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31章 動壞心
  寧遠看向發聲的少年,“小七,你在哼什么?”

  周子恒與趙嶼也齊齊看向他,終于意識到還有這么個人。

  小七冷聲,“沒什么,我就喜歡哼嘰哼嘰。”

  當他們傻呢。

  被小七這般無視,三個人的臉色皆有點難看。

  寧遠想起周夫人提過小七是府上的貴客,不好給伯母惹事。

  他按捺住火氣,只噓他一聲,“小七,客人都走了,你怎么還不走?”

  小七給自己倒了杯茶,一點也不見外,目光直直掃向他,“我不想走就不走唄,你不也沒走。”

  寧遠氣死,“我們是要在這里留宿幾夜,你也要在周府留宿?”

  小七慢悠悠說道,“也不是不可以。”

  今日還是要給公子寫信。

  前幾日幾封信送出后,昨夜黃昏,他終于收到公子的回信。

  雖說信中只有“聒嗓”二字,可從這簡簡單單的兩個字當中,小七看出來其中蘊含著的千千萬萬的意思。

  他得繼續給公子寫信,繼續這么聒嗓。

  內容自然不能無的放矢。

  這幾個人瞧著很不安份,他下意識覺得他們身上有素材可挖,有戲有寫。

  之前他看周子恒蠢笨蠢笨的,這一路觀察下來,他覺得自己又“眼花”了,周畢這老賊猴精猴精的生出來的狗崽兒怎么可能蠢笨。

  對上秦小春看著很弱,實則一點不吃虧。

  怪只怪李小姐如今太搶手了,公子把他留下來果然是對的,他得把人看緊點。

  寧遠和小七話不投機,小七想留下就留下,反正這是周府他也管不著。

  寧遠低頭喝悶茶。

  周子恒不知哪跟筋不對,突然拍了下自己的腦門,目光熱切地看向小七。

  也不管什么楚河漢界,直接就走過來坐到小七身邊。

  猛然握住他的手,一聲小七弟弟叫出口。

  寧遠口里的茶差點噴出來,伸手摸摸周子恒的腦門,“你沒問題吧,你何時又多了一個兄弟。”

  周子恒嫌棄地拍開他的手,笑吟吟地看著小七,“聽我母親說,小七弟弟跟我妹妹是朋友?”

  小七微仰下巴,抽出了被握的手,“有事就問,別動手動腳。”

  周子恒訕訕回收手,目光更熱切了,“那小七弟弟,肯定很了解妹妹了。”

  小七對他的舉動一目了然,很隨意道,“也就一般般吧。”

  周子恒這下挨得更近了些。

  小七笑道,“不過比別人知道的肯定要多些,比如說剛剛那個秦小春,有些事他不知我知。”

  周子恒心道這會可問對人了,忙給他倒了杯茶,“那你給我說說妹妹的事唄。”

  趙嶼和寧遠豎起了耳朵,目光也聚了過來。

  “李小姐祈雨、振災,施藥,救人的故事,你們應該多少都聽過了嗎?”

  這些事早就經由話本子、堂會、說書先生,以及百姓們口口相傳從和郡縣傳揚開去。

  周子恒興致依舊不減,“一路上聽民眾說了許多,也聽到好幾個版本的話本子,不過家母在書信上也屢有提及,家母說的應該是最真實的版本。”

  要說周子恒變成日后的寵妹狂魔大部分的原因還要歸在周夫人身上,周夫人每每在信中說李妍怎么好怎么乖,要他日后要對妹妹好,事事依著妹妹,順著妹妹,要聽妹妹的話。

  妹妹喜歡的人。

  他也要喜歡,妹妹厭惡的人他也要厭惡。

  不能對妹妹不好,也不能對妹妹亂發脾氣。

  妹妹說的話做的事都是對的,要無條件相信妹妹,寵愛妹妹。

  這樣被周夫人三天一封書信高密度洗腦后。

  周子恒腦子里就形成了一套一切以妹妹至上的理論。

  “所以,你還可以講些別的嗎?”

  言下之意,比起這些老生常談,他對新鮮事更感興趣。

  小七挑眉,“別的,你想聽什么?”

  “一些大伙都不知道的事唄!”

  小七皺眉,拿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周子恒心知他有所誤會。

  情急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就想知道,拋開人們眼中的面紗,妹妹在日常生活中是怎么樣?”

  他想了解最真實的李妍。

  有什么比從她親人朋友可中得知來的更真實呢。

  親人他有母親,但母親拿妹妹當掌心寶疼的勁,說出來的話難免偏頗。

  所以,他想聽小七這個妹妹的朋友說說。

  在好友眼中的妹妹又是怎么樣的呢?

  趙嶼和寧遠眼神也掠了過來。

  小七多看了周子恒幾眼,就說這只笨鵝不算笨。

  還能想到問這些。

  嘿嘿,可到底中計了呢?

  小七動了壞心思,“你真想知道?”

  “這還能作假不成,真的不能再真了。”

  周子恒看著他,又跟個呆頭鵝似的猛點頭。

  小七這下又覺得他有點傻缺,“李小姐跟著我練武呢?“

  “妹妹還練武呢?”

  寧遠驚呼,”妹妹都這么厲害?為什么還要學武藝?”

  “難道妹妹是想日后當女俠,行走江湖,除暴安良。”

  “妹妹的志向好遠大。”

  一時間,李妍在寧遠心中的地位又BIUBIU直線上躥。

  寧遠心中也藏著一個武俠夢,妹妹做的每一件事怎么都踩在他心尖上。

  寧遠盯著小七眼神亮得驚人,“小七你還收徒嗎?我也想跟著妹妹學武藝。將來和妹妹一起行走天涯。”

  “你醒醒吧!”

  趙嶼推推他,“你不讀書了,不參加科舉了?”

  寧遠垮下臉來,一時間有點沮喪,他家只是嶺南一個小世家。

  不像趙嶼在嶺南一帶根深葉茂,“土皇帝”的兒子。

  寧家也就他一個獨子,一家人就指著他金榜題名,光宗耀祖呢。

  可他不是這塊料,且一點不喜歡讀書。

  周子恒卻突地察覺到了不對勁,問小七,“李小姐?”

  “你不是妹妹的朋友嗎?”

  “為何要叫妹妹李小姐。”趙嶼和寧遠看過來。

  小七心道,你可總算看出來了。

  他不以為意地三人解惑,“我家公子讓我留下來護衛李小姐的安危,我可不得叫聲李小姐。”

  三個人不約而同的重新打量小七。

  小七衣著光鮮體面,語氣隨意,雙手抱劍,誰都不理的模樣。

  怎么看都不像是個下人。

  他們有些難以置信,什么的人家才能走出來這樣的奴仆。

  周夫人還奉他為上賓。

  “敢問府上哪家啊?”趙嶼客氣地問,道出了周子恒和寧遠的心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