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33章 動機不純
  小七傻了,公子眼瞎了嗎?

  這種事也能輕易應下。

  李小姐會看病,母豬都能上天了。

  “公子。”他不由大叫一聲,連連擺手。

  示意他病急也不能亂投醫,況且老夫人的病是需要長期調理的,并不急于一時。

  少年輕飄飄掃了他一眼,小七喉嚨一卡,到嘴的話被他咽了下去。

  金桔一見事成,轉身便開開心心去給他們泡茶了。

  李妍則領著人在堂前坐了下來。

  藥鋪堂前布置極其簡單,除了藥柜和放藥的壁櫥外。

  屋子里就放了幾把供病患休憩用的座椅。

  此刻,兩人隔著一張茶幾,并排而坐。

  女的嬌俏,男的俊朗,真真是一對壁人。

  明明是美好的畫面,小七卻看的心中發慌。

  在他忐忑不安之際,金桔拎著茶壺過來了。

  小丫頭動作還挺快,端茶倒水,頓時室內茶香四溢。

  “家里也無好茶招待公子的。”

  李妍指了指幾上的茶盅,“這是我去歲時自山林采得,雖是鄉野粗茶,口味卻還甚可。公子若不嫌棄,當可一嘗?”

  說著,將茶盅遞了過來。

  少女看著他目光切切,笑意盎然。

  顧玄不由想到祖母跟前養著的那只“小卷毛”。

  這小花貓,平日里傲氣的很,見誰都沒好臉色,就喜歡沖著他搖尾巴。

  小東西要討他歡心時,可不就跟眼前的小姑娘如出一轍。

  小七對自家公子的濾鏡碎了滿滿一地。

  覺得眼前的公子再也不是那個白壁無瑕的公子......

  顧玄出自名門,家里人吃穿用度都其講究。

  規矩也重,陌生人遞過來的東西,他尋常是不會碰的。

  今日不知怎么,迎上小姑娘期待的眼神。

  心底驀地一軟,到底還是將茶盅接了過來。

  心想,一茶杯而已,為她破次例,便罷了。

  在李妍遞茶盅時,小七心道要完。

  從公子一進門,李小姐就一直盯著公子的帷帽。

  他就覺得少女動機不純。

  果然,狐貍尾巴這就露出來了。

  現在借著喝茶哄著他家公子摘了帷帽,稍后是不是借機和他家公子互通姓名了。

  要是再進一步呢?

  借著行醫之便,怕不是要以身相許。

  這廂小七擔心的要死,那邊顧玄遂了小姑娘的心愿,在喝茶時自然而然將那帷帽摘了。

  少女眨著黑鴉鴉的雙眼看著少年。

  小七觀她的眼神,也太過份了點吧。

  雖說他家公子長相賽過神仙,可真不至于。

  小七寒毛倒豎,滿懷戒備地盯著她。

  李妍則忽略了小護衛如臨大敵的神色。

  見著顧玄時遭受到的沖擊,讓她啞然失聲。

  良久,她深吸了一口氣,贊道,“見君方知真絕色,平生所見皆枉然。”

  少年人眉目清俊,氣質清雅。

  如昆山片玉,又如青松落色。

  凈如蓮,仙如鶴。

  美好的猶如一幅行走的山水畫。

  山川、白霧、碧水,綠湖仿佛全都籠在了他的眉眼之間。

  李妍看看自己身上的道袍,嘆了口氣。

  穿著同色的衣裳,人家是仙氣飄飄。

  自己怎么看就是一個鄉野村姑。

  人與人的差距委實太大了些。

  也難怪他之前一直戴著帷帽,這樣的容貌委實不便顯露人前。

  在李妍心思顧轉間,顧玄口里的茶險些沒被嗆住,清冷的面容險些維系不住。

  他自小容貌出眾,見慣了各色女孩子主動向他示好。

  可像少女這般直白當真絕無僅有。

  顧玄一時不知作何反應,只好朝她笑了笑。

  這一笑,如曇花一現,流星閃爍。

  金桔恍了恍神,這是什么神仙啊。

  怎么可以笑得這么美。

  之前她覺得蘇大公子已是難得一見的俊俏郎君了。

  可和眼前的公子一比,只能說聲抱歉,恕她眼拙了。

  這一回,費盡心機也要將小神仙留下了。

  費點糧就費點糧吧,她省得點吃,還是能勻出來的。

  再不濟,縣令大人那還有兩千兩黃金欠著呢,總能養上一時吧。

  如此出色的郎君,萬萬不能怠慢了,得細細嬌養才好。

  金桔心底和蘇家大公子再道了聲歉,將與小姐良配的人選默默從蘇大公子換成眼前這位小神仙。

  只盼著小姐能好好發揮,今日直接將人拿下了。

  這樣的絕色宜早,不宜晚。

  等人走了,那就追悔莫及了。

  金桔滿腦子胡思亂想,停都停不下來。

  小七對于主仆二人癡迷的眼神見怪不怪,他微微昂頭。

  他家公子的風姿誰人不知。

  京中那些女孩子為了一窺公子真容。

  費盡心機,都無法得逞。

  李妍何德何能.......

  得公子如此厚待。

  兩個人不僅坐在一起喝茶閑話家常,公子那么清冷自持的人,還笑了。

  他數著呢。

  三回。

  短短時辰,公子今日竟對著她笑了三回。

  這在小七看來,簡單就是奇跡了。

  要知道就是在府中,公子一年也難得笑上幾回。

  不妙啊。

  少女夸贊的話沽沽的還在往外冒。

  小七,“......”

  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金桔眼里冒星星,小姐厲害啊!

  心里鼓燥個不停,小姐,繼續夸,不要停。

  李妍不負小丫頭所望,如同枝頭的百靈鳥,嘰嘰又喳喳。

  腦海里搜刮了一通好話,夸的人應接不暇、目瞪口呆。

  “公子,有人和你說過,你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嗎?”難得她收了口,朝他俏皮地眨了眨眼。

  顧玄,“.......”

  懷疑自己是不是被調戲了。

  那些人離他三尺,只他一個眼神,便不敢越界,無人像她如此地放肆。

  顧玄的目光略過她的眉眼,淡淡搖頭。

  李妍哦了一聲,一本正經勸道,“不過,公子可不能多笑哦?”

  顧玄挑眉,“為何?”

  “亂花迷人眼啊。”

  顧玄的眉眼狹長,不笑時看著恬淡寡欲,清冷色純,令人著迷。

  他這一笑,眼里仿若含了春水,旁人怕是要醉死其中,不知今昔何朝了。

  顧玄,“.......”

  說他是亂花也就罷了。

  還說他迷人眼。

  少女說的話,他明明應該感覺到厭惡的,可少女眼神清明,態度無比真摯。

  她說他好看,便是因為他真的好看。

  這跟她夸花美水清是一樣的道理。

  如此赤誠,他發現自己竟然絲毫厭惡不起來。

  “姑娘玩笑了。”他說道。

  “小女從不妄言。”李妍難得正色。

  她是這樣的認真,清亮的眉眼俱是真心。

  這一刻,顧玄的心緒有些復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