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8章 聽壁角
  小七想不明白,總覺得公子這話不可信。

  不會是因為小姑娘長得漂亮的緣故吧?

  可京都那么多漂亮的姑娘,其中不乏比李妍顏色出挑的,也不見對公子對她們假以眼色。

  之前在路上遇見時,小姑娘分明也沒入公子的眼......

  公子這突如其來的興致。

  真的好怪。

  這廂小七在后堂亂無頭緒,前堂的周畢已經坐下,開始升堂了。

  “來人,將原告李妍帶上堂來?”

  “威武....”

  外間傳來周縣令的傳喚聲,和衙役們的大喊聲。

  審個堂一時半會也結束不了,小七拉開椅子,正打算坐下喝杯茶打發時間。

  這屁-股還沒沾到凳上呢,一道涼涼的視線便朝他掃了過來。

  小七也坐不下去了,他疑惑地問道,“公子懷疑這茶水有問題?不能喝?”

  又小聲嘀咕一句,“不會吧?好歹這里也是衙門,茶里下毒一個小小縣令干不出來這事吧!”

  不過,在少年的目光下,小七就連茶盅都不敢碰一下。

  “茶沒問題。”顧玄道。

  “那是哪里出了問題?”小七更加困惑。

  顧玄又道,“都沒問題。”

  既然什么問題沒有,不喝茶,叫他剝指甲嗎?

  小七心中腹誹。

  顧玄輕挑眉頭,視線朝墻邊一撇,“去,聽清楚點,告的什么狀?”

  小七險些驚掉下巴。

  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公子,莫不是叫我去聽壁角?”

  小七懷疑自己聽錯了。

  似公子這般高潔之人,竟會讓他做出如此有損顏面之事?

  小七震驚莫名。

  “怎么?不樂意?”

  顧玄挑眉看他,語氣清淡,“莫不是還要我去?”

  “公子,別介啊。”小七哪敢叫公子去聽壁角,這不是要折殺他嗎?

  小七當即狗腿道,“公子息怒,屬下這就去聽。”

  要是讓京都的小姑娘知道公子做出偷聽壁角這種事,那公子清冷矜貴的形象還要不要了。

  這事還是他來吧。

  小七乖乖站到了壁角,整個人貼著內墻,附耳傾聽。

  再回頭看他家公子正襟危坐,淡泊如月,清雅如云。

  公子還是那個公子。

  他卻覺得公子不似那個公子了。

  他變了。

  “拜見青天大老爺。”

  一道清脆又熟悉的女聲傳來。

  是李妍沒錯,小七趕緊吱棱起耳朵。

  堂前

  周畢端坐在明鏡高懸的匾額下,王富貴站在他下首的位置,八個衙役分立兩旁。

  除了官差,堂前還圍了不少看戲的群眾,落于人后找不到好位置的民眾,踮著腳尖向內張望著。

  周縣令粗粗一瞧,至少有百來人。

  喲吼,人還挺多。

  可不是,李妍如今可是和郡縣的名人了,自然不比從前了。

  現在她就是放個屁,百姓也要趕來聞聞這屁的香味。

  那可真是清晨蒸籠里的香饃饃,人見人愛。

  周畢的視線掃過堂下跪著的”香饃饃“,驚堂木一拍,悠悠問道,“來者何人啊?”

  明知對方的來歷,此時該走的過場還是要全走一遍。

  李妍抬起頭,大叫了一聲青天大老爺后,口齒清晰的自報了一遍家門。

  聽到這聲青天大老爺,周縣令頓時頭皮發麻,整個人如坐針氈。

  暗道要糟。

  這畫面他可太熟悉了。

  上一次李妍來衙門擊鼓,升堂時,就是如此作態。

  跪下就喊一聲青天大老爺,喊的他都怪不好意思,在被她一陣溜須拍馬后,稀里糊涂的被她牽著鼻子走了。

  就這一聲青天大老爺,他為了幫她處理那些擅闖藥香堂的難民,出動了全縣衙的衙役。

  在和郡縣搜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將肇事之人抓全齊了,一個漏網之魚都不留。

  抓到人后,她笑呵呵地道了謝,又叫了聲青天大老爺。

  雖說也是他該做的事,可沒把他折騰死。

  以為這就完事了,沒呢。

  大半夜啊,她居然請了人敲鑼打鼓地抬了一塊“青天大老爺”的牌匾送到他家里。

  大白天就不能送嗎?

  非要晚上來尋事。

  他可真謝謝她羅。

  一晚上鑼鼓熏天,弄得家里是雞飛走跳的。

  她家老夫人,還笑呵呵的。

  讓管家將她送來牌匾掛到了正堂上。

  他如今一看到那塊牌匾,就想到李妍那張灼灼的笑臉,別提有多心埂了。

  被她這么一出,他好幾晚上沒睡好,想撒氣都沒處撒。

  人家給他獎狀,夸他,贊他呢,你去罵人家,青天大老爺有這么當的嗎?

  你說氣不氣人?

  自那以后他青天大老爺的名頭就被她“摁”上了。

  李妍呢,見了他沒事就叫周縣令,有事就是青天大老爺。

  和郡縣的百姓,跟著她有樣學樣。

  只要他一上堂,百姓們上來一句青天大老爺,得,他就要為他們做牛做馬,干活干到半死。

  此外,他還需得明察秋毫,斷不能做那不是青天大老爺做的事。

  他下令抓民女獻河神,李妍又到衙門里擊鼓,當堂質問于他。

  說他對不起青天大老爺的名號,對不起和郡百姓們的信任。

  說的他那叫一個羞愧難當,無地自容。

  朝廷都還沒給他治罪呢,他卻要被她逼得上梁了。

  他這縣令做的夠心酸了。

  周畢為自己默默鞠了一把淚。

  再瞧瞧堂前的李妍,一身青袍,氣色紅潤,在藥香堂怕是一番好吃好喝后才過來的。

  兩廂對比,周畢看著堂前的少女,心里怨念滿滿:“李妍,你狀告何人?”

  李妍抬頭就是一聲大喊,“青天大老爺。”

  哎喲喂來了,又來了。

  周畢頭又大了。

  好好叫一聲大人有這么難嗎?

  非得叫青天大老爺。

  “青天大老爺,您要為民女伸冤啊。”

  這次不光叫青天大老爺,小姑娘在這么多人面前嚶嚶嚶地哭起來了,搞得真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

  周畢眉頭擰成了麻結,“李妍,你眼下可是和郡府的名人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樣子。”

  他答應,百姓們都不答應。

  周縣令環視了一圈。

  瞧瞧這些百姓,看到她哭。

  神色比她還痛苦,痛的跟死了親娘似的。

  裝,繼續裝。

  別以為他沒看見,小姑娘氣色紅潤,神清氣爽。

  她好著呢,何來冤屈。

  “青天大老爺,你可一定要為李小姐做主啊。“

  百姓們跪倒了一大片,七嘴八舌的給李妍喊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