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28章 打擊他
  “念卿兄,我和趙兄隨你一同回府,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家妹也極愛花草,我給家妹也買一盆碧玉蘭,自然是為了討好家妹,你不忍心讓家妹失望吧。”

  你們一個母親,一個妹妹的。

  周子恒心道我信了你們的邪。

  “念卿兄,我們不辭三百里路陪你回府,你可不能太見外了。”

  “趙嶼,你這話說得可不中聽,念卿兄哪里會和我們見外。”

  寧遠道,“念卿兄可是書院里可是最講義氣,是不是啊,念卿兄,你會帶我們見妹妹的。”

  兩個人七嘴八舌,圍著周子恒,連道德綁架都上了。

  在學院里兩個人分明都是清冷的學子。

  對誰都看不上眼的,怎么到了他府上,就這般模樣了。

  “你們要見我姐姐。”

  就在周子恒難以招架之時,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人走了過來,身后還跟了個小童。

  趙嶼看了少年人一眼,“念卿兄,沒聽說過你還有個弟弟呀。”

  “那是李小姐的義弟。”一直被漠視的小七突地說道。

  小七一說,周子恒想起來,母親信中好似是提到妹妹有個很愛護的弟弟,就是眼前的少年嗎?

  “是小春弟弟啊。”

  周子恒愛屋及屋,親切地道,“今天不用念書嗎。”

  小春一臉你腦子不好的樣子,正色道,“我特意來見你的。”

  周子恒“啊”了一聲,“要知道春弟要過來,我就去接你了。”

  周子恒殷切地招呼他坐下。

  “我跟你不熟吧。”秦小春挑眉坐下。

  姐姐的這個義兄長得是人模人樣的,就看起來蠢蠢的,腦子不太靈光的樣子。

  周子恒額頭幾根呆毛亂飛,更顯呆樣,“妹妹的弟弟,就是我的兄弟,以后都是一家人,不必見外。”

  趙嶼和寧遠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得到一個共同的訊息,這個少年郎來者不善。

  兩個人靜觀事態發展。

  “十個手指還分長短呢,比起你姐姐自然更喜歡我。”

  秦小春今日過來就是來見見周子恒,給周子恒一個下馬威的。

  “你跟姐姐是不是還沒有見過面?”周子恒點頭。

  秦小春笑了,“我呀跟姐姐,從小一塊兒長大,我們相識13年了呢?”

  “你知道姐姐喜歡吃什么?”

  “不喜歡吃什么?”

  “喜歡什么顏色?”

  “厭惡什么顏色?”

  “她最愛逛的是哪條街?”

  “最喜歡聽的戲曲是哪首?”

  隨著小春問話,周子恒的臉色越來越沉。

  “你不知道吧?”

  小春笑得格外燦爛,“你不知道,我知道啊。”

  少年朗朗道,“姐姐,最愛吃鳳臨街口的小糖人。”

  “她最喜歡的顏色是雨過天青色。”

  “她沒有什么厭惡的顏色。”

  “她最愛逛的就是鳳臨街。”

  “最愛聽的戲曲是《玉堂春》”

  小春壞笑道,“那你知道姐姐最愛的人是誰嗎?”

  小春一臉憐憫地看著他,在他好奇的眼光下公布答案,“姐姐,最愛的人自然是我了。”

  “姐姐還有很多小秘密,這些小秘密她只對我一個人說。”

  “今天認親儀式,家師也會來,子恒哥哥,你聽說過家師嗎?”

  “家師是名滿天下的蔡大學士蔡全,我恰恰是他的關門弟子。”

  小春一臉意氣風發,“子恒哥哥,你知道我是怎么順利拜師的嗎?”

  “是姐姐親自帶我去蘭亭小筑拜見家師,費盡心力才讓家師松口的。你看,這么難的事,天下有幾個人能做到,可姐姐為了我做到了,看,姐姐就是這么的愛我。”

  “所以我今天來見你,就是為了告訴你。”

  “就算有了你這個義兄,姐姐最愛的人還是我,誰也休想搶走姐姐對我的愛。”

  秦小春把該的話說完,也不管周子恒的反應,拍拍屁股就要走,“子恒哥哥,時辰也差不多了,我走咯。”

  周子恒被他一番話砸暈了腦袋,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當中。

  對妹妹過往的人生,他一無所知,妹妹會不會不喜歡他啊。

  直到春小春說要走。

  他突然間醍醐灌頂,急紅了眼,跳起來一把拉住秦小春,“春弟,你錯了,妹妹她心里有我?”

  秦小春的神色變了變。

  這貨也太能抗了吧,這一連串的轟炸,居然都打擊不倒他。

  周子恒急急道,“妹妹讓人給我送藥了,她擔心我的安危。”

  秦小春又笑了,“忘了跟你說,姐姐就是這么善良,她最喜歡做的事就是送藥了,您隨便拉個人問問,哪個沒收過她送的藥,她是我們和郡的活菩薩啊。”

  周子恒的臉刷一下白了,切切實實被打擊到了。

  看著秦小春遠去的背影,寧遠和趙嶼不由同情地看著同窗。

  趙嶼拍拍他的肩膀,道,“念卿吧,這個少年人婊里婊氣的,不好應付啊。”

  兩人心道念卿要想當穩這個義兄任重道遠啊,不容易啊!

  人家可還有蔡大學士這個強大的背山呢。

  寧遠折扇一搖,拍拍他的肩,“念卿兄,不要氣餒,這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詞,他只是嫉妒你罷了。”

  趙嶼點頭表示贊同,“今日他特意來下你的面子,這說明他在意你,覺得你威脅到他在妹妹心中的地位了。”

  “對,他就是嫉妒我了。”

  在兩個同窗的鼓舞下,周子恒安慰自己,“他就是怕我搶走妹妹,我不上他的當。”

  鞭炮爆竹聲噼里啪啦響,提醒賓客們認親儀式時間快到了。

  周子恒收拾情緒,攜兩個同窗進子軒堂觀禮。

  看了一場弟弟哥哥掰頭大戲的小七,又被這仨遺忘了。

  小七無語的同時,心情又遭受一波不小的沖擊。

  李小姐好像越來越受人歡迎了,而且他有預感這種場面之后或許會是常態。

  小七尋思著是不是又要給公子寫信了。

  這幾日,他的信真的有點多了,公子離開此地不過五六日。

  他的信也寫了有四五封了。

  小七厭惡寫字,下意識卻覺得公子對李小姐的日常會有點興致。

  今日這種場面公子不在,不知該為他慶幸還是惋惜。

  周子恒他們進廳堂時,宴請的賓客都到齊了,或坐或站。

  一身袈裟的懸空大師在人群中異常顯眼,懸空大師慈眉善目,臉圓圓的,肩膀有點寬,身材比尋常人要高一些,站在周畢身邊比周畢要高出半個頭,兩個人笑語晏晏,薛紹站在在旁作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