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16章 表立場
  周畢一番話后,下出結論,“所以我覺得你要在和郡縣做這個花草生意,行不通。”

  又提議,“你還不如做老本行,把藥香堂好好的經營下去。以你現在和郡的聲望,和自身高超的醫術,就算要把藥香堂開出和郡縣去,也不是問題。”

  術業有專攻,小祖宗醫術好,家里又是開藥店的。

  自然繼承蔡神醫的衣缽,好好經營香藥堂為好。

  若小祖宗只是想以花入藥,種種花草也就罷了。

  可他看小祖宗的樣子,怕不是這么想的。

  她若把主業放在了種花養草上,精力擱了一頭,難免就會疏忽藥堂的事。

  既然小祖宗和他說了這事,他自然要管管,免得她多走彎路,自毀長城。

  李妍卻有自己的主張,“花草生意,未必只能在和郡縣做。”

  她說道,“藥香堂交給金桔和老掌柜打理,問題不大。”

  周畢見她打定了主意,情知勸不動她,便問道,“那你預備將花草賣哪里去?”

  李妍目視著前方,聲音帶著縹緲之意,“錢多人傻又愛風雅的地方。”

  周畢小豆眼一翻,“你就使勁折騰唄,別將你母親的藥香堂折騰沒就行了。”

  否則,蔡神醫就是在地下也會被她氣活過來。

  陳大夫過來找李妍,就聽到周畢在教訓小神醫。

  隨即怒瞪著周畢,為小神醫打抱不平,“縣令大人說的什么話,藥香堂怎么可能會折騰沒?你在隔離所沒看見,您夫人沒和您說,醫香堂的生意可火了。”

  “不對,是火到沒天理了。”

  陳大夫覺得意思沒說到胃,補充道,“不說李小姐自己研制的預防役癥的“百草靈”供不應求,就說您家周夫人在做的口罩,送過去多少賣出去多少。”

  “就這樣的生意要說差,其它藥店都得關門歇業了。”

  “也不瞧瞧李小姐是誰,哪怕是同一種藥,只要是藥香堂售賣。生意也比別家藥店要好的不知多少。就說這口罩吧,藥店都在賣,可百姓都是等藥香堂賣完了,才會去別家。你細想想,在和郡有這等本事,將生意做到這份上的還有誰,除了李小姐再無其二,就是蔡神醫在世時,藥香堂也未曾有如此光景。”

  周畢癥役過后都睡在隔離所未曾回府,周夫人幾次送口罩過來,來去匆匆,夫妻兩個難得遇上一次。

  他是聽周夫人提過口罩生意還不錯,至于怎么個不錯周畢就不得而知了。

  眼下看來,和郡縣的口罩生意全沖著藥香堂去了。

  和郡的百姓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喜愛和支持小祖宗啊。

  就這個支持度,藥香堂想在李妍手里關門是挺難。

  陳大夫看著他眼神古怪,“縣令大人,你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有李小姐這樣的義女,你家祖墳半夜都得冒青煙,你還嫌棄,別人都眼巴巴地求不到呢。”

  他就很想呢。

  瞧小老兒一副酸溜溜醋兮兮,周畢突地一個激靈。

  當即清了清嗓子,表明自己的立場,“妍兒是本官的女兒,我們父女倆談個話而已,誰說本官嫌棄她了,本官疼她還來不及呢。某些人想,想羨慕也羨慕不來。”

  呸,老不羞,病人不醫治,合著跑這兒和他搶女兒來了。

  以為本官不清楚你的心思。

  這個陳老兒和仁德堂的王老兒一個德性,有事沒事在小祖宗面前轉悠,看著就煩。

  周畢防賊一樣,將李妍拉離陳大夫身邊,小豆眼緊巴巴地盯著他道,“你不在隔離所治病,跑這兒來干嘛?”

  周畢看他不順眼,陳大夫就看他順眼了。

  當即瞪了他一眼,“少管我。”

  轉而面對李妍時,又換了副面孔,笑呵呵地上前拉她,“丫頭,我有事和你聊。”

  周畢見此,心生不快,忙去拽他,“有事你當著我的面說呀,你拉拉扯扯做甚呢?”

  陳大夫也不好惹,拂開他后,又拿話故意氣他,“有些話自然不好當著你的面說,我要和丫頭私下聊。”

  兩個年齡加起來百余歲的老人,當著李妍的面拉拉扯扯,爭得面紅耳赤,不成樣子。

  李妍被夾在中間,成了夾板里的肉,她咳了一聲,語氣微冷,“夠了哦。”

  見小姑娘發了話,兩人憤憤地看對一眼,各自輕哼了一聲后,不情不愿地松了手。

  倒底心氣沒過,放手后,兩個人就這么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氣呼呼地看著對方。

  李妍要被這些老頑童氣笑。

  自打李妍和兩個老大夫交流醫術后。

  這兩老頭三天兩頭跑周畢這兒找她。

  也不知是不是和周畢天生八字犯沖,見上面總要懟上幾句。

  一天不鬧,他們就渾身不舒服。

  隔離區事務繁忙,這兩老頭上手頭的事也不少,也不知哪來的精神折騰。

  陳大夫又笑嘻嘻湊上來,“丫頭,走,我們去外面說話,甭理他。”

  他不想和周畢吵下去,沒得耽誤他和李妍敘話,直接拉了李妍的手要走。

  “誰讓你走了?”周畢提步追上來。

  李妍按了按發脹的額頭,回頭安撫怒意升騰的周畢,“估計是有什么急事,我和他去去就回。”

  便宜老爹幽幽看了她一眼,“那你快去快回。”

  李妍滿頭黑線,無語至極。

  也不知便宜老爹哪根筋錯了,見著兩老兒,就連智商都捉急了。

  跟著陳大夫出去后,兩人站在不遠處的老樹下說話。

  “何事這么神秘?還把我拉來這里。”李妍問。

  陳大夫松了手,撓了撓一頭白發,支支吾吾地開口,“那個今日蘇老伯爺痊愈要回府,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李妍深深看了他一眼,挑眉,“以我們兩家之間的關系,沒必要吧。”

  當時場面都鬧得這么僵了,陳老大夫也是在場的。

  之后交還信物后,兩家還有什么必要再來往,她還去看伯爺作甚。

  李妍一番尋思,笑問,“怎么,是誰讓你當說客來了?”

  陳老兒總不會無緣無故說這樣的話。

  被少女烏央央的雙眸盯著,陳大夫怪不自在的,眨巴眨巴嘴道,“這不是蘇大公子今日也過來了。上回你不是有事找他,我就過來問問你唄。”

  萬一你對他余情未了,還有點想法呢。

  陳大夫總覺得兩人之間似乎有點什么,不然求診時小神醫何必讓他對蘇老伯爺關照一二,還不是看在蘇大公子的份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