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11章 白日夢
  馬蹄聲越傳越遠,很快人影消失不見。

  李妍卻佇立原地久久不動。

  金桔見此,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小姐,別看了,都走遠了。”

  她嘆氣,“可惜啊可惜,這白衣公子不是和郡人士。小姐就算再有心,也撈不到手了。”

  怪只怪時機不對。

  怪只怪小姐太實誠了,兜里沒錢不敢搶人。

  她又懊悔,“當時就應該果斷下手,把人搶了的,還管什么銀子,慢慢賺不就有了。“

  ”現在這人都走遠了,只能對影自憐,望影興嘆了。“

  也難怪小姐這樣,這公子太招人了。

  騎在白頭大馬上看著跟神仙似的,品性還那般高潔,哪個小姐見了不心生歡喜。

  只可惜啊,這次相遇太過匆忙,小姐只來得及看上幾眼。

  若是兩個人能坐下來,喝上一杯茶,談上幾句,說不定就交了心。

  交了心,銀子也就那么回事。

  也或者貴公子家里有礦,到時人到財到。

  再小手一拉,就可以共譜一本絕版話本了。

  這廂金桔心思浮動,少女也不知在想什么,久久沒有回話。

  金桔又想歪了,“小姐,你別傷心了,雖說這位公子是挺稀罕的,不過世上好看的人千千萬萬,沒有這位公子,總有那位公子。”

  “咱們和郡府的小郎君就不錯,那王家的二公子,花家的三公子,還有蘇伯爺家的大公子,都是不可多得俊俏郎君。”

  “特別是蘇家的大公子,不僅出身好,聽說文才也十分了得。“

  ”小姐你如今可是和郡的大功臣,這蘇家大公子以前咱不敢肖想,如今嘛蘇老伯爺估計也得對您另眼相看了。“

  ”等咱們存點銀子,就將那蘇大公子拐回家,金屋藏嬌,好不好?”

  祈雨帶來的好處可不是一點二點,眼見李妍如今在和郡百姓心中跟活菩薩無異。

  金桔有點飄了,覺得自家小姐配蘇大公子那是綽綽有余了。

  要是她家小姐樂意,“娶”一個才貌雙全的公子做上門女婿也不是不行。

  之前李妍就在和郡就小有名聲,如今祈雨事成功德無量名氣更甚,自然多的公子哥兒登門求娶。

  “那位白衣公子固然是好,但終究只是一名過客。“

  ”萬一將他拐來后他跑了,也不知去哪里尋他。“

  ”哪像咱們和郡府的小郎君,知根知底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就算他今日跑了,明日再抓來便是。”

  想到不久之后,藥香堂要被多少媒婆踩破門檻,金桔就咯咯直笑。

  “這還沒到晚上呢,又開始做夢了。”

  只不過轉眼的功夫,李妍不成想這小丫頭心思轉了這么多。

  蘇家大公子,小丫頭可真敢想。

  蘇老伯爺雖說致仕后,身上沒了官職。

  蘇家的幾位爺可都在上京留職呢。

  蘇家大公子本人更是文武雙全,是蘇家小一輩的佼佼者,深受蘇老伯爺愛重。

  不僅如此,蘇大公子長相俊美,氣質溫潤。

  自打他跟著老伯爺回和郡祖宅,在和郡縣的行情那可是頂尖尖的,吸引不少官家小娘子在身后競相追逐。

  不是李妍自謙,她這樣的出身,人家壓根看不上。

  不過她這輩子只想依著自己的性子,胡作非為,恣情縱意一生。

  未曾想過要嫁人,小丫頭的愿望總歸要落空的。

  李妍抬手戳了戳小丫頭的額頭。

  小丫頭估計美夢未醒,咯咯傻笑個不停。

  李妍笑著搖頭,以小丫頭對編寫話本那勁。

  定然又在肚中勾劃些才子佳人相會的美好畫面了,才會這般混沌。

  這是好事,她也希望小丫頭這世能過得無憂無慮,開開心心的。

  不像前世。

  前世去上京后,她暗中幫著小丫頭聯系了京中最出名的書肆,跟著出過好幾冊話本。

  當時那幾冊話本在京都可著實流行了一把。

  只不過最后被人利用,那些話本倒成了敗壞她名聲的原兇。

  小丫頭得知后自責不已,覺得是自己害了她。

  自那之后,她就把珍藏的所有話本一把火全燒了......

  藥香堂梅花居內室。

  寶珠從琳瑯滿目的妝匣中,挑了李妍最喜歡的那支玉嵌七寶金步搖,插在了自己發髻上。

  又在衣柜里取出了一件白色云紋對襟衫,搭配上那條縷金挑線紗裙。

  這套衣裳平日里李妍自己都舍不得穿,如今穿在她身上,可不比李妍這個主子好看。

  換上了新衣裳后,她隨手將自己的舊衣往地上一扔。

  又找出李妍那雙珍珠繡鞋套在了自己腳上,仔細端詳,大小正合適。

  這雙鞋漂亮不必說了,李妍挺稀罕的,但凡有重大的場合她都會穿著這雙珍珠鞋出席。

  寶珠的視線落到了自己的腳上,鞋面上的珍珠一粒粒色澤飽滿,真真好看的不行。

  之前每每李妍和小姐們聚會,眾人都會被她的鞋子所驚艷到,一大圈小姑娘眾星拱月的圍著她,可把她神氣的。

  如今么這雙鞋是自己的了。

  將全身上下收拾妥當后,寶珠對著銅鏡左顧右盼。

  鏡里一個面容嬌好的小姑娘對著她露出志得意滿的笑容。。

  幾番打量下,寶珠覺得自己認真裝扮起來,也并不比那個嬌弱的主子差嘛。

  她和李妍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投錯了胎。

  只怪自己無父無母,自小就是孤兒。

  若她母親是神醫,那又會是另一番景象了。

  那里用得著伺候李妍那個病秧子。

  氣只氣李妍生來命好。

  除了會投胎,李妍又有哪一點比自己強。

  寶珠甚至覺得自己還比李妍聰明些,那李妍有的東西為何就不能是她的呢?

  寶珠對著鏡子轉了個圈,拿了一把李妍慣用的小團扇,笑嘻嘻地走出了內室。

  偏廳的那張黃梨花搖椅,也是李妍專屬。

  現在么。

  寶珠躺在了上面,舒服地瞇了瞇眼。

  她一手搖著把小團扇,一手捏了塊涼糕送進嘴里。

  軟軟糯糯的涼糕一放進嘴里一含就化了,真是好吃。

  這才是她該過的日子,寶珠開心極了。

  腳上用力一蹬,搖椅咯吱咯吱晃動起來,她就咯咯的直笑。

  真好玩。

  李妍在時,總喜歡把躺椅蹬的咯吱咯吱響,彼此她聽了聲音只覺得厭煩。

  如今她自己做了,才明白李妍那個病嬌為何總要搖那躺椅,還真是有趣。

  寶珠再用力一蹬,躺椅咯吱咯吱又響了。

  這么玩著,她有點停不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