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李小姐還沒作死嗎 > 第5章 打機鋒
  “村民愚昧,冒犯了河神,跪求河神庇佑,降雨消災。”

  少女聲音透亮清澈,響徹整個廣場。

  “村民愚昧,冒犯了河神,跪求河神庇佑,降雨消災。”百姓跟著喊。

  “天佑我大業,天佑我和郡。”李妍站起又跪下。

  “天佑我大業,天佑我和郡。”民眾跟著一起伏地大喊,響聲震天。

  目睹眼前這番景象的金桔心跳加速、膝蓋發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玩大了,可真玩大了。

  無量天尊,觀士音菩薩,南無阿彌陀佛。

  瑪祖娘娘可千萬要保佑她家小姐啊。

  金桔實在沒法子了,只恨不得憑空生一雙翅膀出來,帶著小姐直上云霄,逃出生天。

  可跪也跪了,拜也拜了。

  太陽依舊高高懸掛,無情嘲弄著世人,半絲降雨的跡象也沒有。

  終于,有人開始按捺不住了。

  “就說李妍不會祈雨,你們偏不信。如今你們也看到了,別說下雨了,連個屁雨絲都沒有。”

  “還祈雨呢,李妍就是一個神棍,大家莫再受其蒙騙了。”

  何秀才首當其中站出來,指著神壇上的少女,器焰囂張,“李妍,你夠了,別瞎折騰了,識相的趕緊滾下來,別玷污了神壇。”

  “區區一個小女子,裝神弄鬼,妖言惑眾,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有人跟著大聲吵鬧,“李妍,趕緊的,給爺滾下神壇。”

  “滾下神壇。”

  “滾下神壇。”

  “不會祈雨祈什么雨?”

  “要發瘋自己瘋去,不要扯上我們。“

  “再不滾,可別怪爺不客氣。”

  說話的是城中一家富戶的小公子姓錢,平日里養尊處優。

  這次被家里長輩硬押著來神壇,早就窩了一肚子氣。

  這半日暴曬不說,又是跪又是拜,膝蓋都硌破了皮,此刻哪里肯忍。

  “沒本事逞什么能,不如早點將功補過,乖乖敬獻河神。”

  “或許河神念在你誠心的份上,能寬恕你的罪行,留你一具全尸。”

  “獻河神,獻河神。”幾個波皮無賴跟著起哄。

  “瞎嚷嘛什么,阻礙李小姐祈雨,得罪河神,這樣的罪你們承擔得起嗎?”有人怒喝。

  “阻礙李小姐祈雨,得罪河神,死不足惜。”又人道。

  有鬧事的,更多的是相幫的,場面一時鬧哄哄的。

  神壇上的李妍面無波瀾,像是底下的吵嘈與她毫無干系一般。

  小姑娘這樣的淡定,倒讓周畢猜不透她此時的心思。

  小姑娘不害怕嗎?

  不怕祈雨不成,這些百姓生吞活剝了她?

  怎么會不怕呢?

  她才幾歲?

  13?

  還是14?

  他在這個年紀,旁人隨便喝一句,他都嚇得要死。

  所以她肯定是裝的,心里肯定怕的要命。

  面上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不論真假,小姑娘就是傻,極傻無比。

  沒用的,逞強一點用也沒有!

  她這樣,別人只會鬧得更兇。

  他們會覺得她在無視他們。

  周畢不禁搖頭,到底還是年輕啊,沒見過什么風浪。

  這一刻,他沒有伸出援手。

  他想看看,小姑娘到底有何依仗?

  她憑什么如此淡定?

  又憑什么無所畏懼?

  是憑她不怕死的瘋勁!

  還是憑著一腔熱血和孤勇!

  祈雨之前,周畢與小姑娘有過幾次交鋒。

  這僅有的幾次交鋒,毫無意外的他都吃了悶虧,心里著實有點不爽。

  鬧事的聲音越喊越大,人群像海浪一樣翻涌。

  場面漸漸失了控,眼看著兩撥人就要打起來。

  一旦啟了口子,群眾的憤怒如山洪暴發一樣,事情只會越演越烈。

  李妍微微蹙眉,看向周畢。

  周畢卻仿佛老和尚入定,睡著了一般,一動不動。

  狗官不做人啊。

  李妍撇嘴一笑,目光掠過鬧事的人群,揚聲道,“都給我住手。”

  神壇上的少女神色冷漠,聲音更是冰寒入骨。

  這一聲喊,眾人不禁打了個寒顫,手上的動作頓時滯住了。

  而此刻鬧得最兇的何秀才,在李妍的目光之下,膝蓋發軟,莫名其妙就給跪了。

  何秀才心口發涼,嘴巴仿佛被針縫上,立時啞了。

  明明李妍并未看他,他卻覺得少女的目光如有實質。

  仿佛透過眾人,向他直射而來。

  真他媽中了邪了。

  鬧哄哄的場面瞬間安靜,無人再敢妄動。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了少女身上。

  “香爐里的香滅了嗎?”她問道。

  眾人搖頭。

  只要不是眼瞎的,就能看出來香火雖要燃盡,但還留有一星半點,并未完全熄滅。

  少女譏諷一笑,“看來,你們的眼睛沒瞎呢。”

  眾人閉口不言,廣場上只聽得少女的朗朗聲。

  “既然沒人眼瞎,香也沒滅,說明祈雨并未結束。”

  李妍看向周畢,笑瞇瞇地道,“敢問縣令大人,故意滋事,擾亂祈雨現場,該當何罪?”

  被點到名的周畢恍恍惚惚,目光掃視全場。

  他以為的短兵交接場面,久久未來。

  現場詭異的安靜。

  小姑娘也太厲害了吧。

  這么快,就消彌掉了一場騷動。

  可恨哪。

  他等了這么久,竟然英雄無用武之地。

  周畢深深看了她一眼,冷聲下令,“將阻礙祈雨的鬧事者拉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李妍莞爾一笑,“大人英明。”

  對這個結果,她很滿意。

  狗官做人了呢。

  暫時做了回人的狗官周.畢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

  “本官職責所在,不耽誤李小姐祈雨就好。”

  這一次,下令罰人他毫無成就感。

  氣悶啊。

  何秀才見李妍三言二語間就將形勢逆轉,神色越發癲狂。

  他沖上前去,大聲嚷嚷起來,“李妍,你戲唱得這么好,不去唱戲實在可惜了!”“你裝神弄鬼,愚弄世人,烈日暴陽下,讓和郡的百姓跟著你發瘋作死,你如此行事,罪大惡極。”

  早在何秀才撲上神壇前,就有百姓攔住了他,衙役忙上前拿他。

  何秀才負隅頑抗,卻徒勞無功。

  被拖走前猶不死心地大叫,“李妍,你等著,蒼天有眼,必不會饒你。”

  “我若為惡,自有天道收我,還輪不到你來叫囂。”

  少女傲然屹立,目光睥睨,“我倒要好好看看,蒼天究竟饒過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