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40章 帝大怒
  傅明開了口,文武百官中,有官員紛紛聞風出列,表示附議。

  此時,工部杜侍郎此時突然出列,“陛下,孫福林辜負陛下信任,枉顧百性安危,以霉米換取新米,中飽私囊,數額巨大,最大惡極,臣建議就此人就地格殺,以儆效尤!”

  杜侍郎此言一出,知道內情的官員,紛紛向其投去一眼。

  明德帝的目光在其身上停頓片刻。

  面向百官幽幽開口,“言官上書所言,孫福林在和郡大放厥言,揚言三皇子是其背后靠山,對此愛卿們有何看法?”

  堂上的文武百官看看明德帝,又看看朝堂上的三皇子,面面相覷,暗自猜測明德帝此話深意。

  三皇子在明德帝逼視下,主動出列,跪地大感冤枉,“請父皇明鑒,孩兒冤枉,是那孫福林攀扯孩兒,將罪名扣在孩兒身上,以期逃脫自己的罪責,孩兒與其并勾連,請父皇相信孩兒。若父皇不信,孩兒愿一死以證清白。”

  明德帝看著跪在地上聲情并茂的第三子,眼神里意味未明。

  自己這些個兒子當中,這第三子自小聰慧懂事,頗得他喜愛。

  不想剛剛建府離宮,就指使官員犯下此等大錯,枉費他一番信任。

  要他死倒還不至于,終歸是自己兒子,活罪卻是難逃,也讓他知曉犯錯應該受到的代價。

  若還不受訓,再懲罰也不遲。

  許久,明德帝發聲,“將三皇子押回三皇子府,沒朕的命令,不許踏出府門半步。”

  “即刻起將孫福林押解進京,交由三司會審。”

  “退朝。”

  皇帝下朝,百官們暗暗呼出口氣,交好的官員結伴下朝,小聲耳語。

  顧懷春走在官道上,剛步下臺階,中書監急急就追了上來。

  他湊過來低聲問,“顧尚書,聽聞您家二公子不日去了和郡,不知是否知曉孫福林一案涉及的隱情。”

  顧懷春面無表情地回他,“我兒子云游四方,途經和郡罷了,他一介白衣,怎會關注官場上的事,自然不知。中書監若對此事感興趣,不防去問問趙副將,趙副將身為此次運糧的主要官員,又檢舉孫福林有功,或許他知道的更多。”

  不等中書監回話,顧懷春朝他拱拱手,“家中老母偶感不適,失陪了。”說完,轉頭離開了。

  中書監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撇撇嘴。

  顧尚書只要涉及其二子當真謹小慎微,嘴巴不漏一點風聲。

  和他說說又不會出什么大事,至于嗎?

  中書監嘰嘰幾句,看到官道上走來熟悉的同僚,臉上不快淡去,欣喜地上前攀談。

  顧懷春疾步走出宮門后,寸步不停,回到鎮國公府后,直接去雅竹軒找二子。

  顧玄昨夜深夜到府,顧懷春寅時又去了午門外等候上朝。

  顧玄回來后,兩父子還沒有見過面。

  這個點顧玄也起來了,顧懷春來雅竹軒時,他正在園子里練劍。

  少年人穿了一身黑色勁裝,長劍握在他手中,如游龍戲水,揮灑自如。

  顧懷春望著這一幕,低頭斂眉,怔怔出神。

  直到顧玄見到他,收了劍,喚了他一聲,才回過神,和他點點頭,“進屋聊。”

  小八端了面盆進屋伺候,顧玄簡直梳洗了一番,換了套常服,就去外間說話。

  小八端走面盆,關上房間,將空間留給了兩父子。

  顧懷春看著眉目清俊,正襟危坐的二子,斟酌著開口,“玄兒這一趟南行,可有收獲?”

  顧玄道,“兒這一路尋道問道,小有所悟,不虛此行。”

  顧懷春聽后微微點頭,“如此甚好。”

  一時間,父子倆誰都沒有再開口。

  良久,還是顧懷春打顧了沉默,問道,“早朝時有言官上書孫臨林貪腐受賄,動用災糧,事情還攀扯到了三皇子,就想問問你南下時可曾途經和郡縣,聽說過此事。”

  顧玄如實回答,“當時兒湊巧正在和郡,還插手了此事。”

  顧懷春眉毛猛地一抬,頃過身詫異地看著他,“你素來心性淡泊,怎會參于到此事中去?”

  相比顧懷春的焦灼,顧玄卻是平靜如初。

  他解釋道,“孫福林的奸計被當地父母官識破后,企圖掩蓋事實真相,顛倒黑白,謀殺官員,兒只是不忍見好官被害,壞人反而囂張得意,故而托劉知府出手拉了那縣令一把,不想劉知府純屬一丘之貉。幸而和郡縣令明察秋毫,沒有漏了這漏網之魚。”

  孫福林一案讓皇帝臉面丟盡臉面,龍顏大怒。

  有了孫福林的案子在先,劉知府一案出來,皇帝的怒氣就輕了不少。

  當朝就下了旨意罷免了劉知府的官職,抄沒家產,流放三千里地。

  原以為這兩個案子牽涉不大,兒子還在這兩個案子當中穿針引線,翻云覆雨。

  看著少年清淡的眉眼,顧懷春內心波濤洶涌。

  顧玄見他神色有異,輕咳一聲道,“父親,不知兒此舉可有出錯?”

  顧懷春目光一斂,溫和說道,“你固然沒錯,但官場兇險,你自小又僻世而居,生性純善,還是莫要再卷入此等是非中去,在家一心修道為好。”

  顧玄頷首應下。

  顧懷春微微點頭,站起來道,“你祖母自你出門后,就心心念念記掛著你,你陪為父一起去看看你祖母。”

  少年人眉眼柔和,“正好兒在和郡幸遇一神醫,給祖母求得藥方,不防今日就給祖母用上。”

  和郡縣這個地方有何神奇之處?

  顧懷春見他出了趟遠門,不僅眉眼松快。

  話也多了不少,話語當中還多次提及和郡,不由深深看了他一眼。

  “我兒有心了,你祖母見了你自然高興。”

  父子兩個去見了老夫人后,顧懷春當即叫了手下進書房。

  吩咐完要辦的事,顧懷春去了大夫人那里。

  大夫人在屋子里擺弄著秋菊,看他過來,眼皮也沒抬,陰陽怪氣地開口,“今日這是吹得什么風?居然把老爺吹到我這兒來了。”

  說完,又吩咐小丫頭上茶,顧懷春擺了擺手,“不必了,我和你說點事就走。”

  大夫人叫小丫頭退下,面無表情地說道,“有事吩咐奴仆一聲,老爺何必親自走這一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