個帳棚。

  李妍又將之前說的話說了一邊,但并不是所有的村民都是通常情達理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