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43章 判決到
  周畢在后堂等她很久了,見她一進門,就將剛到的邸報拿給她看。

  “劉知府、馬常刁、孫福林三人的旨意下來了。”

  李妍一目三行看完,坐下來,將邸報遞還給他,笑笑,“都在意料之中。”

  周畢頷首。

  “馬常刁販賣私茶數額巨大,陛下直接下令絞刑確在意料之中。”

  “對劉知府的判決,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罷免了官職,杖一百,流放三千里,陛下對他還是留了情面,皇威浩蕩啊。”

  周畢面容一肅,正色道,“這兩個人不重要,重要的還是孫福林,據說陛下聽聞孫福林的事后大為震怒,當朝摔了言官的折子。”

  孫福林的事不解決,他們父女兩個后患無窮。

  李妍嘖嘖兩聲,合理分析,“這事關陛下顏面,孫福林的事無異于當朝打了陛下的顏面啊,陛下怎會不震怒。若是孫福林在朝,一劍殺了他都有可能。”

  周畢憋憋嘴瞪她,“小祖宗,你留點口德吧。陛下是仁君,怎會如此行事。”

  父女兩個私下議論明德帝已是大不敬。

  李妍不以為意,“陛下是君,除卻君王身份,他也是普通人,普通人氣血上涌,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周畢對她隨意的模樣無可奈何,“聽聞三皇子當殿求殿下重判孫福林,要求將人就地處決?”

  李妍看著他,微微一笑,“義父,您消息還挺靈清。”

  周畢虛咳一聲,摸了摸短須,”為官多年,為父在朝中總有那么點渠道。”

  李妍敲敲桌面,把話題繞回來,“在朝堂上,三皇子看來是真的急了,一不小心連狐貍尾巴都露出來了,經此一事后,陛下對他必然會有所提防。”

  “圣心難測啊,眼下陛下是下令將三皇子關了禁閉,可畢竟是親生兒子,或許睡了一覺,陛下心思一轉,就將人放了呢,畢竟是疼愛的孩子,受不得他吃苦。”

  李妍笑道,“不過陛下沒有聽從三皇子的勸說,將孫福林殺了,我們的目的也差不多達到了。”

  周畢頷首,看了她一眼,又感慨道,“你說孫福林要是得知三皇子如此作為,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李妍睇了他一眼,“你要是想知道,不怕給他氣死,可以親自去牢房問問他。”

  周畢瑟縮了一下,他還真不敢去問,孫福林要是死在他牢里,這事情就又麻煩了。

  “陛下下了旨意,朝廷馬上會派人過來押解孫福林進京。”

  周畢突然想到這里,忙站起來,“不行,我得讓人看緊點,要死也不能死在我牢里。”

  疫癥發生時,牢里的幾十個牢犯也不能幸免,十有八九都染上了,這其中也包含孫福林。

  這廝估計惡事做多了,病得還挺重。

  好在吃了百靈草后,人救回來了,就是此后一直體虛得很,像是隨時都歇氣的樣子。

  李妍喊住她,“我剛問過李四,還吊著口氣呢,你放心,吊他個十天半個月沒問題,保準死在路上也不會死在你這里。”

  周畢一屁股做回去,目光幽幽地看著她,“你說你就這樣讓他死在半路,不是白白便宜三皇子了。”

  李妍豈會不知,沒有人比她更想把三皇子弄死,只是她深知事情不會如輕易,“三皇子一時半會扳不到的,慢慢來,只要陛下有了疑心,他的日子離水深水熱也就不遠了,咱們溫水煮青蛙,之后慢慢熬吧。”

  周畢卻并不知曉她前世那些恩怨糾紛,只當孫福林的事讓小祖宗將三皇子當成了死敵。

  聊完正事,李妍打算走了。“我還得去山上看我那些花花草草,你也忙去吧,給我代個信給義母,今日我不過去了,明白再去看她,月底又到了,賣面罩的錢給她結一下。”

  周畢八卦地問她,“這次賺了多少。”

  “沒多少了,攏共加起來也沒到萬兩,疫癥結束,這面罩生意差不多也就到頭了。這個月做完,這生意也就不做了。”

  像這種突發事件,偶然性太強了,抓住機遇生意做一波也就行了,不是長久之計。

  李妍抿唇,“所以我這不是趕緊的想把花草生意做起來。”

  周畢看她眼下熬出的青紫,一臉疼惜,“你也別太勞累了,我這里還能再撐上一段日子。”

  這一個縣的百姓要養活,不累著點怎么行。再熬幾個月,縣里恢復了生息,一切也就否極泰來。

  李妍朝他揮揮手,“你去忙你的,等你日后升官發財,別忘了家里老母老妻就行。”

  周畢,”。。。”

  他是這種人嘛。

  小祖宗可真是,,

  遠在千里外的京都,皇帝又私下召見了趙副將趙良,”三皇子,那邊可有動靜?”

  孫福林的事被捅破,皇帝對這三子失去了信任,吩咐了趙良暗中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趙良如實稟告,“三皇子,近日閉門謝客,安心呆在府中,暫無動靜。”

  明德帝關了三子禁閉,也沒有說不許別人去看望。

  明德帝牽了牽嘴角,道,“還不算太笨。”

  明德帝語氣一轉,又道,“是我平時日太過縱著他了,出府不過一年就敢這樣亂來。你看看,這一關,不就老實了。”

  “陛下,那要繼續盯著嗎?”

  “將人撤了吧。”

  皇帝嘆道,“晾他膽子再大,短時間內也不敢再胡來。”

  “顧玄那邊呢?”皇帝問,臉色舒服了一些。

  針對明德帝突如其來的問話,趙良明顯有些錯愕,“二公子回府后,都沒出府,一直在雅竹軒靜思。”

  皇帝點點頭,“顧懷春這個兒子養的好啊!心靜如水,難能可貴。”

  說到這里,皇帝笑笑,“更難得還留有一份純真,如此甚好,甚好。”

  趙良竟然在明德帝口中聽出幾分欣賞之意來,不意識脫口道,“二公子心性淡泊,可惜了,要是二公子出世。。。”

  趙良話未說完,突見皇帝收了笑意,陡然間變臉,“鎮國公府一門三進士,一個禮部尚書,一個工部侍郎,一個吏部郎中,還有鎮國公顧望在朝堂坐鎮,這難道還不夠?莫非還要再出一名狀元郎,這大業的朝堂豈不是要搬到他們府上。”

  趙良嚇得冷汗涔涔,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伏地磕頭,“為臣口出狂言,罪該萬死,請陛下治罪。”

  心中萬分后悔不該胡亂出口。

  不知過了多久,皇帝對他揮了揮手,“罷了,你退下吧。”

  皇帝看起了奏折,趙良險險保住小命,心惶著退了出去。

  等走出宮門口,趙良后背的汗還沒有干,短短幾息的時間,仿佛歷經了生死。

  帝心難測,明明前一刻皇帝還喜笑顏開,下一刻卻是怒意滔天。

  鎮國公輔佐幼帝登基,勞苦功高。

  如今皇帝坐穩江山,又正當盛年,對鎮國公府顯然有了忌憚之心。

  在和郡時,顧玄找到他。

  趙良猶豫再三,最終選擇站在了正義的這邊,揭露了孫福林,算是把三皇子得罪死了。

  心中亦有了投靠鎮國公府之意。

  如今看啟明帝的態度,玄公子怕一輩子也出不了仕了。

  趙良不由唏噓,一時之間,竟不知何去何從。

  第二日,顧玄給他發了請貼,邀他去家中垂釣,趙良找了個借口婉拒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