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24章 空手套白狼
  少女笑的微妙,一副商量的語氣道,“民女始終相信大人的人品,您看,您幾時上書方便?這種事宜早不宜遲,大人您說呢?”

  再三強調做人要言而有信,好你個李妍,這是軟的不行來硬的。

  又要給他下套。

  周畢嚴詞拒絕,“不行。”

  他堅決不答應,少女又能耐他何。

  他朝少女抬了抬下巴,“李妍啊李妍,本官好意奉勸你不聽,若不是看在老夫人的份上......”

  真想好好揍她一頓屁股,勁跟他擱這兒鬧騰。

  周畢態度如此強硬,倒有些出乎李妍的意料。

  對周畢來說,向朝廷表功于他不過只是舉手之勞。

  甚至于對他自己官途也是有利的,可他的反應卻如此奇怪,完全不合乎常理。

  莫不是祈雨結束這短短幾個時辰,又出現了變故?

  少女目光幽幽看著他。

  擔心小丫頭再鬧騰,周畢無奈苦笑,“興寧縣比之和郡縣早半個時辰,祈雨成功。”

  李妍聞言冷笑一聲。

  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她這是擋著人家的路了。

  在最初的驚訝過后,少女很快鎮定下來。

  早在街上遇見那兩個少年郎時,李妍心中已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如今果真印證了這一點。

  她都能重生了,那很多事也不可能一成不變。

  “那人是誰?”李妍表面平靜,內心卻是波濤洶涌。

  奪人錢財,無異于殺人父母。

  她費心搭了這個臺子,唱了這么久的戲,可不是讓人來拾她牙慧的。

  周畢倒沒有瞞她,這事她遲早得知道,“浮云道長,世外高人。”

  李妍哈哈大笑,“浮云道長?世外高人?”

  “是世外高人,就能搶奪別人的功勞了,我呸。怕是徒有其表,欺世盜名之輩。”

  “周縣令你可別忘了,我可是早在三日前就到衙門尋你了。什么浮云道長,我李妍生在和郡,長在和郡,那興寧縣離和郡不足百里,何曾聽過浮云道長其人。”

  “你派人去,把人找來,我要當面與他對質。”

  “他若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看我不一張狀紙把他告了。民女孑然一身,可也不是好欺負的。”

  這世上會有如此蹊蹺之事。

  她前腳祈了雨,有人后腳就去表功了。

  她活了兩輩子可未曾聽說過什么浮云道長,這人這般憑空就冒了出來。

  還生生截了她的胡,是可忍孰不可忍!

  鑒于浮云是興寧縣人,李妍暫時排除兩人勾結的嫌疑。

  周畢犯不著為了一個外人失信于她,她料想事情應該另有隱情!

  一旁親眼目睹二人交鋒的小丫頭也急了,小姐煮這么久,到嘴的鴨子說飛就飛了。

  金桔憤憤道,“青天大老爺,你可不能幫著外人欺騙我們小姐。我們小姐為了祈雨儀式,三日未進食了。小姐有多辛苦,大人看得比誰都清楚,大人您可不能看我們小姐心善仁厚好欺負,就做出過河拆橋的事來。”

  你家小姐那叫心善仁厚、好欺負嗎?

  小丫頭沒看到何秀才和寶珠被折騰的死去活來,又被下獄了?

  沒看見李妍都要把他氣得暈了嗎?

  沒聽見她現在又要一張狀紙把浮云道長給告了嗎?

  小丫頭家家的怎么凈睜著眼睛說瞎話呢。

  周畢還未回話,少女又不依不撓的開口。

  “大人,你只說派不派人?”

  少女面如寒霜,聲音隱露不快。

  周畢所知的浮云道長,世外高人的,都是鑒于劉知府信中所言。

  他跟著上峰人云亦云,小姑娘步步緊逼,他就連查證的時間都沒有。

  可就算他去查了,也沒有用。

  上峰決定的事,他還能違抗不成?

  劉知府在信中千叮嚀萬囑咐,讓他聽從貴人安排,他能怎么辦?

  他就不想爭取功勞嗎?

  可他能嗎?

  上面已經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了。

  貴人與離他們可就一墻之隔,說不準此刻兩人之間的談話已然入了他人的耳中。

  眼下不僅不能派人,他還要攔著李妍。

  周畢心道,這一天天都是些什么事啊。

  面對少女強勢態度,周畢百般無奈,只能委婉勸著小姑娘,“興寧縣令已上書朝廷,就算本官再上書,也已經晚了,咱們何必再多生事端,俗話說得好退一步海闊天空,這次的事你就吃點虧。”

  小姑娘為何如此執拗,就不能稍稍退讓一步。

  建功立業的事情就讓男兒去做吧。

  好好在家里繡繡花,種種草,它不香嗎?

  李妍冷冷一笑,“不關大人的事,大人說的倒是輕巧,憑什么叫我啞巴吃黃蓮,活該倒霉咯。”

  裝神弄鬼這么久,白白給人家做了嫁衣裳了,鬧了個大笑話,幕后之人該是如何得意。

  她才不干。

  小姑娘氣性大,現在又在氣頭,周畢只好站在一邊賠笑,等她自行平息怒意。

  瞧他此模樣,李妍自知這事到他這里,已然無事回天了。

  她若再堅持己見,于她只有壞處。

  說到底就是她太弱小了,所以只能任人宰割。

  少女悠悠嘆了口氣。

  周畢見此,忙說道,“所以本官說嘛,你就退一步,吃虧就是占便宜。你要多少銀子,縣衙補償你。”

  “縣令大人口氣真大。”

  李妍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補償?大人準備拿什么補償?”

  “和郡縣又能拿出多少銀子做補償?”

  李妍和周畢這廂來來回回的過招。

  另一頭的兩個少年郎也是聽得興起。

  堂前,李妍施然然坐了下來,也不著急走了。

  周縣令一聽,少女要銀子。

  就知道事情還有商量的余地,堆笑道,“白銀二千兩,你看如何?”

  李妍臉不紅氣不喘地說道,“黃金二千兩,再加上蓉街巷口那三間瓦房。”

  “二千兩黃金,你怎么不去搶?”

  蓉街巷口那三間瓦房值個百兩紋銀不提,二千兩黃金。

  小姑娘可真是獅子大開口,現如今縣衙里所有銀兩加起來也不過白銀三千。

  她一開口就要黃金二千兩。

  周畢心火在燒,“我明明白白告訴你,衙門帳上零零總總只有三千兩白銀,二千兩黃金本官死都拿不出來,最多給你二千五百兩白銀。”

  ”大人,你跟我擱菜市場買菜呢。“

  李妍絲毫不讓,“條件是你提的,拿不出來那是你的事,與民女無關,二千兩黃金加上蓉街巷口那三間平房,沒有商量的余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