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9章 信了她的邪
  這邊,周畢對周夫人的打算毫不知情,要是得知不得把他氣暈過去。

  周畢急于見人,腳底生風,很快便到了福祿堂。

  外邊風大雨大,屋子里老夫人的笑聲卻比風雨聲還要大上許多。

  這是得有多開心,老夫人才能樂成這樣?

  周畢之前就好奇小姑娘討好老夫人的秘訣。

  眼下機會難得,索性站在了檐下,豎起了耳朵偷聽。

  瞧瞧小姑娘在老夫人面前到底玩了什么花樣。

  老夫人的聲音從屋內傳來,“難為你這孩子,還掛念著我這個老太婆。這本《菩陀心經》是怎么給你從老和尚那里弄來的?這可是他的寶貝,輕易不讓人多看一眼。”

  老夫人信佛,只要是沒見過的佛經,都想瞧瞧,這本《菩陀心經》老夫人眼饞很久了。

  聽老夫人口中的意思,李妍這丫頭快馬加鞭的,還真是去了大悲寺。

  莫非他冤枉她了?

  少女銀鈴般的笑聲雜夾著風雨聲飄入周畢的耳朵,“寶貝自然是要寶貝換的,妍兒不過投其所好,又捐了點香火錢給寺里,這說到底還是銀子好使啊。”

  “你那點銀子想必還入不了方丈的眼。說吧,這回又拿了何寶貝和老和尚交換?”老夫人的語氣明顯不信。

  “嘻嘻,我不告訴您。“

  少女調皮的朝人撒嬌,”我要是和老夫人說了,下回老夫人自己拿著寶貝去和老和尚交換,那我豈不是在老夫人跟前沒了用處,我才不干呢。”

  討好又俏皮的話把老夫人逗得哈哈大笑。

  原來李妍便是如此哄騙老太太的,他信了她的邪。

  周畢咳了一聲,掀開了竹簾。

  老夫人正與小姑娘聊興正濃,見兒子進來,臉色的笑也淡了幾分,瞥了他一眼,就挪開了目光。

  周畢心口一提,低頭向老夫人問了安,“母親。”

  老夫人輕輕恩了一聲,“坐吧。”

  李妍起身笑盈盈地行禮,“民女見過縣令大人。”

  周畢瞥了她一眼,輕哼了一聲。

  周畢來的匆忙,也沒打油傘,身上淋了雨有點濕。

  一旁伺候的小丫頭遞上了軟巾,他隨意擦了幾下,便坐下了。

  周畢對她態度冷淡,李妍也不在意。

  給他行完禮,又規規矩矩地坐在了老夫人身側,繼續和老夫人閑聊起來。

  一老一小笑聲不斷,屋子里坐著的周畢倒像是被兩人給遺忘了。

  周畢坐著冷板凳,看著眼前笑語晏晏的少女,心情復雜。

  周畢是老夫人膝下獨子。

  老夫人以一己婦道人家將兒子含辛如苦養大,極不容易。

  由己度人。

  蔡神醫也是自立門戶,一個女子將孩子拉拔長大。

  同樣的境遇,老夫人心疼李妍,周畢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況且小姑娘又慣會做人,時不時到老夫人跟前講些新鮮事,抄些經書給老夫人。

  天長地久,老夫人難免更看重于她。

  逢人就夸她不僅長得好看心地還純良。

  之后,蔡神醫意外身故。

  她一個沒了娘的孩子,老夫人就越發心疼了。

  周畢買來孝敬老夫人的吃食,有一半都被老夫人拿來喂她了。

  這樣想著,坐了約莫有一盞茶的功夫,見老夫人仍未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周畢便有些坐不住了,尋了個話頭討好老娘,“母親,您這些日子過得可好?”

  老夫人瞥了他一眼,口氣沖得很,“你還記得有我這個母親啊,你說說看,你有幾日不曾踏進福祿堂了?”

  老夫人身來嬌氣,脾氣也有點大,周畢唯老夫人是從,一直由著她。

  可老母親這么說,周畢著實委屈,“母親說的哪里話,兒子豈會不掛念您,兒子這不是公務繁忙嗎?”

  天可憐見的別說老夫人屋子了,自己的屋子周畢都好幾日沒進了。

  他這不是被這天災鬧的,天天睡在衙門里那張硬得跟石頭一樣的床上么。

  老夫人可沒什么道理可講,說出來的話極重:“公務繁忙,陛下夠忙了吧?可陛下每日里還要到太后面前敬孝呢,你說你,你總不能比陛下忙吧?”

  今陛下極重禮儀孝道,老夫人說的這個罪可太重了。

  周畢扛不住了,站起來道,“母親,千錯萬錯都是兒子的錯,您老人家千萬息息怒,別氣壞了自個的身體。”

  老夫人余怒未消,含沙射影,“可虧得妍兒時時陪著我,要不然啊我這把老骨頭死了都沒人知道。”

  周縣令被訓得低著頭不敢吭聲。

  趁著老夫人不注意,暗中朝李妍使眼色,示意她在老夫人面前替他說幾句好話,解解圍。

  李妍無辜的眨眼,到底選擇做個好人,幫他一把。

  “老夫人這次您真的誤會大人了。大人一心為民,為了此次旱情可謂殫精竭慮,日夜操勞。

  “您是不知祈雨現場那會有多亂,當時還有那鬧事的,要不是大人派人壓制住了,這些人怕是要闖大禍。祈雨能順順利利的,大人可是功不可沒。”

  李妍扯著老夫人的衣袖,聲音軟軟的,“老夫人,您要還怪罪大人,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老夫人哪里舍得怪罪她,口氣立時軟了,“好孩子,這怎么能怪你呢!”

  她脧了周畢一眼,見他規矩地低著頭,語氣到底好了些,對小姑娘道,“你可不興為他開脫,拿話哄我。“

  “哪里敢欺瞞老夫人,昨日家中發生了一些事,大堂上也多虧大人公正清明,惡人最終認罪伏法。”

  李妍又將寶珠的事和何秀才合謀害她的事和老夫人說了,又說了周縣令一嘴的好話。

  老夫人聽得是目瞪口呆,拉著她的手,將她上下仔細打量一番,確認她此刻好端端的。

  才拍著胸口,心有余悸地說道,“天殺的,這些人怎么有如此大的膽子,我們妍兒受驚了吧?”

  看著老夫人擔憂的眼神,李妍覺得她受到驚嚇可能比她還大呢。

  她笑著搖頭,“老夫人,妍兒好著呢。非但認破了他們的陰謀,還設計讓人伏了法。”

  小姑娘說得輕巧,老夫人可不認為人沒傷到,就沒事。

  有時心靈上受到的傷害遠比皮.肉上的傷害嚴重多了。

  老夫人猶在生氣,憤憤罵道,“作孽啊,那些個沒心肝的,他們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要不是妍丫頭聰慧,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