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41章 偏心
  面對大夫人如此態度,顧懷春微微皺眉,“玄兒回來了,做為母親,你是不是應該關心一二,你去和廚房吩咐一聲,多炒幾個玄兒愛吃的菜,南方役情嚴重,這一趟南下,我看他清減了不少。”

  大夫人繼續擺弄手中的菊花,“有你這個父親事事操心著,何需我再費心,吩咐廚房這等事,老爺也不是沒做過。

  顧懷春面色沉了下來,忍著火氣咬牙道,“你明知我的用意,非要何我反著來。”

  大夫人呵了一聲,無心擺弄花草,突然就發了火,“老爺這是怪我了,同樣是兒子,老爺怎么就不關心衍兒。難為衍兒了時時記掛你這個父親,來信囑托叫你仔細身體,還在邊塞獵了皮毛,叫人送來給你。我看你一顆心全拴在你那寶貝小兒子身上,那些皮毛怕是連怕也不曾看過一眼,如此厚此薄彼,我都替衍兒心寒。”

  大夫人話里話外,全是苛責,顧懷春火氣蹭一下也上來,“都是我的兒子,我怎么可能不關心衍兒,你別無理取鬧。”

  大夫人無視他的怒火,語氣更顯生硬,“我是不是無理取鬧,你自己心里清楚,屋子里就你我二人,又何必再裝。”

  夫妻兩個怒目而視,誰也不肯退讓。

  良久,顧懷春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跟你說不清楚。”一甩衣袖,走了。

  哐的一聲響,顧嬤嬤推門進去后,就看到大夫人扔了花盆,坐在那兒,臉上余怒未消。

  顧嬤嬤上前,輕聲勸她,“夫人,你這又是何必呢?衍公子玄公子都是您親兒子。哪怕老爺偏心些二公子,那還不因為二公子年歲小些,又自小呆在身邊的緣故。您若看不過去,就對衍公子好些,不至于和老爺發這么大脾氣,沒得離了心。”

  大夫人紅著眼,手指緊緊摳入肉里,恨恨道,“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大夫人端莊的面孔有一瞬的扭曲,顧嬤嬤不理解。

  像二公子那樣神仙一般的少年,大夫人為何就是不喜歡?

  還和老年置了這么多年的氣。

  屋內傳來大夫人哽咽的抽泣聲。

  顧嬤嬤看了眼伏在桌案上落淚的大夫人,嘆息一聲,默默收拾完退下,關上了房門。

  屋外立時傳來大夫人壓抑的痛哭聲,顧嬤嬤再次嘆息,立在廊下守著屋門。

  月上柳梢頭

  鎮國公府雅竹軒內

  燈光閃爍。

  映出少年眉目舒展的臉。

  顧玄倚在床頭看信,這是他回國公府后,收到的第八封回信。

  小七的字跡一如繼往的難看。

  信上的字比這蚯蚓還要扭曲,看一個字都覺得費勁。

  顧玄還是擰著眉,一字不落的看下去了。

  公子離開的第八天

  今日真是開心,終于將趙嶼、寧遠、周子恒三人送走了。

  日子又回到了正軌,李小姐又在培育花草了。

  不對,李小姐又在想著怎么騙錢了。

  自趙嶼、寧遠兩個傻的花了一萬兩從李小姐這里買了兩盆破蘭花后,李小姐看醫書的時間都少了。

  一門心思都在想著怎么培育新花品種,我覺得李小姐就是哪里來錢快她就去哪里。

  趙嶼邀請李小姐下個月去嶺南參加那里的下元節,李小姐同意了。

  估計又想去那里賺上一筆。

  對了,公子,趙嶼這人不足為慮。

  很笨,被李小姐騙了多次,還感恩帶德的。

  今日李小姐介紹了懸空大師給他,騙了他二萬銀子,和大師五五分帳,她自己吞了一萬。

  不過,李小姐這個人真的敗金。

  銀子沾了沾手,連同賣花賺了一萬兩,兩萬兩銀子全捐給周畢修路了。

  我覺得吧,若是有人看上李小姐,得給她準備個金山銀山什么的,不然再大的家業也禁不住她這么敗的。

  今日的信寫的差不多了,李小姐喊我,公子等我明日的信!

  顧玄看到書信末尾,薄唇一揚。

  將信紙重新折好,抽開床頭抽屜,取出梨花木盒,將信放進去,又抽出最底下的一封,展開。

  公子

  見信如晤。

  公子離開的第一天,我去找了李小姐,成功在李小姐身邊站住了腳。

  公子,真的很不容易。

  李小姐懷疑將我留下,有惡意,她要觀察我,我主動要求為她干活。

  公子我聰明吧?

  李小姐果然應下了,叫金桔奴役我。

  我這一天上山砍柴,下河摸魚,擦凳掃地,曬藥煮茶,

  公子我很累,累得只留下半條命。

  不過李小姐說要給我銀子,鎮國公府給我支多少月奉,她就給我支多少。

  這么貪財的人居然要給我付錢,這是不是李小姐重視我,覺得我有價值,我有一點點的小感動。

  這一天,我痛并快樂著。

  想到錢快樂,想到每天還沒亮就堆積的一大堆活,我覺得未來的日子沒了希望。

  公子離開的第一天,想公子。

  公子離開的第二天。

  我晉級了,成為了李小姐的武師。

  李小姐清晨看見我武劍,興致來了,要求拜師學藝。

  金桔那丫鬟也要跟著學。

  嘿嘿,我感覺機會來了,昨天被她們主仆兩個折騰得這么慘,今天就可以還回去了。

  上來,我就讓她們兩個蹲了一個多時辰的馬步,一個時辰下來,兩個人的腳都軟了。

  明天我準備給她們兩個雙腳再綁上幾個沙袋。

  苦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公子我說得對吧。

  今天我覺得教李小姐習武還挺有趣。

  只是公子離開的第二天,還是想公子。

  公子離開的第三天想公子。

  公子離開的第四天還是想公子。

  這兩天無事可寫的,我就是被使的驢子,哪里有活哪有我。

  不過李小姐也沒好到哪里去。

  我讓她綁著沙袋跑了清水湖兩圈。

  我以為她會跑掉半條命,果然還是小看她了。

  李小姐臉兩圈跑下來,氣色紅潤,神情奕奕,沒幾天她就適應了。

  倒是金桔踹得跟兔子一樣。

  公子離開的第五天,周子恒回來了,這就是個呆頭鵝,開口閉口就是妹妹,腦子不太好。

  我懷疑他不是周縣令新生的。

  周子恒還帶回來兩個同窗,一個趙嶼、一個寧遠,兩個人穿著華麗,長相俊美。

  本以為這兩個是見過大世面,結果在花園子見了李小姐種的花,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都看傻了。

  果然長的好看的,腦子未必就好。

  公子這當中不包括公子您,小七很有求生欲的在信中表明立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