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27章 碧玉蘭
  “聽我母親說,祖母喜愛蘭花。”

  周子恒興致盎然地道,“妹妹前不久前植了好幾株名貴的珍品過來,你們可有眼福了。”

  提到李妍,同窗寧遠問他,“念卿我們何時才能見到李妍妹妹啊?”

  寧遠對子恒這個義妹的興趣可比蘭花大多了。

  他們這一路來和郡,可聽到太多李妍的故事了,簡直比話本寫的還精彩。

  “快了,快了,離認親儀式不到兩個時辰,再等等,會見到的。”

  周子恒比兩個同窗更急,他也沒見過妹妹,也想早點見到傳說中的妹妹呢。

  “念卿,真羨慕你,有那么好的義妹。”寧遠道。

  趙嶼跟著道,“對啊,念卿,你的命可真好。若我有妹如斯,此生無憾了。”

  被兩個同窗羨慕嫉妒著,周子恒走路都有點發飄了,“你們呀,沒那個命,就別做夢了。”

  這種我有個好妹妹,而你們沒有的感覺可真是太棒了。

  他正色提醒兩個同窗,“今日能見著妹妹也算你們三生有幸,可別太貪心了。”

  周子恒越說越夸張,兩個同窗竟絲毫不加以反駁,很是贊同地道,“恩,今日能見著妹妹就不枉我們來這一趟了,豈敢有非份之想,念卿兄,你多慮了!“

  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小七,心情有點微妙。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李小姐早就聲名遠播了,甚至還傳到了這些學子口中。

  要知道周子恒他們還是從嶺南驪山書院過來的,離和郡縣可至少有三四百里路的呢。

  “那不是碧玉蘭嗎?”在小七思緒發散時,同行的趙嶼突然驚疑的開口。

  他手指著花叢中帶著淡黃色花瓣的盆栽,幾步奔過去。

  趙嶼在那黃色盆栽前站定,蹲下身去,細看了一番,隨即驚喜地回頭,“還真是呢?念卿,妹妹居然將碧玉蘭遷移到這里了。”

  趙嶼出身嶺南貴族,有著世家公子哥的閑情雅趣,她母親就酷愛伺弄花草。

  他從小耳熏目染之下,對一些珍奇花草也有了一些涉獵,如今在周府的園子里見著碧玉蘭。

  趙嶼欣喜萬分,又回頭朝兩個同窗招手,“你們快過來看,這樣的品種可少見呢。”

  周子恒和寧遠走過去圍觀,寧遠對花花草草的興趣不大,也看不個所以然來,就是湊個熱鬧。

  周子恒純粹就是覺得這花是妹妹移植過來的,見趙嶼欣喜若狂的模樣。

  內心充滿了由然而生的自豪感。

  “呀,稍后在妹妹面前,你可別一副大驚小怪的模樣,恁丟你嶺南貴族的臉了。”

  趙嶼目光聚在眼前的這些奇珍異草上,根本未將他的話放心上。

  “念卿兄這就是你不懂了,懂了你就不會這么說了。”

  周子恒見他念卿兄念卿兄的叫,想起幾個月前這人對他還冷冷淡淡的,一時之間心情難以言表。

  說來趙嶼這人素來自恃甚高,不愛與人結交。

  也就是在一個月前,妹妹的名聲傳揚開來,這個人才主動過來與他攀談。

  當時,趙嶼尚不知曉他們家認親的事。

  只聽說他是和郡縣過來求學的,就試著向他打聽妹妹的事。

  后來兩人關系漸漸親密起來,知道他要回府參加認親儀式,就跟著一塊過來了。

  畢竟妹妹這樣的女孩子世間少有,這些少年人存了一些好奇,想跟過來看看,挺正常。

  包括寧遠,也是,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見妹妹,周子恒沒有拒絕他們。

  只是因為疫情,回和郡的日程也是一延再延,原以為這日子拖久了,這兩人的心思會歇歇。

  不想,這兩人卻越發急迫,隔二三日就要詢問他回家的日程,深怕他不帶上他們。

  “你懂,那你給我們說說啊,這碧玉蘭有何稀奇之處。”

  周子恒收回思緒,接上他的話,也就是想從他口中聽到夸贊自己妹妹的話。

  “這碧玉蘭啊也稱深谷幽蘭,在山腰谷壁,懸崖峭壁才適宜生長,性喜陰,忌照陽。在尋常的園子里是生存不了的,可府上的碧玉蘭花葉姿優美,色澤亮麗,實屬上品。這碧玉蘭瀕臨絕跡,你是不知,在花市上一盆碧玉蘭的要價炒得有多高?”

  “有多高啊?”周子恒好奇問。

  “白銀八千兩啊。”

  “要八千兩?”周子恒一時間目瞪口呆。

  寧遠也是一臉震驚。

  “有市無價,一盆難求。”

  “家母酷愛蘭花,尤其這碧玉蘭,求不到就在家里日日念著。”

  趙嶼看著園子里一排七八盆碧玉蘭嘖嘖兩聲,“你們家實在是暴殄天物,這要是家母看見了,估計得瘋。”

  她日日念著一盆都得不到,人家園子里隨隨便便就放七八盆,簡直不讓人活啊。

  周子恒有點發懵,問他們,“這你們說,園子里放這么多銀子,我是不是要派幾個人守著。趙嶼你再看看,妹妹好似還帶了其它花草過來,妹妹給的會不會太多了啊。”

  “別的不說,就寧遠腳旁的那盆“多沙樹菊”最少也值千兩。

  “就這菊兒值千兩。”

  寧遠傻眼,“看著挺普通,不值這個價啊。”

  趙嶼一臉嫌棄,“這多沙樹菊,是蘭花的一種,你連菊花蘭兒都分不清,自然不清楚它的價值。”

  “念卿兄,一會你可得多叫幾個園丁看守著,隨地都是白花花的銀兩啊。”

  “我現在腳都不敢隨意亂放”

  寧遠道,“念卿兄,你還說你家小門小戶,家中簡陋,就這,你怎么說得出口。”

  周子恒,“和你們這些世族門第來說,我家就是小門小戶,我沒說錯吧。”

  趙嶼與寧遠對視了一眼,齊齊搖頭,“念卿兄,過于自謙了。”

  用不了幾年,周府門楣肯定扶搖直上。

  畢竟誰家里也沒有像李妍這樣的小姑娘啊。

  “走吧,去亭子里坐會,這花這么珍貴,真怕不小心一腳踩壞了。”寧遠道。

  趙嶼附和。

  兩人繞開花花草草,一左一右攬著周子恒,走到亭子里坐下。

  小七早被人忘在腦后。

  “念卿兄,等認親宴結束,給我們引薦一下妹妹唄。”趙嶼說道。

  我也要見妹妹。”寧遠不落其后。

  “剛剛不是答應了我不貪心的,一會的功夫怎么又變卦了。”

  看著兩個同窗定定的目光,周子恒下意識覺得就不該帶妹妹見他們。

  “家母那么酷愛碧玉蘭,求之不得夜不能寐,我見妹妹,也是為了向她買花,討好家母,你不忍心讓家母失望吧。”趙嶼給出了理由。

  這個理由勉勉強強還算過得去。

  “那你呢?”周子恒問寧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