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7章 招事的主
  這兩聲笑嚇得周畢還沒擦完的冷汗又瞬間冒出來了。

  情勢不由人,兩廂平權衡之下,周畢最終還是決定把李妍給賣了。

  他小心將信紙放入信封,抬手奉上,物歸原主。

  “貴客只管放心,下官定不負重托,竭力促成此事。”

  劉知府在信中半點不提少年郎的身份,周縣令亦不想探知了,有些事知道得多了反而不妙。

  小護衛收了信,難得露出了笑臉,“那就有勞周縣令了。”

  這么客氣,周縣令豈敢拿喬,忙拱手道,“哪里哪里,下官份內之事,當不得辛苦二字。”

  事情既已談妥,少年人便沒留下的必要。

  在周縣令點頭哈腰下,白衣少年站了起來。

  一行人,剛走出后堂門口。

  衙門外突地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鼓聲,響聲一陣高過一陣,振聾發聵。

  周縣令暗中罵娘,這個時辰又是哪個來尋事?

  衙門口的大鼓擺在那里充門面,早八百年沒派上用處了。

  可自從鬧旱災以來,一天不敲上二三回,它都閑的慌。

  周縣令如今對這大鼓有應激綜合癥。

  大鼓一敲,他就胸悶、心悸。

  “何人在外擊鼓啊?”他停下腳步問道。

  有衙役匆匆跑進來,回道,“大人,是李妍擊鼓伸冤?”

  “怎么又是她?”

  一聽是李妍,周畢一頭兩個大。

  剛叫人送回家,小瘋子怎么又來了?

  一天不擊鼓鳴冤,她就活不了是嗎?

  周縣令心里罵娘,“她伸的何冤?”

  衙役呆愣愣的站著,沒法回答他。

  這李小姐伸冤,豈會跟他一個衙役瞎扯扯,縣令大人怕不是有大病。

  “......”

  周畢也是氣糊涂了,他自知從這衙役口中也問不出來什么,對他揮了揮手。

  又皺眉道,“讓她進來。”

  “李小姐時常上衙門來鬧事?”聽聞兩人對答小護衛像是好奇,問了他一句。

  “她啊,衙門里的常客了。”

  周畢下意識回道,“小姑娘光是這個月來衙門鳴鼓伸冤,都不下五六回了。”

  周畢這會心思亂的很,也沒仔細琢磨他話中的用意。

  小護哦了一聲,“那真是稀奇,她哪來這么多事?”

  “誰說不是呢?

  周畢面上一言難盡,“可你們信不?她就是個招事兒的主。她不去惹事,事兒也會找上她。”

  這會,可算是讓周畢找到可以傾訴的人,周畢忍不住向他們一吐苦水。

  聽他這么一說,戴著帷幄的少年不禁想笑,這小姑娘太有意思了。

  周畢在少年人面前起了話頭,嘴就停不住了,積了一籮筐的吐水,恨不得一次吐個干凈,“幾個月前,這丫頭的母親失足墜崖,死不見尸。她來衙門,讓我們衙門里的人幫她尋尸首,只其一。”

  “沒過兩天,她們家又遇到了匪類,她又來,衙役們又助她繳匪類。”

  “這廂繳匪繳好了,總沒事了吧?”

  小七配合道,”對啊,這匪都給她繳平了,她還能生出什么事?“

  “想多了,她接著又要發善心了,要捐藥施粥,沒人手,這不又來衙門借人手了。”

  “祈雨的事你們應該聽說了,還是她自己主動求到衙門里來的。”

  “別的就不說了,事兒太多,說都說不完。”

  周畢這滿腹的牢騷,三天三夜都倒不盡他心中的苦啊。

  “這么多事啊?”

  小護衛忍俊不禁,“那和郡縣的衙門豈不是為她而開。”

  “還能怎么著呢?”

  周畢訕訕一笑,“如今她祈雨有功,和郡縣的百姓將她當活菩薩一樣對待,她做的又都是善事,衙門能幫一把算一把吧。”

  周畢滿臉無奈,小七心中暗暗同情。

  碰上李妍這樣的,周畢這縣令當的雞飛狗跳,屬實難為他了。

  可憐周畢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兩位貴客,這小祖宗脾氣不好,我得趕緊去穩住她。今日怠慢之處還請見諒則個。來日,本官自當親自設宴向兩位賠罪。”周畢連連拱手告罪。

  和兩個少年吐了這么久的苦水,他去的已經遲了,片刻也耽誤不得,若是小姑娘發起瘋來,直接殺到后堂,那就騙個看了。

  周畢也不等他們回話,便吩咐王富貴,“富貴,幫本官送送兩位貴客。”

  周畢送客的話都說出口了,主仆二人非但沒走,在他一臉訝然的目光之下,施施然又折回了后堂。

  周畢,“......”

  這又是上演的哪一出?

  周畢看向王富貴,兩個人面面相覷,丈二摸不著頭腦。

  周畢心想:這兩個少年人不走,他們莫不是還想留下來看戲?

  白衣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個愛湊熱鬧的,這熱鬧還是有關女孩子的雞毛蒜皮的事兒。

  貴人的心思難猜,周畢這會也懶得猜了。

  只得吩咐王富貴,“你去伺候著。”

  說完,自己趕緊趕慢的去會小祖宗了。

  周畢這還沒走幾步路呢,王富貴在后頭就跟上來了,周畢側頭,狐疑地看著他。

  王富貴搖搖頭,湊到他耳邊低聲道,“不用我伺候,讓我自便。”

  周畢心道少年人這尊大佛可真難伺候。

  突地,周畢想到劉知府的那封信,突然間福至心靈,隱隱悟了。

  腦里又閃過小護衛叫李妍李小姐的畫面。

  他們還聽他叨叨了李妍這么多事。

  種種蛛絲馬跡,都指向李妍這個惹禍精。

  想到兩者之間的牽扯,周畢身上的壓力越發重了。

  以貴人那份縝密的心思,說不定來見他前,私下里早將人打探清楚。

  如今他們留下,莫不是不信任他,親自監督吧。

  周畢心口一緊,頓覺頭上的那頂烏紗帽有點不穩了。

  衙門后堂偏廳。

  顧玄摘了帷帽,露出仙人之姿。

  小七站在他身前,問道,“公子,不去尋蔡神醫了嗎?”

  家中老夫人近幾年來身子一直不爽利,太醫院的醫正來來回回,藥喝了不少,病卻沒見多少起色。

  他們這次南下,一是公子有事要辦。

  二就是聽聞和郡府的蔡神醫醫術高超,想把人請進京給老夫人瞧上一瞧。

  至于遇見李妍,純屬巧合。

  少年把玩著手上的茶盅回他,“鄉野之地難得有人告狀,閑瑕看個熱鬧再去不遲。”

  顧老夫人是十來年的老毛病了,推遲一兩天對她的病情并無多大的影響。

  可公子您是有如此閑心的人嗎?

  小七看著自家公子那張清心寡欲的臉。

  去年上元節京中出了個大案子,三公子和四公子想拉著公子一起去衙門看京兆尹審案子。

  公子怎么說的,不去。

  三公子和四公子又問公子為何不愿去。

  公子怎么回答的,無趣。

  連環殺人案,死了十多個人,還牽涉朝中權貴,公子都提不起興致。

  一個鄉野小姑娘告狀又有何好看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