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45章 激憤
  人群中不知是誰嚷嚷了一句,“這米不對,都是發霉的,這發霉的米怎么能吃?”

  有人攤著手中的糧袋喊起來,“大伙快看看,這米確實發霉的,只是被醋泡過,掩蓋了味道。”

  “我這袋米不但發霉,還摻了沙子。”

  百姓們怒火沖天,“這米摻了沙子且不說,霉米吃了可是要得病的。”

  “縣令大人,你得給大家一個說法。”

  “朝廷是不可能給百姓發放霉米,為何到了我們和郡縣這米都是發霉的,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對,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然就是告到上京,我們也是不怕的。”

  不少人沖上前去,去掀府衙口推著的糧袋,人群簇擁著一直往前擠。

  百姓們群情激憤,一瞬間場面亂成了一團。

  有人上前直接掀開糧袋,將米倒在了地上。

  “看看,這都是什么東西。”

  發了霉的大米,飄出來一股子怪味。

  周畢被憤怒的人群擠到了角落。

  眼見一袋袋糧食倒在了地上,解了袋口的大米嘩嘩嘩地掉在地上。

  盯睛一瞧,毫無例外的,這些米顏色變異,竟然全是壞的。

  聞著其中的酸臭味,此時的周畢完全懵了,腦子像是被雷劈了一記,一顆心立時吊在了半空當中。

  他在人群中四處搜尋王富貴的影子。

  糧食是經由他之手入的庫,這中間到底是哪個環節出問題,換米之事,王富貴是沒膽做出來的。

  耳邊又有聲音憤憤道,“李小姐那邊施的粥,可全是新米煮的,你們官府做事難道還不如一個小姑娘地道。”

  周畢額頭冷汗涔涔,王富貴到底是怎么辦事的,入庫時難道看出來米糧有問題?

  他下意識看向身邊神情泛冷的孫福林,“孫大人,這?”

  “幾粒霉米又吃不死人,你何需緊張。”孫福林臉色陰沉。

  他一路從上京下來派糧,一路順遂。

  和郡縣是他送糧的最后一站,原以為回去后可以輕松交差,不成想到頭居然壞事了。

  孫福林臉色難看至極,此時的心情可想而知,“真是晦氣,速速將此事情處理了。”

  周畢心下一個咯噔,這米肯定是被動了手腳了。

  不是他們動的手腳,能動手腳的人還會是誰?

  答案不言而喻,除了此前的欽差大人,還能有誰。

  吃少量的霉米對人的影響是不大,可量多了卻極易滋生疾病,尤其是老人和孩子。

  這些抵抗力弱點的人群根本就抵抗不住。

  一邊是權勢滔天的上峰和權貴,一邊是百姓和自己內心的良知。

  周畢此時內心天人交戰。

  孫福林卻不會給他多想時間。

  見他不動手,氣急道,“來人,把聚眾鬧事的人抓起來。”

  周畢忙道,“且慢。”

  孫福林深深看了他一眼,“周畢,你想與本官作對。”

  周畢姿勢放得很低,“大人,非是下官要與您作對,可事關賑災米糧,此事干系重大,下官做為和郡父母官,自當為百姓做主,恕下官失禮了。”

  周畢說完,也不看孫福林氣得發白的臉,揚聲道,“來人,把霉米換了,上新米。”

  李四忙喚了幾個衙役急急去縣衙的倉庫運糧。

  衙門里日常備有應急的物資。

  之前因為旱情發放了不少,留下少許積余,今日這一關勉強能應付過去。

  周畢安撫憤怒的百姓,“大家稍安勿燥,此事實屬誤會一場,新米馬上就到,大家稍等片刻。已經領了霉米的也不要擔心,做好登記,到時再重領一份。保證人人有份。”

  “縣令大人是為民辦事的好官,我們相信縣令大人,大家就安心等著,別再鬧事了。”人群中一個少年人說道。

  畢在和郡府辦了不少實事,在百姓當中素有威望,也確實是一個好官員。

  百姓們要的其實并不多,想的也簡單,聽到有新米可以領,又有父母官做擔保。

  喧鬧的現場立時安靜了不少。

  人一旦冷靜下來,有些事也就慢慢想明白了。

  剛才那個欽差大人的話,大家可都聽得清清楚楚。

  米糧是他運來的,也是他想把百姓抓起來,霉米的事說不得和他有關。

  縣令大人敢公然違抗他,顯然事前他是不知情。

  想通了其中的關節,百姓們哪里還會再為難周畢,主動配合衙役去做登記了。

  李四適時運來了新的大米,府衙口又也開始了新的動作。

  這一場喧囂像是從未來過,現場一派祥和。

  這當中有人卻惱怒異常。

  “周畢,你可真是個好官啊。”孫福林冷冷譏了他一句,拂袖而去。

  李四上前幾步,走到周畢身邊,看著孫福林離去的背影,皺眉道,“大人,得罪了孫大人,這事怕不會就此善了。”

  周畢何嘗不知。

  他嘆了口氣,“事到如今,走一步看一步吧。”

  還能怎么辦,做都做了,再憂心也沒用。

  不能給百姓發霉米,這樣的事他打死也做不出來。

  周畢想到之前群眾所言,眉頭打了個結,“對了,你去提醒李妍一聲,讓她最近給我安份點,別再惹事了。”

  “她若是再作,本官也保不了她了。”

  周畢心累啊,先前在人群中,那個當眾夸贊他是好官的少年。

  可不就跟在李妍屁股后面奔噠的秦小春嘛。

  這事要說沒李妍在其中攛綴,他死都不信。

  也不知她緣何發現了霉米的事。

  他如今才深切體會到,小祖宗她不是心大,她就是喜歡作死。

  周畢看著頭頂越來越暗沉的天色,憂心忡忡。

  有些人不是李妍一個鄉野小姑娘惹得起的。

  但愿,孫福林此刻未曾注意到她。

  不然,以他一個綠豆大的小官,既便拚了命也保不了她。

  “縣令大人,你怕是對李小姐有些誤解。”

  李四對大人所言極不贊同,“李小姐一直安份守已的,這幾日不是上山采藥,就是在藥房制藥。“

  “如今又要施粥,每天忙得很,哪來的時間瞎鬧。

  他又小聲嘀咕了一句,”李小姐也從不瞎胡鬧啊。”

  李四對周畢的話有些莫名,大人為何總覺得李小姐不安份呢。

  明明李小姐一直在盡心做事。

  看著自己得力的屬下提到李妍時,發自內心的敬重和景仰。

  周畢,“..........”

  瞬間不想說話了。

  他和這些人說不通,他們不懂。

  真的不懂。

  他身邊的人,老夫人和他夫人不說,如今連他的手下也都被李妍蠱惑了。

  沒有人懂他心里的苦。

  心累。

  周畢對他揮了揮手,不想再爭論了,“你按我說的,去和她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