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29章 見面
  寧遠用手肘碰了碰周子恒,不可思議道,”念卿兄,厲害啊,府上居然把懸空大師也請來了。”

  懸空大師上一次出山,據傳還是在八年前,是要處理大事。看來伯父和懸空大師交情非淺啊。”

  趙嶼眸色深深,“大師忘卻名利,甘于淡泊,得遇懸空大師這樣的德道高僧,我之幸也!”

  又嘆氣,“若是今日有幸拜見懸空大師就好了。”

  周子恒臉色不好看,”趙嶼,你想什么呢?想見妹妹就罷了,懸空大師此等大師豈是我等想見就見的。原以你不是那等不知分寸之人,今日你種種行為,讓我覺得當初看錯你了。”

  趙嶼所言所行,讓周子恒越來越覺得同窗心機深沉。

  趙嶼澀然一笑,低頭道歉,“是嶼貪心,失禮了,念卿兄莫怪,嶼不提便是。”

  實在是此等機遇難得,家中又遇難事無法決斷,是他超之過急了,平白還得了同窗的厭惡。

  “念卿,懸空大師身邊那位穿著盔甲的又是何人?”寧遠眼見氣氛不妙,忙轉移話題。

  周子恒看了薛紹一眼,“聽我母親說,給妹妹做見證人的除了懸空大師還有一位是營地的將領,想來這位便是綠營指揮使薛紹了。”

  寧遠一看薛紹不過三十來歲的樣子,奇道,“這么年輕就做指揮使了嗎?”

  周子恒,“這我就不知了,反正聽說是正四品的官,官職比我父親大多了。”

  寧遠東看西看的,突地眼睛一亮,他拉拉周子恒的衣袖指著一處道,“站小七旁邊的那個文士是不是蔡大學士啊?”

  沉默了一陣趙嶼的恩了一聲,出身嶺南大族,趙嶼明顯比兩個同窗更有見識。“那蔡大學士怎么不和伯父、懸空大師敘話?”

  周子恒突地耳根一紅,“那我怎么知道?”

  其實他母親和他提過一嘴,原本想請蔡大學士做認親的見證人,可就是關系不熟啊,沒臉請呢,聽說文人都很清高。

  見過秦小春說,他覺得周夫人說的對。

  小春都讓他覺得有點低到塵埃里去。

  更不用說蔡大學士此等名士,讓人不敢褻瀆。

  今日蔡大學士一身白衣,寬袍大袖,風采儀儀,令人仰望。

  趙嶼和寧遠連連感嘆,周府一場小小的認親宴,居然來了這么多的大人物,真是驚奇。

  不過想及認親的主角李妍,他們又覺得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看來周府很快就會崛起了,兩個人心中都暗暗打算和周府打好交道,特別周子恒這個同窗,之后更要多多走動。

  趙嶼暗中想著怎么與周子恒消彌剛剛的不快。

  “妹妹還不來么?”他問周子恒。

  周子恒不是愛計較之人,見他主動搭話,便回他,”應該快了,噓,點香了,要辦儀式了。”

  之前坐著的人紛紛站了起來,之后他們就見到了今天認親的主角。

  “念卿兄,那是妹妹嗎?你都不說,原來妹妹這么好看的嗎?”

  寧遠望著信步而來的少女驚嘆不已,“為什么妹妹這么年幼,還這么厲害又這么好看。”

  “真的比仙女還好看。”

  我自己都沒見過,我怎么跟你說,這個傻子。

  周子恒漲紅了臉,壓低聲音,“不是叫你不要說話,怎么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在妹妹面前這樣,他的臉都要被他丟光了。

  又不覺看了趙嶼一眼,見趙嶼神色如常,心道看來還是趙嶼沉穩些。

  其實只有趙嶼自己心里,那驚鴻一瞥之間,以為見到了九天玄女。

  沒有失態驚呼,不過是他強自鎮定而已。

  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雙手因為激動緊緊地攥著,目光緊緊地追隨著少女。

  在場的只有他們三個少年人沒有見過李妍,其他人在李妍出場時,雖沒有他們那么夸張,但還是被今日一番盛裝的李妍驚艷到。

  平日時李妍穿著素色的道袍,大家第一眼專注點都在道袍身上。

  李妍在她們心中早就不單單只是一個女孩兒,她是和郡百姓所有人的信仰,關注這個人本身,容貌反倒在其次了。

  可今日的李妍如同撥云見霧一般,讓人突然意識到她只是一個小姑娘,還有一個長得格外好看的小姑娘。

  一雙水汪汪的杏眼,白皙粉嫩的小臉,菱形兒的小嘴巴,嬌嫩的如同枝上的花蕊似的。

  如此嬌柔美好,讓人想要珍藏呵護!

  可這個女孩兒一點也不柔弱。

  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兒,用嬌柔的肩膀支撐起了整個和郡縣。

  她遇事堅韌果敢,敢闖敢拚,敢言更敢做。

  她從不畏懼困難,向死而生。

  這是個有胸懷丘壑,有道義有情懷的女孩兒。

  同時她又純真善良,擁有一顆世上最柔軟的心。

  這個女孩兒身上又處處充滿著矛盾,就是這種強烈的反差,讓人不覺被她吸引。

  經歷過役癥,小姑娘仿若脫胎換骨一般,在同輩的少年人中,她已經成長到讓人仰望的位置。

  少年人見到她時,除了感嘆其年幼,更深深地為之折服!

  主位上,看著女兒在眾人面前大放光芒,周夫人眼里的笑意滿的都要溢出來。

  今日她終于可以讓世人大聲宣告,這是她周芷瑤的女兒。

  李妍走到周夫人和周畢面前,夫婦兩個端坐在她面前。

  兩個認親的見證人,由懸空大師宣讀親儀文書,薛紹給予祝福。

  禮成后,李妍向雙親及祖母磕頭行跪拜禮,叫人。

  長輩們笑嘻嘻地應了。

  “乖女兒,趕緊起來。”

  周夫人伸手扶起她,給了她磕頭禮,一對碧玉手鐲。

  周老夫人和周畢則是笑嘻嘻地各給了一個大紅包。

  儀式結束后,周畢夫婦照顧客人入座。

  因為男女比例不均,男女不分桌。

  周畢薛紹懸空大師蔡大學士坐了一桌周畢還叫了衙門里幾個得力的手下。

  周夫人李妍、周子恒他們以及小春和,阿婆余下的是幾個關系親厚的鄰里湊一桌。

  寧遠他們擠眉弄眼的,慫恿周子恒往李妍邊上靠,周子恒初次見妹妹,臉皮薄,一張臉通紅,不敢坐過去。

  秦小春眼疾手快,喚李妍,“姐姐,坐這邊。”

  他站起來拉著李妍在他身旁的空位坐下,周夫人自然而然坐在女兒的另一邊。

  趙嶼和寧遠嘆著氣看周子恒坐在了周夫人身邊,寧遠挨著周子恒坐下,趙嶼在他坐下后,坐在他身邊,正對著李妍。

  丫鬟們上菜時,周夫人給李妍介紹了兒子,李妍笑著叫了聲,“子恒哥哥。”

  周子恒蹭地站起來,像在課堂上被授業老師點到名,人站得筆直,大喊了一聲,“妹妹好。”

  喊完臉就紅了,李妍覺得這個哥哥還怪可愛的,有點像呆頭鵝。

  便宜老爹這么精一個人,兒子卻養得這般單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