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36章 打聽
  一刻鐘后,金桔與小姐坐在了去武陵縣的馬車上。

  對,不是興寧縣,而是武陵縣。

  李妍是去武陵縣碰碰運氣,看能否抓住浮云這老賊。

  馬車內,主仆兩個吃著糕點,喝著茶,姿態輕松。

  馬車外,兩個少年一人一騎,護送左右。

  在瀝瀝雨聲中,她們一行暢行無阻出了和郡縣。

  出了城門口,金桔不由感嘆,“小姐,二公子,可真好!”

  一刻鐘前,金桔原以為只能獨自一人留在藥香堂等小姐了,哪曉得少年會那般貼心。

  在主仆兩個悄悄說話時,只片刻的功夫,就找來了一輛豪華的馬車,就連車夫都捎帶上了。

  她湊到李妍耳邊小聲道,“小姐,二公子如此能耐,那浮云老道,是否也托他打聽打聽。也總比小姐你這樣瞎碰亂撞、大海撈針要好。”

  李妍清楚顧玄的家世,金桔卻不曾得知。

  可通過借車一事,小丫鬟看出了少年背后代表的權勢。

  這兩日,李妍為了浮云道長的事東奔西走,她看得出來,小姐對浮云老道的事很是上心。

  昨日她們馬不停蹄地趕去興寧縣,雖說沒見著浮云道長。

  可小姐并非和周縣令所說的那樣,對浮云道長的事毫無眉目。

  如今她身上還揣著一張浮云老道的畫像,依小姐的執拗勁看,不將浮云老道揪出來,她是不會罷手的。

  可到底人海茫茫,天曉得此時浮云老道躲到哪個鬼地方去了。

  她們兩個女孩子,為了找人,終日在外奔走不是長久之計。

  李妍吃飽了,靠著車壁打盹,聞言道:“金桔,你記住一點,求人不如求己。別人能耐那是別人的事,與我等無關,我們倚仗的只有自己。”

  此去武陵,李妍是不得已才告之。

  她可不想再在蛛絲馬跡中被少年推測些什么出來,她有自己的打算,這個打算中不包含顧玄在內。

  見她睡意漸濃,金桔輕輕哦了一聲,乖巧地閉了嘴。

  從柜子里取了薄毯給她蓋上,自己尋了個抱枕,靠在了抱枕上。

  一路顛簸,到了武陵縣,雨也小了些。

  有顧玄在,入城很方便。

  小護衛一亮令牌,守門的官兵看后,便直接放行了。

  馬車停在了武陵縣有名的客棧,悅來閣。

  李妍和金桔下了馬車后,向顧玄道了謝,說自己要在這里用膳,問他們是否另有打算,還是和她一起。

  小七,“......”

  想一塊用膳,想得美。

  顧玄頷首應下。

  小七,“......”

  好吧,打臉來得太快。

  悅來閣做為武陵縣知名的酒樓,平日里酒肉飄香,人頭攢動。

  如今因著旱情,酒樓里的生意一落千丈,大廳里稀稀落落只坐了兩三個食客。

  少年人一進來,就得到了店家特殊的禮遇。

  掌柜親自待客,將他們帶到了二樓的雅座,小二隨后上了茶。

  “幾位客官可趕上好運了。“

  掌柜一臉熱切:”恰逢我們閣里生海鮮、肉類三折虧本出售,不知哪位客官點菜,可隨我去樓下看看鮮品,保證物美價廉。”

  這次旱情對商家利益的損害那是無法估量的,小的酒樓客棧商鋪紛紛歇業關門。

  悅來閣這家武陵縣最有名的酒樓也未能幸免,因為生意冷清,帳面上三個多月都是大紅的赤字。

  即便悅來財大氣粗,也不得不縮減人手,減少不必要的開支。

  李妍看向少年,“小女倒是知曉這店里的幾個招牌菜,就不知公子口味如何?可有忌口?若不然,就由我作東?”

  顧玄面上一慣的清冷,“客隨主便,姑娘喜歡就好。”

  “我家公子口味偏淡。”小七插了一句。

  李妍目光一動,“小女知道了,公子稍事休息,待我隨掌柜下樓看看。”

  顧玄在包間喝茶,金桔和李妍一起下了樓。

  李妍點了幾個菜,遣了金桔和掌柜的挑海鮮去了。

  自己則隨手逮了一個伙計塞了一角銀子到他手上,打聽起了浮云的事。

  “小姐要打聽何事,只管道來。”

  打探個把事在酒樓是常有的事,伙計見慣不慣,李妍出手又大方,銀子揣兜里,伙計笑得眼睛都沒了。

  酒樓生意差,伙計不光月俸銳減,就連額外的賞銀也好幾個月沒了。

  李妍給的一角銀子可抵他半個月的工錢。

  “小二哥不瞞你說,我是從外鄉過來,這一路旱癆成災。你們武陵縣這雨來的及時,我想問問此地是否有高人作法?”少女說話時,面露好奇。

  伙計一笑,“姑娘這話問對人了,還真是有高人呢。”

  “哦?”

  李妍面上興趣更濃,“小二哥,能否給我細細說說這位高人。”

  “也是巧了,那位高人昨夜便宿在我們悅來閣,還是小的親自伺候的。”

  伙計倒豆子似的將知道的全盤托出,只這一點對李妍有用。

  李妍眼眸一亮,“那人呢?”

  “做完法,就結帳走人了。”

  聽到浮云已經離開了客棧,李妍內心平靜。

  這個結果和她原先設想的并無多大出入,她在和郡謝雨時,浮云正在武陵“呼風喚雨”。

  由于地域不同,各地降雨時辰各有不同的差異。

  浮云便是利用了這個時間差,在兩地奔波。

  至于她為何之前不來武陵逮人,而選擇去興寧縣。

  也正是因為浮云祈雨和她謝雨時辰相撞,迫不得已的下下策。

  逮不到浮云,至少她還有他的畫像不是。

  只要他有所圖謀,遲遲早早她都會將人逮到。

  至于浮云是自請茅廬來此地作法,還是背后有人,眼下就不得而知了。

  但總歸這事并不尋常。

  她倚仗的是重生的先機,那對方呢?

  浮云真的有大能?

  還是說這世上還有旁人與她有了一樣的機緣,也重生了?

  她總要將事弄清楚,若對方不擋她的道,大家各掃門前雪,相安無事。

  若真要擋她前路,她也不會手軟。

  一翻思量下,李妍惋惜道,“那真是可惜了。”

  “家中遇到難事,本還想向高人求個卦,問問吉兇,看來是不成了。”

  “姑娘要想求卦,我們武陵的寶禪寺很靈驗的。”

  伙計熱心地道,“姑娘不防去那一試。”

  這樣嬌滴滴的小姑娘若非遇到難事,也不會在這當口跑出來,伙計對她的話深信不疑。

  “寶禪寺的靜云法師就擅長解簽。”伙計好心說道。

  “多謝小哥。”李妍客氣地道了謝。

  這時,店里有人喊伙計,伙計匆忙去了。

  金桔挑好了魚肉過來,“小姐,今日可是賺翻了,奴婢花了二兩的銀子,點了平日二十兩銀子都吃不到的好菜。”

  “店里剛到了一尾松花魚,奴婢瞧著那魚活絡的很,就要了一條。”

  金桔又報了幾個菜名,問她,“小姐,你看要不要再加幾個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