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3章 不按套路走了
  寶珠將人迎進了藥香藥大門,將傘放在了門口的木桶里,笑著在手臂上拂了拂雨絲。

  主仆幾個跨過院子,穿過回廊,到了后院的小廳堂。

  李妍進去后,寶珠挽了她在堂前坐下。

  小廳堂連著李妍的小居室,之前這間小居室布置的那叫一個富麗堂皇。

  堂前一副醒目的山水畫乃是逍遙居士的作品,價值千金,是求都求不到的名家畫作。

  珍寶閣里隨意放著些古玩珍寶,小廳堂里的桌椅也用的都是上好的梨花木。

  就是桌上看著普普通通的一只青瓷小碗,也夠得上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

  蔡神醫醫術精湛,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錢。

  李妍自小享受慣了,但凡吃的用的都要用最好的。

  不過眼下這些東西是看不到了,早在三個月前李妍瘋病發作。

  家里但凡值錢物什不是被她扔進了庫房,就是被她做活菩薩捐出去了。

  小廳堂和李妍的閨房都換成了尋常之物,內外間布置和普通百姓并無不同。

  木凳板床,粗茶淡飯,日子一下子過得嗑碰起來。

  李妍自己都這樣了,兩個小丫鬟自然更不用說了,舒適的軟塌換成了木板床不說,就連白米飯也熬成了細粥。

  為此寶珠心中一直憤恨不已,平時里一直都是錦衣玉食的生活著,一糟從天堂掉到地獄,這苦日子哪里過得下去。

  也就金桔那個傻的,以為家里沒錢呢。

  還勸說她,讓她花錢不要大手大腳,節省著點用,寶珠都懶得理她。

  心中暗恨李妍摳門。

  空留萬貫家財不花,難道還等著死后埋棺材嗎?

  既如此,不如她來成全她。

  “小姐在外辛苦奔波,定然累壞了吧。”

  寶珠斂下眉間恨意,笑嘻嘻將準備好的姜糖水遞上,細語柔聲,“您先坐著歇會,我煮了姜糖水,您先潤潤肺。”

  金桔取來了熱水和面布,剛絞好,寶珠就一把奪過她手上的面巾,柔聲討好主子,“小姐,讓奴婢來給你擦頭發吧。”

  被搶了活計的金桔很煩她虛偽的樣子,看她時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看什么看,自己伺候不好小姐,讓小姐淋了雨,還不許別人伺候小姐了。”

  寶珠面對金桔時一臉囂張,見她站不動,冷聲喝斥她,“還杵在那作甚,不會再去燒壺熱水,白張了雙大眼睛,沒見小姐身上都濕著呢。“

  “死丫頭,出門侍候也不謹醒點,瞧把小姐淋成什么樣了。“

  寶珠一邊給李妍擦發,一邊繼續責罵,”要是小姐再受了風寒,我看你怎么跟死去的主母交代?”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別以為主母走了,就沒人治理你,只要有我寶珠一天,你就休想偷奸耍滑,欺到小姐頭上。”

  金桔忍耐寶珠很久了,要不是怕害了小姐的計劃,早教訓她了。

  可笑有人死到臨頭,猶不自知。

  可今日她無需再忍了,金桔撇撇嘴,一臉譏誚,“小姐還坐著呢,小姐都不發話,哪里輪到你一個奴婢多嘴。”

  “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說我偷奸耍滑,偷奸耍滑的究竟是誰?你心里沒數,可要點臉吧。”

  “只一味在小姐面前搬弄是非,你真當別人眼瞎不成?”

  “人在做天在看,死去的主母要是見你這樣,也不會輕饒你。”

  “至于我怎么樣,自有小姐評判,還輪不到你多嘴。”

  到底擔心小姐會受涼,回敬了寶珠一回,也不看她難看的臉色,轉身向小廚房奔去。

  寶珠不成想小丫頭跟著李妍出門一趟,回來竟這般伶牙利齒了。

  盯著金桔的背影,像是才認識她一般:“你,你,你。”

  你了半天,竟氣得說不出來。

  好半天才緩過神來,指著金桔的背影叫罵:“死丫頭,你是想造反不成?無法無天了都。”

  靠在椅上的李妍垂著眼眸,跟個泥菩薩般,對兩人的言語機鋒毫無反應。

  寶珠心下一沉。

  不妙啊。

  之前每次和金桔吵鬧,她只需在主子面前裝裝委屈,扮扮可憐。

  這弱小的姿態,立馬會引得這個傻的同情,近而偏幫著她。

  今日怎么不按套路走了。

  難道她哪里露出了馬腳,被發現了。

  借著絞面巾的機會,她悄悄打量少女。

  也不知剛剛金桔對她的這番編排,她聽進去多少。

  好在李妍除了看上去面色有些疲憊外,并無異處。

  寶珠心下稍安。

  她平時做事可謂穩妥,料定李妍這個蠢的也看不出來。

  可到底還是心虛。

  這時候,她覺得應該再試探一下才放心,她軟軟地道,“小姐,你看嘛,明明金桔自己做事不得力,卻還怪我。”

  “我在屋子里可一刻也沒閑著。爐子里熱著水,家里里里外外我也重新打掃了一遍。“

  ”我哪里偷懶了,她這樣說我,我可太委屈了。”

  說著說著,眼眶又紅了,眼角的余光還不時瞟向少女。

  李妍沖她意味未明地一笑,寶珠下意識避開了她的目光。

  想想,又覺得這樣做太過明顯,抬頭對著她又乖巧地笑了笑。

  李妍一直沉默不語。

  即便眼下李妍并未當面責怪她,寶珠還是心緒不寧。

  心中暗怪金桔,這死丫頭都敢明著這么說她了,背后肯定沒少給她下眼藥。

  李妍素來耳根子軟,說不定此刻已經對她心生不滿。

  絞好面巾,寶珠拿了梳子,給李妍順發的同時,不忘給金桔下眼藥。

  “小姐,您瞧瞧這死丫頭說話的口氣,根本沒把您放在眼里,您再縱著她,小心她爬您頭上去了,如她這般無法無天的,無視主子的奴婢,真該剝了她的皮,狠狠敲打一番才是。”

  寶珠心里恨金桔恨得要死,手上不覺用力,李妍的頭皮被她扯得一陣發麻。

  “你是要剝她的皮?還是剝我的皮?”少女聲音里帶著惱怒。

  李妍的發絲烏黑透亮,摸上去比緞子還滑,她可寶貴了。

  寶珠這廂把她頭扯疼了,見她語氣不好,怕她鬧。

  連忙嘻笑著賠不是:“啊,小姐,對不起,對不起,只顧著罵小蹄子了,手上沒留意。”

  “動作輕點。”李妍淡淡說了一句,也不和她計較。

  寶珠打起精神,乖巧應道:“小姐放心,奴婢保證一根頭發絲都不會給您弄掉,保管將它打理的漂漂亮亮,讓和郡縣的那些小姐們見了都要羨慕死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