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20章 允諾
  顧玄無端心情好了幾分,不由輕笑道,“只是可以嗎?”

  “我可是聽小七說李小姐以一已之力盤活了整個和郡經濟。”

  這幾日小姑娘真是忙開了花,每日里在外奔波,在外縣的日子甚至比和郡縣的日子還要多。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顧玄對小姑娘的氣也隨之淡去。

  回味過來,自己也覺得無稽。

  他一個小姑娘,他和她計較什么。

  自己生這么久的悶氣,這個沒心沒肺的丫頭根本就不當回事。

  李妍聽他贊她笑得春風得意,“是嘛,我有這么厲害的嘛。”

  被顧玄說的,李妍感覺自己在和郡算是就走上了人生的巔峰了。

  李妍虛虛一笑,“其實我也沒有公子說的這般厲害嘛。”

  那雙貓貓眼瞇成了一條縫,都快被自己卷沒了。

  那得意的小眼神可一點也不覺謙虛呢,顧玄忍俊不禁。

  “所以,李姑娘賺了不少吧。”顧玄手指敲擊著桌面,目光不經意看了她一眼。

  聽了他的話,李妍覺得有點不對頭。

  顧玄說了這么多,是為了給她下套的吧,他覬覦上她的錢袋子了。

  不然他這晾了她這么多天,一直冷冰冰的。

  轉眼間,這態度轉變也太快了點,李妍看著少年人堪稱明媚的眉眼。

  這,可不行呢!

  李妍抿抿唇,垂眸斟酌道,“顧公子,最近這個月吧,藥香堂是賺了不少,不過之前虧空的太過,你也應該聽說了,小女當初差不多將大半個藥香堂都捐了出去,這才稍稍回了點血。”

  說著,語氣一轉,“當然,小女樂善好施,大家都是清楚的,要是到時薛指揮使那里軍需供不上,小女倒也可以盡一份自己綿薄的心力。”

  李妍把自己歸結在他伙伴幫手的位置,旁敲側擊。

  據她觀察來看,這輩子顧玄不再是那朵避世而居的高嶺之花。

  但凡他有了爭權奪利之心,這錢肯定是缺的。

  她是想幫他,可她這個幫忙也是有限的,要說把錢袋子掏空了給他,真不至于。

  他們的交情未到,就算到了,她也未必會像前世那般傻乎乎地為他人做嫁衣裳。

  這一世她要靠自己,去做該做的事,去殺該殺的人。

  顧玄,不在這些事的考慮范圍之內。

  眼下她想借他的勢,討好他不假。

  也樂意為他花費點心思,獻出點計謀,甚至拿出一點點阿堵物,討他開心。

  可也僅此而已。

  在少女思緒翻飛間。

  少年看著她的目光越發深沉,最后只說了一句,“我不日返京,小七就留下來跟著你。若是有事,你也可以找薛紹幫忙。”

  說完,便沒了下文。

  李妍被他這話說的懵懵的。

  “不是,你要回京就回京,你把小七留在我這里,算什么事?”

  李妍狐疑地看著他?弄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顧玄卻是舉起茶盅,吹著杯中的茶葉。

  不說話了。

  這便是送客的意思了。

  呵。

  這就是上位者的姿勢么,說話做事只管吩咐便是,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顧玄這段時間陰陽怪氣,今日里對她還算客氣,沒擺什么臉色。

  既然不是金錢上的糾紛,李妍就不與之計較。

  小七跟著她,她還多一個免費的打工的,何樂而不為呢。

  顧玄要啟程回京,李妍倒是想起了之前說過的話,做人還是得信守自己的諾言。

  她決定撥出一天時間,陪他在和郡逛逛。

  就問了問他的意思,顧玄點頭應了下來。

  約好了時間,李妍出屋去找了小七。

  顧玄不說留人的緣由,她還不能換個人問問了。

  “你知道公子要將你留在和郡嗎?”

  哪想小七平日里看著聰慧機靈的小七,聽后卻呆頭呆腦的呃了一聲。

  估計他自己都整不明白這事。

  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李妍只好嘆口氣走了。

  李妍走后,小七就蹬蹬蹬地跑主子屋問主子。

  顧玄道,“留下你,自由留你的用意,無需多想。”

  叫他別多想。

  主子的這個別多想可以想的東西可多了。

  小七覺得自己好像窺破了點主子的心思。

  應該是那啥啥啥,主子不便說的那啥啥啥,他覺得他悟了。

  顧玄閉著眼睛假寐,小七看著桌上那幾包草藥,舔舔唇,呵呵笑幾聲,“公子,李小姐又給您送藥了?”

  顧玄不出聲。

  小七自顧自說道,“李小姐真是客氣啊,每次來都不忘帶上自己調配的藥草,這量可真不少,嘿嘿,李小姐可真有心了,把我的份也算上了,不能辜負李小姐的心意。主子,那你歇著,我讓小二把藥煎上。”

  小七瞪瞪拿了藥跑出去了。

  顧玄懶懶睜開眼,看了眼關上的屋門。

  這個小七,嗑藥還嗑上癮了。

  不說,小姑娘的藥還真是有奇效。

  用上一段時間后,他感覺自己身體輕盈,內力充沛。

  身上各處經脈像是被重塑了一般,就連武力都精進不少。

  想必小七也是體會了其中的妙處。

  所以他提出將他留在李妍身邊,他才會毫不猶豫便應下了。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自己的身邊人便被她輕易收服了。

  那是小七啊,在他身邊待了三年的人。

  小姑娘可真是厲害!

  不光厲害,小姑娘身上的疑點也多如亂麻。

  暮色中,倚在床榻上的少年,如墨的長發撥在肩上,望著窗外的夜色眼神幽遠深邃。

  次日,李妍帶上金桔陪著顧玄主仆倆人在五坊口逛了一圈。

  這一個月下來役癥偶有反彈,都不算嚴重,鄰縣在和郡送去一大批抗癥物資和人力資援后,也漸漸趨零。

  周畢已經下令明日大開城門,和郡縣的街鋪也都陸陸續續開張,街道上漸漸熱鬧起來。

  李妍帶著人去了和郡縣有名的糕點鋪,滿記糕點。

  問他,“您祖母口味是偏甜還是偏咸的?”

  她允諾過陪他選糕點送長輩,看來這并不算一句虛話。

  顧玄面上淡淡的,眼睛里隱隱有笑意閃爍,“祖母嗜甜。”

  “那就桂花糕和梨花糕各九份,再來兩罐草莓漿。”李妍笑著對掌柜的道。

  “好嘞。”

  又仔細挑了幾罐果脯和糖果,李妍又細問掌柜的果脯的制作日期。

  “都新鮮著呢,這幾日剛做好的。”掌柜的笑盈盈的回答。

  李妍看看成色確實是不錯,贊同地點點頭,挑了群九罐杏仁和山楂脯,又拿了幾罐糖果。

  顧玄站在一旁,靜靜地看她挑選。

  少女碟碟不休的說道,“掌柜的,麻煩杏仁山楂果脯糖果各兩罐裝一個禮盒,也來九份,桂花糕和梨花糕各二份裝一盒,裝八份,其中一份裝上兩罐草莓醬,包裝的精致點,余下的一份不用禮盒,您給我裝一起我帶回家就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