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33章 星月菩提
  廳外陽光明媚,女孩子的笑容卻比陽光更耀眼。

  “李妍妹妹,我們在等你呢?”周子恒遇上李妍,又有些發囧了。

  寧遠頂著張娃娃臉,趕忙回話,“念卿兄有禮物,要親手送給你,我和趙嶼也給妹妹備了薄禮。”

  他們這些外男,不能進女孩子的閨房,只好在子軒廳碰碰運氣,看來運氣不錯。

  剛拿了禮物來,妹妹就過來了。

  寧遠朝她晃了晃手中的禮盒。

  這時,小七蹭一下站起來,“李小姐,公子離開前也備了您的認親禮,要我轉交給你。”

  顧玄還為她備了禮,李妍有些意外。

  小七從懷中取出本醫書,鄭重其事的交到她手上。

  李妍的目光落到書封上,不禁一笑,“二公子,有心了,替我謝謝二公子”

  “你和他說這本《神農本草》我很喜歡。”

  小七笑著朝周子恒他們仰了仰下巴,瞧見了吧,公子送的禮李小姐可喜歡了。

  寧遠看著小七專美與前,忙扯周子恒的衣袖,面色急切,“念卿兄,快給妹妹看看你的禮物啊。”

  有顧玄禮物在前,周子恒突然覺得他備的禮有些拿不出手。

  倒不是禮物的輕重問題,而是相比玄公子的投其所好,他覺得他備的這份禮可能討不了妹妹歡心。

  他心下有些懊惱,當初備禮時怎么沒再多用些心思。

  稍后禮物送出手,妹妹會不會覺得他對她不夠重視。

  寧遠見他一副扭扭捏捏的樣子,就將自己的禮物拿了出來,“李妍妹妹,我給你帶了宣州最好的紙張筆墨,希望妹妹喜歡。”

  趙嶼也送上了他的賀禮,是一個紫檀木縷空的掛件,掛件上還串了一塊小鯉魚玉玦。

  玉玦是他回房拿禮時臨時加上去的。

  趙嶼游學在外,從家里出來時,也備了一些禮。

  以做交際應酬,在他備的這些禮中,這個紫檀木掛件在其中算是貴重的。

  但他來了和郡,見到道懸空大師、蔡大學士這些能人異士和李妍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之后。

  覺得自己這份禮備得輕了,尤其得知小七有意無意透露,鎮國公子的玄公子還和李妍相交甚篤

  就越發覺得自己備的禮物不夠貴重。

  哪怕之后他又加了玉玦,他也覺得這禮還是配不上少女。

  果然,李妍見到紫檀掛件時,神色平靜地說道,“謝謝寧遠哥哥和趙恒哥哥的禮物,我很喜歡。”

  李妍收了兩人的禮物,含笑看著周子恒,等著收他的禮。

  大家都送了禮,這下周子恒就算想躲也躲不過去了。

  周子恒一臉忐忑,“妹妹,只是些小姑娘喜愛看的話本子,妹妹別嫌棄。”

  他有些失落地把自己備的禮送上,好友送的禮妹妹都喜歡呢。

  他的呢,妹妹會喜歡嗎?

  李妍笑著接過禮物,看著市集上最新出的話本《和離后,太子妃她不裝了》

  雙眸閃閃,奕奕生輝,“子恒哥哥,看來義母沒和你說,我最喜愛的就是話本子了,哥哥這份禮太合我心意了。”

  周子恒差點高興得蹦起來,雙手緊緊捏拳,克制住自己。

  妹妹說他送的禮合心意呢,意思就是妹妹很喜歡他送的禮。

  “子恒哥哥,我也給你備了禮哦。”

  “你還給我備了禮?”

  周子恒被這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暈了,只知道傻笑。

  “妹妹你對我也太好了吧。”

  李妍拿出來了從老禿驢那里換來的手串,親手給周子恒戴上,絮絮叨叨地說著,“早就想見哥哥了,因為役癥耽擱了這么久,這次總算見著了。”

  她笑嘻嘻地說道,“這手串是我從懸空大師那里弄來的,老和尚給它開過光,可保哥哥平安順遂。”

  給他戴上后,她側身端詳了一陣。

  便宜哥哥手上這串菩提手串漂亮是真漂亮。

  手串的每一粒都均勻著分布著一些大點和許多小點,猶如眾星捧月,美麗又奪目。

  這次老禿驢,倒是舍得拿出好東西來了。

  不枉她拿出壓箱底,磨了好和尚那么久。

  李妍很滿意臉上笑意更深,“子恒哥哥,這菩提手串你帶著好看極了。”

  周子恒摸著手串上的每一顆菩提,歡喜得不行。

  妹妹怎么能這么好呢!

  寧遠一臉羨慕則一臉羨慕地看著他。

  趙嶼眸好友手上的手串眸色深深,驚疑地發問,“李妍妹妹,這就是傳說中的佛教圣品,月菩提手串吧?”

  李妍淡然一笑,“應該吧,我也不是太清楚,是懸空大師送的,大悲寺好似就這么一串,應該是好東西。”

  趙嶼不由唏噓,別人眼中求而不得的珍寶,在小姑娘原來也不過如此罷了。

  他說道,“如果是星月菩提手串,那豈止是好東西,說是珍品也不為過。據傳這星月菩提樹極其罕見,當初清泉寺住持大師外出游歷,幸而得之。請大業的能工巧匠用這星月菩提做了各三串108顆的菩提佛珠和手串,這三串手串一串在清泉寺如今的主持方丈手中,一串在懸空大師手中,另有一串聽說流落在了民間,無人知曉落在了何人手中。”

  聽趙嶼這么一說,寧遠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這手串來歷竟然如此非凡。

  周子恒戴著手串的手都在發熱發燙,心里熱乎乎的。

  妹妹果然心里有他,這樣珍貴的的手串說送他就送他了。

  “趙公子學識淵博啊。”

  李妍挑了挑眉,目中帶著探究之意,“聽公子剛剛在宴席上所說,公子出身嶺南趙家?”

  是他以為的那個趙家嗎?

  趙嶼說這番話,目的就是吸引李妍的注意,聽她主動提及他的家世,暗道機會來了。

  不由暗中松了口氣。

  “家父嶺南刺史趙淵。”他朗朗開口。

  李妍微微一笑,原來是趙刺史家的公子啊。

  趙淵的嫡子,趙婕妤的侄子,難怪有如此見地。

  她行了回禮客氣道,“失禮之處多擔待。”

  趙嶼連忙回禮道,”我和念卿兄親如兄弟,李妍妹妹不必如此客氣。”

  周子恒只知趙嶼出自嶺南大家,今日才得知他家世如此顯赫,他朝寧遠望去,寧遠聳聳肩,朝他頷道。

  “趙兄不想外人得知他的家世,我也并非隱瞞念卿。”

  趙嶼又忙向周子恒致歉,周子恒擺擺手,算了,是他不配。

  父親區區一個小小縣令,又怎么能刺史大人相提并論,趙嶼不愿和他相交,可想而知。

  結合趙嶼在府上的言行,周子恒覺得趙嶼這人沒有他以為的單純,對他的態度也疏離了起來。

  趙嶼暗道不妙,可一時間也苦于沒有對策,只能稍后好好再跟好友解釋解釋,求得原諒。

  這時,周夫人過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