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34章 日賺萬兩
  認親禮上周畢和薛紹兩個結義兄弟興致上來,多喝了幾杯。

  送客人出門后,周夫人扶著人回了屋,給他煮了醒酒湯喂了,把人扔進被窩,就出來找李妍了。

  看見幾個少年人都在,就埋汰兒子,“你同窗陪你回來,你不帶著人出門游園一番,拉著你妹妹做什么呢?”

  “伯母勿怪念卿兄,是我與寧遠有事相求李妍妹妹,這才拉著念卿兄陪我們一起留下來。”

  趙嶼忙上前為他解圍,周子恒并不領情。

  心里對趙嶼的印象更差了,覺得趙嶼目的不純。

  周子恒面色淡淡道,“之前我帶著他們兩個在園子里逛逛里,恰好看到妹妹送給祖母的那幾盆碧玉蘭,趙嶼母親極其喜愛碧玉蘭,就想問問妹妹,是否還有多余的,想買兩盆回去討母親歡心。”

  “真是孝順的孩子。”周夫人聽了感嘆了一句。

  她問李妍藥香堂那里還有沒有,沒有的話,她做主和周老夫人去說,送孩子兩盆。

  又和他們說少女買了好幾座山頭,準備認親禮一結束。

  就開墾荒地,種些花草,還要開間花瑯店做鮮花買賣。

  寧遠雙手一擊,喜道,“妍妹妹,你要花瑯店,那可太好了,家母家妹就喜歡這風雅之事,這以后想買些就有去處了。”

  趙嶼接著附和,“家母也喜愛弄花蒔草,卻一直苦苦遍尋不著想要的花品,心里難免悶悶不樂。之后,少不了再來麻煩妍妹妹了。”

  周夫人雖不知兩人的家世,可看兩個的衣著打扮,就猜出兩個家世定然不差。

  不想這花瑯店未曾開張,生意就上來了。

  “小妹隨時歡迎兩位哥哥光顧,到時還指著哥哥們多多宣傳呢。”

  氣氛一時熱烈起來,李妍提議,“兩位哥哥若是之后沒安排,可隨我去我家園子逛逛,我那邊除了碧玉蘭,還有不少蘭花品種和其它花卉,值得一見。”

  兩人聽后,面露喜色,齊齊施禮道,“那就有勞妍妹妹了。”

  周夫人見場面和諧,笑著吩咐兒子,“你陪好你同窗,正好趁此機會也去你妹妹那里認認路。”

  周子恒看了眼含笑的趙嶼,撇撇嘴,跟著他們一起去了藥香堂。

  正值青春年少,有精力,幾個少年人也不坐車。

  一路說說笑笑,儼然成了街道上最亮麗的風景。

  等到了藥香堂,幾個少年人才算真真見識了李妍在和郡百姓心中的地位。

  一路走來,不管老人孩子男的還是女的,只要見到少女都是一臉微笑和她招呼。

  她們還從家里或者鋪子里拿出瓜果零食糕點一股腦兒往少女懷里送,少女若是收下,她們笑得比蜜都甜。

  少女若是不收,她們的臉會比苦瓜還難看。

  所以此刻,周子恒和幾個同窗的懷里都抱著滿滿一大堆的吃食,李妍那里已經放不下了。

  小七見怪不怪,指了指藥堂門品的大竹簍,讓他們將吃食放里面。

  李妍要是出門不坐轎,回來一準抱回來一大捧吃的。

  太多吃不了,就放在藥店里,給上門的病患或者病患家屬吃,也會分給周邊的小孩子和難民。

  老掌柜參加了認親禮,李妍就給他放了假。

  金妍留在了周府,秋月絡子編得好,金桔就跟她編絡子,打算編好送她。

  他們到時,阿婆剛午歇起來,給他們煮了茶。

  李妍帶了他們去院子里賞花,小七回屋給顧玄寫信去了。

  李妍的院子不大,花花草草卻不少。

  周子恒、寧遠不懂這些,只是覺得妹妹種的花草真好看。

  懂行的趙嶼一看,不免大吃一驚。

  來前他就有感少女定然少不了種些珍品,可親眼所見,還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說蘭花中的佼佼者碧玉蘭、瓣蓮蘭了。

  他竟然他看到了傳說中瀕臨絕跡的黑牡丹,不光黑牡丹,還有黑色鳶尾花,雖然黑牡丹和鳶尾花各單單只有一株,但也足夠讓趙嶼驚嘆了。

  除了這些趙嶼認得的花草,還有很多花草就連趙嶼連見都沒見過。

  這其中又有多少珍貴奇品呢?

  趙嶼站在這片花開滿園的院子,腦海里一片空白。

  只覺得今日的見聞,足夠他這輩子回味。

  趙嶼從花海中抬起頭來,深深仰望著站在桂花樹下的少女。

  墨色的長發在清風中飄蕩,少女臉上泛著恬淡的笑容。

  這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女孩子,趙嶼佇立原地,久久未動。

  庭院里一棵數十年的桂花樹,樹下一張長椅和幾個矮凳。

  少女揚著手,招呼他們坐下。

  院子正中,有一口水井,她從井里拎起一只木桶。

  木桶里裝著一只西瓜。

  少女手起刀落,切了瓜,笑著請他們吃。

  即使過去多年,趙嶼也一直忘不了這個愜意的午后。

  李妍最終送了趙嶼、寧遠各一盆碧玉蘭。

  市價八千兩的碧玉蘭啊,少女說送就送了。

  兩個少年人不好意思白拿,又各自花了幾千兩銀子買花。

  寧遠買了劍蘭中的奇品彩云追月,一則寧遠覺得這花名好聽,二則就覺得花好看,花瓣像一朵朵飄著的云朵,花舌又猶如一輪明月。

  這盆”彩云追月“他一眼就看中,他就喜歡花里胡哨的。

  花好看,銀子也花的極舒服,特別李妍收銀子說的話,他聽了就更舒服了。

  妹妹說這花但凡他拿出去,別人都不可能會有,這獨一份,拿出去太有體面了。

  趙嶼選了一盆玉兔彩蝶蘭,彩蝶蘭,花苞碩大,顏色鮮艷亮玉。

  無論什么花卉和它放在一起,都會顯得默然失色。

  這花倒是像趙嶼會選,自然價格與比寧遠的高上許多,寧遠的彩云追月李妍收了他二千兩,這盆玉免彩蝶整整高了“彩云追月”三倍,八千兩。

  這一趟李妍就做了一萬兩的生意。

  這生意做得,看得周子恒一怔一怔。

  原來妹妹是這么賺錢的嗎?

  之前的面罩生意,一個月賺上萬兩多的銀子已經夠讓人吃驚了。

  現在已經發展到了日賺萬兩的地步了嗎?

  看趙嶼還想著買那杯稀世黑牡丹,周子恒就覺得有點瘋,妹妹說這花貴,少不得也要上千兩的黃金。

  要不是妹妹說這花也還在培育階段,不成熟,他看趙嶼九成九付了銀票買。

  難怪他母親見他們二人要買花,就催著他們來妹妹這里呢。

  看著兩個談笑風聲的好友,周子恒覺得他這樣算不算被母親和妹妹聯合給坑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