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38章 德道高僧
  趙嶼道,“若是銀兩不夠,我先找寧遠墊墊。”

  還好,他這次出來帶了五萬銀的銀票,別說是五萬。只要能見到懸空大師,八萬十萬也值。

  多少人為見大師一擲千金,都無緣求見,也就妹妹有這份本事。

  “別人自然不夠的,但不是有我嘛。誠然大師淡泊名利,這些阿堵物是不會放在眼里的,也不需要。”

  李妍笑道,“然大悲寺天臺的寺碑和幾處佛殿經久失修,這幾日寺里正在募捐,準備重建寺碑、佛殿。我們到時趙嶼哥哥就捐點香火錢,這樣對寺里也算是有了交待。如此我也好向寺里開口,借此拜見大師。”

  “那就有勞妍妹妹了。”只花了二萬花就能見到懸空大師,趙嶼對李妍感激涕零。

  心下覺得更要與周子恒維系好關系,與李妍妹妹之間的情份更是不能斷了。

  壓在心里最大的難事得以解決,趙嶼心頭松快,邊騎馬邊慢悠悠和李妍閑話起家常來。

  “下月十五,就是我們嶺南傳統的下元節了,到時會有迎神賽會,異常熱鬧。妹妹若是得空,可以來我們嶺南看看。”

  趙嶼極力游說,“嶺南權貴豪商云集,妹妹若要開花瑯店,在嶺南不比在和郡好?”

  “香藥堂開在和郡,我家也在和郡,花瑯開在嶺南,多有不便。”

  李妍頓了頓說道,不過下元節去看看迎神賽會倒也無防。”

  趙嶼喜道,“那妍妹妹,我們一言為定,嶼在家掃席以待。”

  小七看著,所謂心機深沉的少年,又再次入了李小姐的套,還一副喜不自勝,感激的五體投地的模樣。

  不知該同情他還是笑話他。

  可真是個大傻子,被人賣了,還樂滋滋地給人數錢呢。

  他身上壓的擔子突然就輕了。

  回去就可以給公子寫信了,趙嶼此人不足為懼。

  這一路慢悠悠邊聊邊騎,在正午前,一行人走緊趕慢到了大悲寺。

  寺里人聲鼎沸,香客絡繹不絕,大悲寺香火旺盛不是夸的。

  去正殿燒了香拜了佛,除了趙嶼捐了兩萬兩白銀外,每個人又各捐了五百兩的香火錢。

  有僧人過來引了他們去吃齋飯,又匆匆去通報了主持大師。

  吃完飯,有小和尚過來,見著李妍時恭恭敬敬地道,“李施主來了,懸空大師讓我帶話給您。說他這會人還在法堂,不便相見,他讓我跟您說一聲,讓各位施主先去禪房等他。”

  李妍就對趙嶼幾個道,“你們隨小和尚先過去,我稍后就來。”

  小和尚帶著人前腳剛走,李妍就獨自一人摸著去了法堂。

  老和尚笑呵呵地看她進來,把一萬兩銀票給了她,李妍神色自若地當著他的面收進了香囊里。

  這次這只羊有點肥,老和尚還挺滿意的,親自給她煮了茶,坐下來請她喝茶。

  李妍看了眼茶罐頭,哈,這煮的茶葉還是她前不久送的呢。

  用她送的茶葉給他煮茶,不愧是他。

  不由嫌棄地瞥瞥他,“老和尚,那么多錢握手里,你也不曉得花點出去。”

  老和尚笑瞇瞇地說道,“這茶水用的可是后山清泉里的清露,你就將就著用吧,別人擠破頭也夠不著。”

  李妍哼一聲,“別人也不像我,三天兩頭給你送錢來。”

  老和尚笑得像個彌勒佛,“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這副樣子,他那些信徒見了,不知作何感想。

  李妍心思浮動間,老和尚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問她,“這次來的這個,求什么?”

  李妍一臉隱晦,“您就跟他說,靜觀其變,勿輕舉妄動。別的什么都不用說。”

  德道高僧嘛,字越少越好。

  懸空大師也未多問,合作多次,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老和尚又喝了口茶,感嘆,“世事莫測啊,當初才見你領著老夫人上大悲寺,幾個月過后,你竟連祖母都認上了,真讓老和尚始料未及。

  老和尚目光灼灼地看著她,“你這手上的錢拿著,不會發燙。”

  說不發燙那是不可能的。

  李妍被老和尚打趣難得心虛,喝了口茶遮掩遮掩,“我也是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如此地步,要是早知有今日,當初就,,”

  呵呵,當初還是會照收不誤,這感情么也是后面慢慢處出來的,老夫人那里之后慢慢補償便是。

  老和尚感嘆一句,“真是人生如戲啊。”

  他別有深意的看了李妍一眼,鳳凰于飛,涅槃重生,和郡縣已經困不住這個少女了。

  李妍喝了茶見時辰也差不多,站了起來,道,“我先過去,有事我們下回再見。”

  老和尚也不跟她客套,目送她出門后,收拾好茶具,去禪房見客。

  老和尚到禪房時,李妍領著其他人去后山八腳亭閑逛,單獨留了趙嶼和老和尚相見。

  趙嶼見老和尚前,還一臉的憂心忐忑。

  等從禪房出來,臉上撥云見霧,恍若新生。

  等與李妍她們會合,寧遠拉著他,小聲問,“事辦成了?”

  趙嶼面露喜色恩了一聲,“你這幾個月來的心病總算結了。”

  寧遠稱贊道,“懸空大師不愧為德道高僧,輕輕松松就化解了疑難,這二萬兩銀子花的值了。”

  “是物超所值。”趙嶼心懷感激,“多虧妹妹幫襯。”

  “我邀請了妹妹下元節去嶺南,到時你也一起過來作陪。”

  酈山書院就在嶺南近郊,他們過去花費不了多少功夫,下元節又是嶺南重大節日,書院肯定會安排沐休。

  “好呀。”兩個少年人開開心心地應下。

  李妍在寺廟里買了鯉魚,叫他們一塊去放生池放魚。

  放完魚,一行人又去天王殿和羅漢堂逛了一圈,這才打道回府。

  周夫人早就備下席面就等著他們回來開飯。

  這一趟大伙都累了,吃了飯,就各自回房早早歇下了。

  周子恒他們是從學校告了假,算上沐休日滿打滿算也就五天的時間,來回路上就要花上兩天,這轉眼間就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時間如此緊張,趙嶼行事才會如此冒進。

  趙嶼幾個在和郡的最后一天,李妍帶他們去了糕點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