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4章 懲惡奴
  寶珠慣會哄人,討好人的手藝亦不差。

  不然她前世也不會那么信任她。

  李妍心中冷笑。

  寶珠此時也不敢再大意,仔細替她梳理發絲,又盡心伺候她凈了面,圍在她身邊跟只小蜜蜂似的勤勞。

  又一再叮囑,“小姐,奴婢燒了熱水,小姐喝完姜糖水再好好梳洗一番驅驅寒。您這病初初見好,可得仔細點,萬不能再著涼了風寒。”

  這時,金桔提了熱水過來。

  寶珠眼明手快,一把奪過木桶,又開始訓斥:“瞧瞧你,白長了一身肥肉,就不會一次提兩桶水過來,你這樣來來去去的,熱會都變涼水了。”

  李妍淡淡瞥了她一眼。

  寶珠眼中帶著自得的光,一臉殷勤地看著她。

  每每寶珠都會在李妍面前刻意貶低打壓金桔,只要金桔有一丁點的疏忽,寶珠就會把這點疏忽在李妍面前無限量的放大。

  再加上寶珠處處表現的盡心盡職,細心妥貼,嘴巴又甜,處處哄著她。

  久而久之,李妍對寶珠越發信任和器重起來。

  李妍收回思緒,站起來進了內室,“沐浴吧。”

  寶珠得意地看了金桔一眼,拎著木桶跟了進去。

  金桔懶得理她,回頭又去拎了一桶熱水過來。

  李妍沐浴不喜假手于人,倒了水之后,吩咐兩個小丫頭退下。

  “小姐,今日我給你配了件天青色的道袍,就掛在了架子上。”

  “那小姐有事喊我,我就守在外面。”

  寶珠邊說邊退了出去。

  往日里,這個時候,李妍無需她們伺候,寶珠定然偷懶玩耍去了,今日卻是老老實實地守在了簾外。

  金桔站在她對面,兩個人楚河漢界,各不搭理。

  寶珠看著她的表情充滿鄙夷。

  眼神里仿佛在說,你再怎么挖空心思對小姐,小姐依舊覺得我好呢!

  對這種小人行徑,金桔則是面無表情。

  金桔不接招,寶珠頓覺無趣。

  對付這種蠢貨,實在太過容易。

  寶珠收回心思,不動聲色地向內張望,隔著珠簾隱約看著李妍走到了屏風后面。

  室內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

  不一會,嘩嘩的水聲傳來,李妍該是在沐浴了。

  一切如常。

  寶珠心中暗笑,李妍這個蠢貨,果然好哄。

  這么蠢,早點去死好了。

  榮華富貴她會代她享受。

  寶珠又忌憚地看了金桔一眼,要不是這個死丫頭一直盯著她,她何至于等到今天。

  自無意中窺見主母那個大金庫,她夜夜做夢都夢見里那些金光閃閃的大元寶在向她招手。

  寶珠咬著唇,思索著.....

  金桔都懶得看她。

  一刻鐘不到,李妍出來了,身上換上了一件蔥白色的道袍。

  自蔡神醫亡故后,李妍就偏愛上了道袍,日常的著裝除了道袍還是道袍。

  可即便就是簡單至極的道袍,穿在少女身上,也硬是穿出了幾分清雅脫塵的氣質來。

  至于她那些鮮麗亮眼的衣服無不例外,都便宜了寶珠。

  見李妍沒穿她選的那件天青色的,寶珠眼珠子閃了閃,連聲夸耀,“還是小姐有眼光好,這件蔥白色的小姐看著比奴婢選的好看呢。”

  李妍不置可否,越過二人,躺到了外間的搖椅上。

  寶珠從小爐子上拎了紅泥小茶壺,動作熟練地泡了杯秋月茶,笑著遞上,“小姐,喝杯茶,暖暖身子,這水呀一開了我就封了爐子,眼下這水不冷不熱,正溫著,入口剛剛好。”

  沐浴過后,李妍習慣喝杯熱茶潤口。

  這個習慣保持好幾年了。

  “恩,不錯。”李妍贊了她一句,接過茶盞湊到唇邊。

  寶珠欣喜之色一閃而過。

  李妍看著她,嘴角翹了翹。

  李妍對著茶盞里的秋月瓣吹了吹,聽到寶珠略顯緊張的聲音,“小姐,快喝吧,該要涼了。”

  人要做壞事,難免會心慌。

  就像此刻的寶珠,既興奮又害怕。

  垂在身側的手抖動的厲害,目光下意識地看向她手中的茶盞。

  這樣的行為,怕是她自己都毫無所覺。

  李妍笑了,舉起茶盞,在寶珠嘴角的笑再也抑制不住上揚時。

  連茶帶盞朝她臉上潑了過去。

  寶珠“啊”的一聲尖叫。

  下意識就往后躲去,到底還是遲了一步,滾燙的熱茶還是濺了她一身。

  茶盅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寶珠,你好大的膽子。”少女的厲喝聲傳來。

  寶珠瞪大了眼睛,看著少女冷若冰霜的臉,驚得說不出話來。

  怔怔地站在原地。

  金桔見機朝她的小腿肚狠狠踹了一腳。

  寶珠猝不及防,跪倒在地,一地的碎片噗的刺進了肉里。

  寶珠額頭冷汗淋淋,在這一刻,她甚至忘記了碎片扎肉的痛楚。

  “小姐。”她委屈的朝著李妍哭訴,試圖繼續蒙騙少女,扭轉局面。

  “捆起來。”李妍冷冷地道。

  這一次,她的眼淚對李妍再無作用。

  “好嘞,小姐。”

  金桔興奮地想跳起來,她等這一刻,也等好久了呢。

  金桔拿出早就備好的麻繩,麻利的將人捆了,打了個大大的死結。

  在寶珠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反手就抽了她兩個大巴掌。

  這兩個大巴掌打得寶珠腦子嗡嗡作響,臉上立時紅腫不堪。

  寶珠跪在那里,猶不不死心地大喊,“小姐,為何要這樣對我?奴婢有何錯之有?”

  寶珠淚如雨下,一半是裝的,一半是說話時拉動肌肉時痛到的。

  可見這兩巴掌金桔下手時有多狠。

  李妍蹲下身去,看著泣不成聲的小丫頭,呵呵干笑兩聲。

  問金桔,“金桔,你看她有病嗎?病得重不重?”

  金桔挑眉,“應該病的不輕,小姐要不要幫幫她?”

  李妍頷首,“好唄,你倆好歹姐妹一場,是該幫幫她。”

  李妍又提點道,“這樣,你給她倒杯熱茶,灌下去,讓她清醒清醒。”

  “好嘞,小姐。”

  “不過小姐,我可沒她這樣背主的小姐妹。”

  小丫頭一臉的嫌棄,她對小姐可忠心了,她和寶珠可不一樣。

  “是我的不是。”李妍立時改正。

  少女眼中閃著異樣的光芒,悠悠開口,“她不是在你面前一直拿大,就委屈你滿足一下她的心愿,伺候這丫頭好好喝上一杯。”

  “你說好不好?”

  “好?,小姐。”金桔喜笑顏開。

  這樣的伺候,她可太開心了。

  兩個人一唱一和,寶珠被她們嚇得要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